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华盛顿观察:普利策奖,美党派之争最新利器?
中国网 | 时间:2006 年4 月27 日 | 文章来源:华盛顿观察

美国新闻界的最高荣誉普利策奖2006年4月18日揭晓,曾在2005年因揭发美国政府在全球反恐战争中的可疑活动而引起美国社会广泛争议的几项报道受到评委们的青睐,《华盛顿邮报》因此囊括四项大奖,其中以披露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东欧等国设立秘密监狱,监禁恐怖分子嫌疑人的报道特别引人注目。然而,几乎在该报获奖的同时,中情局开除了局内一位涉嫌向《华盛顿邮报》泄漏此消息的高级情报官员玛丽·麦卡锡(Mary McCarthy),指称她泄漏国家机密,不但违反职业道德,更因此危害国家安全。

普利策奖得奖名单一经媒体公开,马上引来美国保守派人士的一阵挞伐,称普利策奖的评审委员是通过自由派的“有色眼光”在审议媒体的报道。对此评论,美国不少新闻专业学者大表不能认同。

“这样的批评完全是荒谬的(absurd)!”美国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大众传播学院研究生院副院长乔尔·开普蓝(Joel Kaplan)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我记得没错的话,批评中情局私设秘密监狱一事的共和党员也大有人在。调查新闻最好的表现就是揭发执政者的不当作为,这同党派毫无关系。”

普利策奖:自由派的打手?

美国保守派媒体《华盛顿时报》一篇以“颁普利策奖给叛国者”为题的社论说,得奖名单就是普利策刻意偏颇的最好证据:除了《华盛顿邮报》记者戴娜·普利斯特(Dana Priest)有关中情局秘密监狱的报道外,得奖的还有《纽约时报》对国家安全局在美国国内进行秘密监听的调查报道,《华盛顿邮报》追踪“游说大鳄”杰克·阿伯拉默夫(Jack Abramoff)的贿赂丑闻,以及《圣地雅哥联合论坛报》(San Diego Union-Tribune)和考普利新闻社(Copley News Service)揭发加州众议员兰迪·康宁汉姆(Randy Cunningham)的收贿罪行。

由于这些报道对布什政府和共和党议员的形象冲击颇大,批评者认为,普利策就象是“披着羊皮的民主党”,评奖完全冲着共和党而来,只奖励那些专挑布什和共和党毛病的记者。对此,开普蓝也提出了反驳。

“许多报道暴露了共和党人的不法行为,主要是因为共和党现在掌握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针对他们而来的调查报道自然占据最多的版面。在民主党执政时期,媒体对他们的检视也是十分严格的。”开普蓝说道。

曾在《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担任调查记者多年的开普蓝举例说,他个人就曾在克林顿执政时期报道过民主党众议员滥用特权,为自己牟利的丑闻,并因此成为普利策奖的候选人之一。也就是说,揭发政坛黑暗面本就是记者天职,无论是谁在白宫当家作主。

然而,批评者直言,普利斯特有关中情局设海外秘密监狱和《纽约时报》对国安局秘密监听等活动的报道,让恐怖分子得以知晓美国政府的反恐行动,对国家安全造成了很大伤害,这些记者不但不应该被奖励,反而应该以“叛国罪”绳之以法。

“这样的评论实在是太可笑了(ridiculous)。”开普蓝毫不留情地反驳道,“许多人轻易地藏在‘国家安全’这个大帽子下。《华盛顿邮报》前编辑本·布莱德利(Ben Bradlee)曾说过--而我也这么认为--从来没有人曾真正地证明过,美国的国家安全是如何因媒体报道而受到损害的。”

本·布莱德利是《华盛顿邮报》在1972年揭发“水门案”事件时的编辑,水门案的报道也让《华盛顿邮报》的两位新手记者--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和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顺利夺下1973年的普利策奖,案中的匿名线人“深喉”--美国前联邦调查局第二把手马克·费尔特(Mark Felt),在隐藏其身份30余年后,也终于2005年5月曝光。虽然费尔特曾于1980年因另一事件遭到起诉,但最后被里根总统赦免,免了牢狱之灾,晚年还算安适。

白宫:双重标准?

然而,在水门事件爆发33年后,《华盛顿邮报》揭露了中情局的秘密监狱一事,其背后的匿名线人,恐怕没有费尔特这么好运了。美国中情局在4月中以泄密为由,快刀斩乱麻地开除了在中情局总检察长办公室任职的玛丽·麦卡锡。麦卡锡已经在中情局服务超过20年,年届退休之龄,是非洲情报专家,曾于克林顿在任时出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情报官员。麦卡锡在消息见报后,仅低调透过友人表示,自己并没有向媒体透露中情局内的机密情报。

纽约大学新闻专业教授杰·罗森(Jay Rosen)认为,中情局开除麦卡锡的做法显示出布什政府内部对其雇员正施加前所谓见的压力,令他们不能同不经政府核准的媒体接触。

“布什政府的普遍态度是,泄密对国家安全是个威胁,当局不仅会积极劝阻(jawbone)官员不要泄密,还会把它当成犯罪案件来侦察,”罗森评论道。

“布什政府用最严格的标准来对待政府官员,而白宫内部的泄密者却不受同样的规范限制,这不啻是双重标准,”开普蓝对《华盛顿观察》表示道。日前,副总统切尼办公室主任刘易斯·利比(Lewis Libby)因涉及中央情报局女特工瓦莱丽·普莱姆(Valerie Plame)身份的泄密案遭到起诉。利比在法庭上作证指出,他的“上司”--即切尼--告诉他,布什总统准许他向媒体透露此消息。由于美国总统具有解除机密文件(declassify)的权力,布什此举虽有道德争议,但并不违法。

开普蓝说,美国历史上的告密者(whistle blower)最后被当局惩处的并不在少数。除了费尔特之外,1970年代名噪一时的“五角大楼文件”(the Pentagon Papers)中,国防部雇员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向《纽约时报》揭露政府参与越战的违法行径,也曾以间谍罪名遭到起诉。

至于麦卡锡是否会有其“先辈”的同样遭遇,中情局是否会为了“杀鸡儆猴”而正式起诉麦卡锡,目前尚不得而知。由于侦察此泄密案的是中情局内部自设的调查小组,结果也是中情局以局内备忘录的形式宣布,而非由司法部正式进行独立的调查,开普蓝对于麦卡锡的清白倒是持保留态度。

“目前我们对麦卡锡泄密一事知道得有限。如果她真是《华盛顿邮报》的匿名线人,她就必须面对泄密的后果。”开普蓝说,“但从媒体关于麦卡锡的报道来看,她似乎不是个会轻易泄漏机密情报的人。或许她是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才出此下策。” 徐琳 ,《华盛顿观察》周刊 2006年第16期,4/26/2006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