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亿万富翁自杀之谜

“他是个好人,但不善经营和管理。”在赵恩龙自杀后,鑫龙集团以及下属公司已涉及债务诉讼11起,涉案标的超过两个亿

1月5日,山西鑫龙稀土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恩龙死亡原因被媒体公布,警方认定为跳楼自杀。此前的1月1日早7点10分左右,赵的尸体被发现在其办公楼西头的水泥地上。

“其实我们当时就认定为自杀,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发现了遗书。”山西省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副局长王有恩说。

虽然自杀的结论已没有疑问,但在运城却出现了多个关于赵恩龙死亡原因的不同版本。除警方外,这份至关重要的遗书据称只有赵的儿子看到。

死因

1月10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当地一位人士的带领下,进入了赵恩龙自杀的运城市鑫龙炭素公司。

“我们现在也是原地待命,要采访你去找赵总的儿子,现在其他人什么也不会说。”虽有朋友介绍,该公司的一位副总还是婉拒了采访。

该公司的4层办公楼异常寂静,赵恩龙在二楼的办公室已被贴上封条。

“我们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在前一天晚上还到该厂巡查过,和赵恩龙聊到晚上11点多才离开。”王有恩说。

据警方介绍,2005年1月1日早上6点40分,赵的秘书张江涛起床后向赵董事长打过招呼,赵恩龙说没事,让他再睡会儿。张江涛整理被子,下楼洗漱,约10分钟左右返回办公室,不见赵董事长,于是张江涛开始整理赵恩龙的办公室,整理完后还不见董事长,就到3楼和4楼寻找,还是没有见人。下楼来到办公室问值班司机解毅峰。解称董事长不可能出去,他来的时候,办公楼的门还锁着。于是两人急忙去找,在办公楼前遇到仓库保管员梁师傅,说办公楼的西头躺着一个人,他们上前一看是赵董事长。

“我们在事发当天8点钟赶到现场,在赵恩龙的办公桌上发现一封遗书,主要说政策变化快,负担过重,银行的贷款和朋友的借款无法如期归还,上门讨债的人很多等等。”王有恩说。

对于外界盛传的赵恩龙系被人谋害及市公安局已重新对此调查一说,王有恩坚决否认,“坠楼现场在办公楼4楼顶部,从入口至坠楼点,有单趟的皮鞋足迹,与赵恩龙本人穿的皮鞋种类大小相同;尸体没有抵抗搏斗伤,双足骨折,符合高坠伤特点。自杀是毫无疑问的。”

曾跟随赵恩龙多年的宋四正称,他在元旦前曾给赵打过电话,向其推荐收购一家医院的事,赵只是嗯嗯地应付,并没有明确表态,“以前他从来不这样的,可能是他心里已经有想法了。”

宋四正还听说了一个细节,以前吃饭时赵总都会拿着碗在楼下喊开饭了开饭了,但其自杀前一个月左右再也没听他喊吃饭。

令人不解的是,在1月3日《运城日报》4版角落刊登的讣告中,赵恩龙的死因被认为是“因晨练不慎发生意外”。1月4日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上,运城市盐湖区委书记在致悼词时也称是“不幸发生意外”。

对此,运城官方的解释是“为了不引起混乱”。

因为官方对赵恩龙死因的隐瞒和未能及时公布,运城城内一时谣言四起,“他杀”的说法广为流传,即使认为是自杀的,也称其是被别人逼迫,“听说赵恩龙元旦前到外地出差就有人跟踪,并有人恐吓说他不死他的全家都得死。”一位出租车司机说,“赵的自杀是一种讲义气的死,他一死好多人就会活下来,这些人可能还会念及他的恩情。”

发家史

“他很聪明,学习也好。”赵恩龙的姐姐赵金凤回忆起弟弟时说。据了解,赵恩龙姊妹五个,另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其姐夫和两个妹夫都在他的企业工作并任要职。

