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政策信息
权威论坛
国际热点
经贸动态
法制进程
文化在线
教育广场
科技长廊
军事纵横
域外评说
我看世界
华人社区
旅游天地
阅读空间
等待——“爱乐”的第一个音乐季

    中国爱乐乐团经过近一年的培训、演出之后,将迎来第一个音乐季。

    从9月1日开始的这“第一个”非同寻常。根据乐团的现实状况及观众的接受能力,音乐季的曲目以浪漫主义作品为主,并有意涉及多种风格。既有贝多芬、威伯、门德尔松、舒曼、勃拉姆斯、德沃夏克,又有柏辽兹、瓦格纳、马勒和拉赫玛尼诺夫。即使少数现代作曲家的作品,也多有浪漫主义的余韵,如斯克里亚宾、斯特拉文斯基、潘德列茨基等。当然,面面俱到并不等于蜻蜒点水,而是在每一个点都有较深入的沉潜,这种曲目安排的前瞻性为以后的每一个音乐季形成自己的系统特色作了一个全方位的铺垫。

    就像几幕大戏需要可以舒缓神经的间奏曲一样,这次音乐季也安排了几个极富特色又饶有趣味的节目。比如将布拉赫与拉赫玛尼诺夫的帕格尼尼变奏曲放在一起演奏,不过稍感遗憾的是为什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变奏曲》不安排在同一场,如果再加上勃拉姆斯的同名变奏曲岂不更妙?谭盾作品音乐会将给观众带来新感觉,《永恒的水》既有视觉冲击力,又包蕴深厚的东方哲学内涵;协奏曲《卧虎藏龙》展现的是童话梦幻般的世界,李安为此也拍了电影,银幕上划来划去的手指是马友友在拉大提琴,只可惜他这次不能在保利剧院现身。杨洋的“通俗音乐会”如果换一个演出时间和场所就会产生台上台下互动的效果,使音乐更加日常生活化。这在中国尚属首次。10月21日菲利普·格拉斯的大提琴协奏曲首演将是音乐季最大的悬念,而届时音乐界的亿万富豪劳埃德—韦伯兄弟的莅临捧场,会成为最具轰动效应的新闻。音乐季同样也委约了国内音乐家的创作,而它的悬念在于至今还不知由谁来写《杨门女将》交响曲。

    不过从11月下旬开始,当代著名的瓦格纳女高音同时也是全能女高音谢丽尔·斯图德与克劳斯·韦瑟的“瓦格纳作品音乐会”以及长老级指挥大师塞尔吉·科密申纳的两套超重量级曲目,可能会成为所有乐迷瞩目的核心,从而使上半个演出季完美收场。

    下半个音乐季是乐团真正得到锤炼的时刻。如果以“接轨”或“规范”的标准来衡量,从曲目和音乐会形式以及独奏家、客座指挥的安排,都具有相当高的水平。艺术总监余隆的两部重头戏——柏辽兹的舞台清唱剧《浮士德的沉沦》和马勒的交响声乐套曲《大地之歌》

    是浪漫主义的前后呼应巨制,具有相当的演出难度。余隆非常有气魄地将它们在一个音乐季中推出,其深远影响将不仅限于“首演”二字。余隆富有创见地邀请中德歌手共同演唱《大地之歌》,必将在《大地之歌》的演唱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也许有人更想见识一下余隆在马勒第一交响曲和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中表现出的功力,如果稍微回顾一下他在指挥勃拉姆斯第一钢琴四重奏及柴科夫斯基第五交响曲时的表现,就应对余隆的才华抱有信心。作曲家潘德列茨基有两场指挥他自己作品的音乐会,中提琴协奏曲的大提琴版由王健担任独奏;第四交响曲是一个单乐章的“柔板”,内涵深邃,色彩丰富,需要一个编制庞大的乐队才能演奏。届时,不仅是现场观众,连作曲家本人都将引以为傲,因为,中国“爱乐”的音乐及演奏风格对这部作品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们期待着爱乐乐团第一个音乐季。

    《人民日报》 2001年08月14日第

相关新闻

参考文献
相关专题

相关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