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建设新农村 有些“旧”还是要守的
中国网 | 时间:2006 年4 月26 日 | 文章来源:红网

浙江衢州市柯城区航埠镇的集镇,在新一轮村镇整治规划时,一段古街的重新拆建还是异地另建,引起了一番不小的争论。重建认为古街与小镇整体不和谐,碍眼,影响总体形象,再说另建又要拓占新的土地;另建者提出,古街集中了相当的古建筑,凝结了当地民居文化,拆了容易恢复难,只保留一小段又仍然在使用,碍眼不碍事,再说城镇发展势必还是要用新地。

好一通的论证加听证,最后规划“勉强”保留了那段古街,镇政府只好另辟蹊径。

重建与另建,实质上反映了文化保护和城镇建设发展的冲突,是个老问题,也是个现实矛盾;同时还反映出科学发展观的实践难题。这个老课题在加大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再一次凸现突出。所幸的是这个小镇还能争论,还要论证听证,镇政府还是明智的搁置争议另辟蹊径。相比之下,有些地方的新农村建设,对此就显得很有些简单了。

农家乐,日益受到城乡的普遍欢迎,乡村办农家乐的积极性大为高涨。城里人有了休闲度假的新去处,农家也因此增加了不少的收益。一举两得,皆大欢喜。许多长在深山人未识的村落,徒然风光无限。不过许是当地的好客与自尊,为了不“碍眼”,煞费苦心地作“规划”发展。不但洒扫庭除,而且里里外外统统油漆粉刷一新,即便几百年的老房子,也用现代时兴的装修材料,翻新一遍;村庄内外,假山喷池,园林一通;有的还从城里全套引进娱乐项目和设施。这样一来,原本自然的农家,就变得“人造”农家。令不少游客感叹——下乡怎么走进了城市公园?

村庄道路硬化,是实事是好事。但是不少农村认为硬化就是水泥浇筑。因此,那长长而又幽深的村中小巷,铺出了一条灰白细长的水泥路。原先令多少游子魂牵梦绕的石板路,那个老家的“雨巷”是永远的找不回来了。村边小溪屋后山泉,一律被水泥修得整齐笔直。信步而去,放眼所及,我们的“新”农村是不太有弯的和软的了,几乎很硬很直。媒体也一再张扬,演示出的新农村,无不是崭新整齐划一,容不得顶点的“碍眼”。似乎城市化,村庄就非得彻底和城里居民小区一模一样,否则就不“新”。

农村农民的文化生活是越来越丰富多彩了,这当然得益于广泛深入的送文化下乡常下乡。不过也有相当的民间艺人和农民说,怎么老把俺们当观众,不让俺上台演演,也组织俺们“送戏进城”。

当然,说这些并不是指责现代文明对乡村文化的异化。事实上农村不管是村容村貌,还是思想观念,生活方式,经济形态等等,离现代化的距离还有很长。村镇整治,文化下乡等工作仍需加大加强。但是,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认识和实践上的误区确实需要引以为重。新农村之“新”不是全面彻底的翻新,而是创新。翻新与创新,从结果上看起来都是“新”,其实是有很大的不同。翻新是对旧的传统的东西的否定,是按照“现代版”作简单机械的改造。创新,是把旧的传统事物,作为一种资源,进行开发,使之在现代的环境里焕发出新的生命力。显然,农家乐的意义在于自然古朴的农家,注入“城里人来生活”的新内容。游客要体验的正是那原汁原味的原生态的农家。光亮的青石板照样很硬,而个中还包含了“历史文化”的软,青石板小巷便有了弹性和独特的韵味。

农村中那些看似碍眼的破旧东西(包括许多习俗),往往会成为新农村赖以特色竞争形成特色产业的,不可多得不能再生的资源。

在以往的“新城市”建设中,我们曾经重翻新轻创新,结果城市与城市趋于雷同,流失了个性和灵气。新农村建设是城市化过程,但不是与城市同化,必要的“守旧”也是重要的“超前”。在这个问题上多点争论,多些论证,大有裨益。

(作者:严雨龙)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