曾跟随赵恩龙多年的宋四正现为运城市某印刷厂职工,宋四正称,赵恩龙涉足办企业是从印刷厂开始的,“赵总原来在运城地区建委工作,经常给《河东文学》杂志写稿子,有一次到印刷厂校对稿子时,发现搞印刷很挣钱,就有了开一个印刷厂的想法。”

“从有想法到把企业办起来只用了20天。”宋四正说。宋四正还清楚地记得印刷厂开业是在1984年6月20日。

据介绍,赵恩龙当时在建委的职务是办公室主任,其办印刷厂的钱是建委给了5000元,当时这个企业并不属于他个人所有,“到当年年底的时候,印刷厂就赚了9万元”。

正在赵恩龙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他的双胞胎女儿降生,加上他此前已有的一个儿子,赵恩龙成了超生户,因此被免去了建委印刷厂厂长的职务。

“被免职后,赵总和别人合伙办了一个印刷厂,后来又自己单独干,还开了一家文化用品厂,生意不错。”宋四正说。

1992年前后,赵恩龙在运城南环东路1号开了一家“北京火锅城”,据称这是运城市第一家火锅店,生意经久不衰。大多数人认为赵恩龙是通过“北京火锅城”完成了原始积累。

在运城开办“北京火锅城”后不久,赵又在霍县(今霍州)、太原和北京等地开办了火锅城,并在太原市建设南路投资建设了著名的河东酒店,同时还把酒店旁边的家具大世界租了下来。

因为事业的快速发展,赵在1995年至1997年间,还担任了运城地区驻太原办事处主任一职。

不善经营管理的“好人”

1月4日,赵的遗体被安葬在老家运城市闻喜县阳盱乡东杜村。这也是他遗书中的一个愿望。

“我当时怎么就没意识到他已有了死的念头呢?”赵恩龙的姐夫痛心地说。据称,赵恩龙在元旦前曾给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先回家种地吧,我过几天就回来。”

据介绍,在遗体告别仪式那天,仅运城市就来了900多人,“小车多得村里都放不下”。

“赵总有晋商特有的聪明,也有农民的厚道。”宋四正评价说。在采访中,所有和赵恩龙熟识的人都称他是个好人,“他从来不搞特殊化,和工人一个灶上吃饭,他连保安的名字都能叫上来。”

“经常在我修机器的时候,赵总会坐在我旁边聊天,夏天热的时候他还派人给我去买雪糕。”鑫龙公司的修理工马国庆说。

虽然经营陷入了十分困难的境地,但在赵恩龙自杀前,企业职工的工资一直是按时足额发放。

“他是个好人。”这是《瞭望东方周刊》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句对赵的评价。同样出现频繁的另一句评价是“他不善经营和管理”。

赵有好多亲戚朋友被其安排在企业的重要岗位,“有些人并不好好为他卖命,都是想沾他的光,借他的企业捞一把。”

“有些人花了10块钱,可能想着法子要报销20块。”赵恩龙的姐姐赵金凤说。修理工马国庆称,企业购买的机器好多质量很差,但花的钱却不少,“害得我整天要修。”

马国庆说,赵总在一次全体职工大会上竟然哭起来,“他也感觉到部下对他不是很卖力,但他没有办法,好多事情他都是亲自去办。搞企业不注重培养智囊团,这是他致命的弱点。”

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在赵恩龙的追悼会上,大部分来宾是赵多年以前的朋友,好多近年来和赵比较亲近的人并没有来。

“元旦前他曾跟他的姐夫感慨说,生意难做人难用。”赵金凤说。

资金链为何断裂

网站上的一份资料显示,山西鑫龙稀土磁业(集团)有限公司始建于1998年8月,2002年9月组建集团公司,集团公司本部注册资本5183.1万元,总资产达4.5亿余元。下属4个控股公司、4个关联公司,是一个跨行业、跨区域、多品种,既立足于基础产业,又涵盖高新技术产业的科、工、贸一体化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

