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朝铸回忆中美关系30年  

    冀朝铸,前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国、斐济等国大使,可能是惟一亲眼见到过六名访华美国总统的中国人。本周,中国政府将迎来第七位正式访华的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本报记者特地采访了冀大使,听听他对近30年来中美关系发展全程的看法。

    本周四是理查德·尼克松总统访华30周年的纪念日,也是小布什总统到达北京的日子。30年前的那一天,由美国哈佛大学归国投身中国革命的冀朝铸就站在离尼克松的专机几码开外的地方,亲眼目睹了新中国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一幕:美国总统尼克松笑容可掬的出现在机舱门口,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向红色中国伸出友谊之手的国家领导人。

    尼克松“向每一个在场的人挥手致意,当他的双脚一踏上中国的土地,就迅速伸出双手,径直向周总理走去”。对于当时的场景,冀朝铸仍然记忆犹新。

    对中美两国政府以及人民而言,尼克松的友好访华揭开了中美关系的新篇章,在此后的30年中,中美关系经受住了风雨的考验,两国在强调共同利益的基础上,求同存异,发展与彼此的关系成为中美两国历届政府的首要任务。

    除了去年走马上任的小布什之外,作为中国外交部的资深外交官员和高级翻译,冀朝铸曾经见过过去六位美国总统。在小布什上台之后,冀大使曾经为新总统的对华态度深感忧虑,他担心布什政府的一系列做法将会破坏近几十年来中美关系上升发展的良好势头。

    “在小布什总统入主白宫后不久,可以说,他的对华姿态是非常不友好的。”冀大使在家中接受采访时坦言:“小布什给人的印象就是美国要比世界上其他国家都要高出一等,尤其要比中国更优越。但是,“9·11”事件之后,他似乎意识到美国在东亚地区需要更多的朋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和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冷战的最高峰时期为了孤立苏联而走到了一起。

    尼克松需要中国的协助,以结束旷日持久的越南战争,同时,他也希望能够通过缓和中美关系,遏制共产主义在亚洲的扩散并缓解日益严重的中美对抗。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也希望得到美国的正式承认,同时可以借美国的力量平衡中苏矛盾。

    1979年,美国断绝了与台湾当局的外交关系,正式与北京建交。在此之前,尼克松的访华在一定程度上确认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促使中国顺利加入了联合国。

    冀大使最欣赏的美国领导人是尼克松,“作为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的领导人,他平等待人,向中国人民表达了希望友好的意愿和由衷的尊重。”冀老补充道:“我个人认为,尼克松总统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

    当记者问起冀大使对福特总统的印象时,冀老表示:“福特待人很随和,但是,他好像没有尼克松那么敏锐。”

    那么吉米·卡特总统呢?卡特“对建立互助互利的中美关系非常积极。他人和蔼,愿意替别人着想,没有一点总统的架子。尼克松很明显意识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首脑,而卡特却不给人这种印象。”

    罗纳德·里根刚开始担任美国总统的时候,也让中国的外交官们担心了好一阵子。“我们担心他会再度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至于性格嘛,我觉得他有一点像尼克松。”

    老布什“非常友好,随意”。

    今年72岁高龄的冀老对克林顿总统没有什么深刻印象,尽管冀老面对记者谈笑风生,幽默诙谐,岁月的侵蚀仍然损害了他的记忆力。“我想,他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

    目前退养在家的冀朝铸老先生曾经担任过联合国副秘书长以及中国驻英国大使,是新中国外交舞台上的知名外交家。

    冀老出生名门,九岁的时候就跟随父母逃往纽约,躲避日本侵华的战火。在美国,冀老被送进私立学校,并在那里树立了早期的革命思想,高中毕业之后,他向三所美国大学提出了申请: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1948年,冀朝铸顺利进入哈佛大学就读,但是在他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朝鲜战争爆发,冀朝铸毅然放弃了自己在哈佛的学业,“回到中国参加革命”。

    “当时,我想参军去打美国兵”,冀老回忆道。“但是,组织上不同意,他们说我更适合做一个纪录员或是翻译,这样,也能和美国人打交道。”在参加工作之前,冀朝铸先被送到著名清华大学完成他的化学学位。朝鲜战争结束之后,他先后为毛主席和周总理担任了17年的翻译,两位领导人对他非常赞赏,常常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你的中文不如英文好。

    “毛主席觉得我的声音太大,”冀老坦诚的说:“有好多次,我一开口说话,就把主席吓一跳。”所以,冀朝铸专门培养了另外一名女同事代替他为主席做翻译。

    在后来的文化大革命中,数以百万的像冀朝铸这样的优秀知识分子蒙受了不白之冤,冀老也被赶到农村去喂猪,接受改造。尽管如此,冀老表示他从未后悔自己离开了美国,当生养他的祖国和自己求学多年的国家之间发生冲突之时,他也从来没觉得矛盾过。

    “如果我的祖国走上歪路,犯了错误,我会跟着她去犯错,但是,我也会和千万有良知的中国人一道,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改正这种错误。”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2002年2月19日

    相关资料:

    冀朝铸,男,1929年7月30日出生,山西汾阳县人,中共党员。1938年随父赴美,先后在纽约城乡学校、霍莱斯·曼一林肯中学读书,1948年考入哈佛大学,1950年10月回国, 就读于清华大学化学系。1952年4月赴朝鲜开城参加中国和谈代表团工作。1954年4月回国在外交部工作,先后参加过“日内瓦会议“、“万隆会议” 中国代表团的工作和中美建交和谈工作。曾为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当过翻译。1973年3月,赴美国中国联络处工作,任参赞,1975年5月回国,担任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1979年任外交部美大司副司长。1982年3月任中国驻美大使馆公使衔参赞。1985年任中国驻斐济瓦努阿图·基里巴斯大使。1987年任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大使。1991年任联合国副秘书长,1996年离任回国。


从布什访华看中美关系的过去与未来
风物长宜放眼量 ——纪念中美上海公报发表三十年 
求是杂志发表钱其琛文章 纪念中美上海公报发表30周年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
——纪念中美上海公报发表三十周年
大型画册《中美关系30年》出版(组图) 
中美关系正常化三十周年
中美关系30年(画册)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