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假证和大量在职培训班——干部文凭造假路线图

中央四部委清查干部假文凭的行动是从2002年开始的。

两年后,此次清查的结果公布,假文凭比例惊人:在查到的全国67万名县处级以上干部中,每40名就有一人的文凭有问题。在1.5万多例误填、错填或虚填、假填的学历中,相当多一部分是干部将培训班、进修班、专业证书班等非学历教育填写为学历教育;一部分是填写不规范,将在职教育学历填写为全日制教育学历;还有的是部分办学单位违反有关规定滥发学历、学位证书,甚至有少数人买、骗假文凭等。

一位学术圈内人士总结到:“其实根本不需要分类,都是欺骗行为,而且文凭腐败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文凭清查风暴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四部委此次清查是亡羊补牢,而不是未雨绸缪。教育部的官员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表示:“这项清查工作主要是中组部牵头,与人事部、教育部联合发文,由中组部做具体查处工作。教育部只是协助这项工作,并没有执法权,没有查处的权利。对于干部虚假文凭的认可与否,是由人事部和党组织决定,教育部只是负责做好分内事,包括对文凭的颁发管理及对办学机构的认证管理。”

但是,和其他几个部委的官员一样,他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圈内人士分析说:“四部委能下定决心清查假学历也是迫不得已,但是,这种行为应该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遏制目前的干部文凭造假之风。”

从目前已经公布出来的情况来看,四川省成都市6000余名县处级干部就有450名干部拔高自己的学历,占7.5%。湖北省全省县处级以上干部2.9万多名中,有假文凭的达700多人,占总清查人数的2%。而在经济发达的深圳市,同样也有826人学历造假,在深圳被查到的44213名干部中,占到了1.9%。

一时间,很多人开始相信,中国的学位教育已经贬值。一位媒体的人事经理对《国际先驱导报》说,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相信那些冠冕堂皇的学历,而是对所有的人一视同仁,都要求经过3个月左右的见习期。“因为事实证明,很多研究生的能力还不如本科生,文凭造假的也很多。”

文凭造假一:办假证

目前披露出来的的官员文凭造假第一人恐怕要属胡长青了。这位因为腐败被处以死刑的原江西省副省长,曾经委托他人到北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弄一个假文凭,结果受托人没有弄到,只好到北京的中关村买了一个假的法学学士文凭。但是,从此之后,胡长青就开始以“北大才子”自居,甚至自称自己是“法学教授”,直到案发后,人们才开始了解事实真相。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北京大学在胡长青担任江西省领导一职时,从来没有对此事提出质疑,而是在事件发生后,才赶紧对此进行澄清。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北京市假文凭贩卖最为泛滥的正是在北京大学附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在采访中询问了几位文凭贩子,据他们介绍,一张北大的文凭,本科300元,硕士500元,三天之内可以做完,加急另外收钱,而清华大学、中央党校和中国人民大学的文凭也是一样的价格。当记者提出做一张北京理工大学的文凭时,文凭贩子立即表示需要加价,理由是大家都要北大、清华的文凭,可以成批做,价格才能下来,而理工大学的文凭则需要单做。

据知情人士介绍,干部很少去街上购买真正的假文凭,因为这些假文凭毕竟容易鉴别,一旦被查出来,当事人就会完全名誉扫地。据深圳市的调查数据显示,县处级以上干部去购买完全虚假文凭的只占到了造假总数的八分之一。而教育部对这种文凭的鉴别也已经比较熟练。教育部全国高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负责人说,为遏制假学历证书,教育部已于2001年12月19日开通了高等教育学历查询系统,对假文凭的鉴别已经比较方便。

文凭造假二:大量在职培训班

真正让大量官员趋之若鹜的假文凭,是由各大名校举办的各类本科、硕士、甚至博士的短期培训班,许多干部的文凭造假正是将这些短期培训班的资格证书也算作自己的学历,对外号称自己是某某硕士,某某博士。据京城一位经常帮忙举办此类学习班的人士透露,现在最热门的是博士培训班,而本科培训班的热度已经大大不如以前。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接触到一位拥有“硕士”文凭的公共管理人士,也属于县处级干部。他高中毕业后从来没有进学校上过一天学,英语更是连26个字母都数不清楚,但是几年前,突然开始了自己的学历大飞跃。他先是号称自己在北京大学修得学士学位,至于如何修得,至今仍三缄其口。记者知道的,就是他一共只在快毕业前去了北京两个星期。紧接着,他又在两年前通过函授在印度尼西亚某大学修得硕士学位。虽说是公共管理硕士,但是根本不知道任何当今公共管理学界的大师。这位干部私下对记者说:“没办法,现在在机关里升迁,没有文凭不行,你要是让我去通过正常渠道考硕士,这根本就不可能。”

中国政法大学的杨玉圣副教授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对此现象也是深恶痛绝。他告诉本报记者:“我个人认为这是腐败。”

他对记者举例说,大概两年前,武汉的某理工大学办了一个博士班,专门招收大学党委书记、副书记,《中国教育报》还为此发过专门的消息。办这样的班,目的很明确,你出钱,我给你学历甚至是学位。杨玉圣说:“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权学交易、钱学交易,不是腐败,还能是什么?”

文凭造假三:如假包换文凭背后的腐败

上述这些文凭假冒的案例,许多已经在这次四部委的联合清查活动中被清理。但是,一位业内人士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这些和目前各个高校正宗学位颁发中的一些黑幕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目前真正的毒瘤是,一些干部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各个高校的一些‘导师’相勾结,通过非正常渠道拿到如假包换的文凭。”他举例说,有位博导就曾恬不知耻地炫耀:他招的研究生,或者是局级干部,或者是美女。

2001年,发生在中国一所顶尖高校的招收博士黑幕足以让人对目前的官员文凭腐败窥见一二。据透露,这次博士的最终录取名单中,有大量的学生被破格录取,而这些人所具有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官员、英语不及格、甚至出现了二十几分的超低分,但专业课的成绩都出奇地高。更为引人瞩目的是,这些学生没有一个在硕士阶段或者本科阶段学过这些专业课。事情得到曝光后,该名校未对此事进行过任何的回应。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赵廷光认为,一些在职领导干部握有各种项目的审批权,这种行政资源可以给学校安排土地批租、增加经费等许多“好处”,这使一些高校自降“门槛”。高校受利益驱动,不断与在职领导干部进行权学交易。在国外,博士论文要有开题报告,要经过15个权威同行的论证。我国的学位论文答辩委员会的构成虽然也要求聘请校外专家,但一些导师和学生往往找熟人来充当。如果在这方面有一些回避性的规定,或者在备选专家库中随机选择人选,那将提高答辩委员会的独立性,质量关也就容易有保证,“泡沫学位”就会相应减少。(文/陈南、白涛)

《国际先驱导报》2004年7月13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