据了解,其控股公司关铝阳极材料公司和关铝阴极制品公司分别投资1.2亿和1.17亿,生产的煅后焦和阴极碳块主要供给山西关铝公司生产电解铝。

“其自从投产以来就没有赚过钱。”马国庆称,“因为设备质量差和技术落后,设计合格率在70%左右,但实际合格率不到20%。外面人看着货车等在门口排队拉货,以为生意很好,其实是因为生产出来的合格产品太少,而卖到欧洲市场的产品也经常因为质量问题被拒付货款。”

《瞭望东方周刊》获得的鑫龙集团一份2004年的内部工作动态材料称:“现在的情况是产品质量不能保证,生产总是在正常和非正常之间徘徊运行……公司当前的生产与管理工作却总是处于一种如同‘救火’一样的被动状态之中,大家都几乎成了‘消防队长’。”

据资料显示,这两个企业具有年产煅后焦20万吨和阴极碳块1万吨的生产能力。2004年初,曾与俄罗斯方面签订了销售合同。

马国庆认为,对市场风险的判断失误也是企业陷入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伊拉克战争后,生产用的原材料石油焦大幅涨价,但我们企业在和客户签订的合同中已约定了价格和供货数量。”

更为严峻的是,就在企业急需资金进行技改和周转时,国家开始对钢铁、水泥、电解铝和房地产等行业实施宏观调控,鑫龙集团涉及电解铝和房地产两大行业,全部触到了国家紧缩银根的风头之上。据了解,其下属的碧海花园房地产公司的首个项目西碧园小区的建设没有从银行获得一分钱的贷款。

为了将损失减小到最低,关铝阳极材料公司不得不限产并部分停产,投资两个多亿的恒磁科技公司也在2004年年底停止建设。

有人认为,赵恩龙在企业自身的内部管理制度等方面尚没有健全的情况下,即谋求超常发展,却又对国家经济大局及趋势缺乏政治眼光和判断,是他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这种情况在民企中并不少见。

“赵恩龙在运城开的企业不少,摊子铺得太大,但是赚钱的非常少。”太原河东酒店的周经理说。由于“资金链”断裂,赵不得不采取壮士断臂般的割爱自救。据周称,原属鑫龙集团的河东酒店已于2004年10月25日被以1000万元的价格卖掉,其旁边租赁的家具大市场也被分租出去。

据《瞭望东方周刊》了解,在2004年后半年,赵恩龙卖掉了外地的多家企业,将资金全部投入到了其在运城的几个企业,但杯水车薪,最终并未能力挽狂澜。

银行、企业和熟人都成了债主

1月11日,《瞭望东方周刊》在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查询得知,在赵恩龙自杀后,鑫龙集团以及下属公司已涉及债务诉讼11起,涉案标的超过两个亿。其中最大的一笔诉讼原告方为工商银行运城分行,涉案标的1.8亿元。

另有运城建筑公司和山西建筑公司要求其支付900万元的建筑款,中石油微利加油站要求支付150万元的加油费,运城市闻喜县银光镁业公司要求其偿还1800万元的担保贷款。此外,建设银行运城分行要求偿还320万元贷款的诉讼在当天被立案。

立案庭负责人介绍,在2004年12月中旬,上海中法电器公司曾诉其支付120万元的设备款,后经调解双方达成还款协议,“赵恩龙死后,告他的案子一下子多了起来,法院专门开会要求对涉及鑫龙的案子要尽快立案。”

有媒体报道称,工商银行是鑫龙集团最大的债权人,其给鑫龙集团的贷款远不止已提起诉讼的1.8亿。《瞭望东方周刊》在该行求证时遭到了拒绝。在该行,记者无意中看到了一份该行河东支行关于从鑫龙担保企业扣押贷款的请示。

而此前还有媒体称,鑫龙集团从建设银行运城分行的贷款就有1个亿左右。

在这些贷款背后,牵扯了多个担保企业。运城市经贸委副主任卫晶兰称,目前已知有海鑫钢铁、山西关铝公司、丰喜化肥公司、河津县阳光公司以及闻喜县银光镁业公司等多家企业为其提供担保,“赵恩龙借了多少钱,有多少家企业,现在连我们也搞不清。”

