壳牌董事长陈逸嘉发言稿内容全文  

    陈逸嘉主席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

    可怕的“9·11”事件及其余波提醒我们大家,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世界---而且我们必须要据此为我们的事业做好计划。

    (1)这些事件提出了一系列的挑战,特别是对那些 负责满足人们能源需求的公司,那些进行大规模和长期投资以便能持续地满足人们对能源的需求的公司,以及那些关心能源安全的政府。

    我们面临的经济形势如同地缘政治一样不确定,我们不能依赖全球经济早日复苏,也不能确定经济复苏将持续下去。

    股市泡沫将给我们留下什么呢?而阿根廷的政权危机, 抑或是安然的最大的公司破产案又告诉我们什么呢?

    但是我们应该在长期变化的背景下来审视这些每天发生的事件, 而正是这种长期变化导致了社会的变革。亚洲上个世纪的发展——尽管有一段时间落在了西方后面——正是这样一种转变。

    20年前,亚太地区,包括南亚,在考虑了购买力的差异的基础上,占全球经济的四分之一,而现在达到了三分之一,到2020年将占到约二分之一。

    从1980年以来,亚太地区一次能源的消耗量在世界总消耗量的份额,(2)已经从18%上升到26%。到2020年,随着需求的成倍增长——大概占同期世界能源需求递增量的三分之二——该份额可能会增加约40%。

    该地区原油探明储量和天然气探明储量分别仅占世界总量的4%和7%,但煤炭的储量却占世界的30%,主要集中在中国,以及印度。

    中国是这一地区经济增长的中心,不但由于其国土面积和重要性,也因其显著的经济增长记录。

    这一点可以通过中国经济在灵活地应对全球经济下滑中的表现可以看到,也可以通过中国加入WTO后对未来充满信心中可以看到。

    我们相信, 天然气和煤炭是这一地区经济增长的中心。这是因为,天然气因其环保优势将是未来的燃料,并且由于这里储藏的天然气到目前还未得到大规模开发。而煤炭由于其储量大且是一种比较经济的能源必需品,将继续成为重要的能源,尤其是在中国。所有的亚洲国家都有一种潜力,到2020年,建立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天然气网。但这需要更多的投资,政府需要建立正确的政治及区域性法规,并发出准确的市场信号,以保证在合适的时机作出投资。欧洲天然气管道基础设施的发展情况

    (3)能告诉我们大约需要涉及的方面。

    (4)20年后亚洲的天然气管道系统,看起来大致是这样。

    (5)如此规模的发展需要政府、政府间,私有企业及金融界的合作。例如,中国正着手开发西部能源,而这将成为自中亚进口天然气的基石。中国已经在寻求从俄罗斯北部进口天然气。

      而像壳牌这样的国际能源公司,具有财政、技术和管理实力为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作出贡献。

    但是,只有在稳定的财政和立法框架下,他们才会进行长期投资,才会有信心在等待二十年后收回最初的投资。

    该地区的地理特征——商业中心之间的遥远距离。——意味着液化天然气将必然成为这里天然气发展的关键部分,特别是今后的二十年当中。

    历史上,液化气集中在远东地区, 这一地区的销量达到目前总销量的70%,并且大部分销往日本。日本、韩国及台湾几乎所有的进口天然气都是以液化天然气气形式进口的。目前,每年有超过1.1亿吨的液化气销往远东地区(相当于每天近三百万桶的原油)。这一业务正在强劲增长,我们预计未来十年液化气的需求量至少还将增长一半,这主要集中在潜力巨大及新兴的中国和印度市场。液化气将成为这一地区的关键能源燃料。

    壳牌公司在亚太地区的液化气业务具有无可匹敌的地位,我们已有39个项目在运营,8个在建项目,25个项目在计划中。我们最大的地区液化天然气运营是在澳大利亚、文莱、马来西亚。另外,我们还同日本、韩国、台湾订有大批供应合同,其中有些合同已有二十余年的历史。