山西关铝公司董事长许复活向《瞭望东方周刊》证实,其公司为鑫龙提供了1.6亿的担保。银光镁业公司董事长任龙太说,他的企业给鑫龙提供了3000万的贷款担保,而其实际贷了1800万。海鑫钢铁公司办公室一位人员称,他们给鑫龙的担保贷款都是前任董事长李海仓决定的。李海仓在2003年1月22日被枪杀。

除银行贷款外,鑫龙集团还欠着多家企业的款项。

西安恒力压缩机有限责任公司销售部的何宏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鑫龙集团欠了他们20多万元的货款已有两年,元旦前已商量好要付的,但现在赵恩龙一出事,可能又要泡汤,

《瞭望东方周刊》通过网络查询发现,鑫龙集团欠新疆汇通公司的2137.50万元已被该公司计提坏账准备。另外,鑫龙集团的关联公司湖南中达骛马制药有限公司尚欠新疆汇通公司360万元技术服务费。

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副局长王有恩透露,赵恩龙还借了朋友好多钱,“这个30万,那个50万,这个数字根本没办法统计。赵恩龙对朋友很义气,但他现在连利息都还不起,无法面对自己的朋友,生活圈没有了,这是他自杀的一个重要原因。”

赵恩龙自杀后,运城市工商局把所有有关鑫龙公司及下属企业的资料封存,不许任何记者及债权人查询。许多本应公开的信息一下变得扑朔迷离。

“官场”与“朋友”

人们说得较多的关于赵恩龙自杀的另一个原因,是其在官场上的失意。据称,赵恩龙曾与运城市地方官员交情较好,各方面一路春风,但后来情况发生变化,赵恩龙失去了驻太原办事处主任的职务,“这些变动让赵恩龙在政治依靠上一下子有了失落感。”

多方均证实的一点是,赵在官场上的确有许多朋友。有人分析说,如果没有官场上朋友的帮助,赵的企业不可能发展得如此超常。但这种超常的发展也为赵掘下了走向死亡的坟墓。

《瞭望东方周刊》在调查中发现,鑫龙集团的多位高层领导均来自公安、法院、银行等要害部门。一位县公安局原局长曾为其新厂的筹建出过不少力。

在西碧园小区售楼处,开发商运城市碧海花园房地产公司的营业执照显示,法定代表人为赵恩龙,注册资金为2100万元。《瞭望东方周刊》以购房者的身份询问在赵恩龙自杀后,其房屋出售会不会出现麻烦。售楼部的工作人员称,开发商运城市碧海花园房地产公司只是鑫龙公司的关联企业,只有地皮是赵恩龙的,其真正的出资人系解志刚,解的钱是从朋友处借来的,“我们马上就要将法定代表人改为解志刚,法院也已明确表示不会执行我们公司。”

这位售楼人员无意中透露,解志刚系原工行运城分行的领导,“是赵恩龙年薪13万元雇来的。”《瞭望东方周刊》查询得知,解志刚原系工行运城分行副行长,在鑫龙集团领导的名单上,其排位仅位于赵恩龙之后。据称,工行是鑫龙集团最大的债权人。

赵恩龙身亡的第二天,鑫龙集团召开了董事会,部分股东和银行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决定由赵恩龙的儿子接任董事长职务。但赵恩龙的姐姐赵金凤称,他们家人并不希望赵恩龙的儿子接任,“他爸都管不好,他能管好吗?”

赵恩龙的儿子名叫赵会,26岁,高中毕业后参军,复员后在鑫龙集团任一般职工。

据了解,鑫龙集团目前已资不抵债。

运城市委宣传部新闻科沈科长称,1月5日,运城市委、市政府已就此事开过专题会议,并成立了调查组。在对这一民营企业家之死的调查中,有当地纪委及检察院参加。(《瞭望东方周刊》供稿 孙春龙 穆撒)

中国网  2005年1月19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