    在新兴的市场中,我们正在印度哈兹拉(Hazira)投资兴建第一座液化天然气 工厂,投标向广东的中国第一座液化天然气设施供气,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寻求其他的液化天然气投资机会。

    壳牌公司比其任何竞争对手都有更大的全球天然气储备,液化天然气的生产能力是我们最大竞争对手的两倍。壳牌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私有供应商。

    亚太地区能源领域的开放将有促进液化天然气的增长,如果它遵循在其他国家的模式, 那么在液化天然气消费国的输气费用将有所下降,而这将导致竞争力与需求的增强。至于发电,我们相信,独立的电力生产者将会更倾向于标准设计、成本低廉及环保的天然气燃气发电站。

    我们认为天然气是工业和经济发展的催化剂,展望未来,向可再生能源,例如燃料电池的转变,也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天然气业务本身。气体液化技术的发展正是迈向可再生能源的一步。壳牌计划在未来10年对4个这样的工厂作出投资决定,第一个计划在马来西亚。

    如果不谈及中国,我就无法谈论亚太地区的能源发展,中国的国土面积及发展速度使其成为该地区最大的和最重要的成员。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中国的能源需求预计到2020年将翻一番,届时中国将消耗世界一次能源的16%,几乎占该地区的一半。能源安全和环境改善是主要考虑的问题。

    计划中的中国天然气消耗量的三倍增长将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利用本土资源,发展基础设施,寻求外部供应。

    中国天然气石油总公司的西气东输天然气管道工程,从塔里木盆地到上海共4000余公里长,向我们展示了这种挑战的规模。

    这项工程是中国加快利用西部本地天然气的关键组成部分。中国还计划开发东海天然气并进口液化天然气,这将作为政府以可持续的方式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的一部分。

    (6)壳牌对所有这些领域都有兴趣。我们现在正就西气东输管道项目进行商谈,我们还在投标向广东的液化气接收站供气;我们也对其他接收站项目感兴趣,同时我们已歉收协议参加开发海上天然气储备。

    不过,在可预见的将来,煤炭仍将是中国占主导地位的能源形式。

    中国拥有世界煤炭储量的三分之一,满足了70%对一次能源的需求,但是有必要寻求更有效、更清洁的方法利用这种宝贵的资源,而这些方法正在开发中,煤床沼气和煤气化只是利用煤炭资源的清洁方式中的两种,还有其他的方法在研究和开发中。中国面临的挑战是开发和采用这些技术以提高现有燃煤工业的环境保护。

    国际能源公司可以帮助开发新技术,提高现有工厂的效率和促进环保。壳牌公司正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我们正在使用自己的技术在中国开展煤气化业务---并于去年签订了第一个合资企业合同---同时我们向炼厂提供咨询服务,以提高效率、减少运营成本和污染物排放量。

    在结束自己的讲话之前,我想再次强调确保我们所有的业务都有益于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性,这是指不但考虑经济因素,还基于对社会和环境的考虑。这就是我们业务的核心。我们在本地区开发或规划中的项目都是围绕这一框架来进行管理的。在菲律宾的马拉姆帕亚,我们刚启动一个大型的天然气项目,它将极大的满足该国的电力需求。该项目的发展伴随着一项社会计划,该计划以多种方式帮助受项目影响的社区,包括改善卫生条件和提供长期的就业机会。在中国的南部,我们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一项投资达40亿美元的石化合资项目正处于初始阶段。在我演讲的这个时候,对该项目进行的符合国际标准的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工作刚刚结束。

    实际上, 可持续发展,是一项十分简单却有益的事业。

    满足亚太地区快速增长的经济所产生的能源需求,是一项艰巨的挑战。

    (8)如何满足这一需求将对我们所有人产生深远影响。我们盼望着为此做出自己的贡献。

    博鳌亚洲论坛 2002年04月13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