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华东新闻》:从"娱乐版马加爵"看媒体之"怪现状"

媒体,当然要爆猛料,靠抖露具有重大价值的独家新闻事实吸引读者,特别是当近日的舆情焦点,集中在涉嫌杀害4名同学后亡命天涯的云南大学学生马加爵身上时。

“马加爵从小性格孤僻,没有什么朋友,不愿接受别人的批评。”“个人兴趣就是上网,经常浏览一些宣扬色情、暴力的网站。”“同学说在楼道里碰见他都不太愿意打招呼,觉得这个人非常阴沉。”

……

通过这些新闻的描述和勾勒,在公众的猜想中,马的面目已经越来越接近于一个凶残暴戾、别人近身不得的混世魔王。但从马落网后的初步交代来看,已经不难见出一个存在心理障碍的普通农村青年,因为长期郁积的阴暗情绪得不到舒缓、终于因生活琐事而恶性爆发的心路历程,从中折射出的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领域存在的缺失和遗憾,应该说也为社会提供了一本值得反思的反面教材。通过越来越多平实客观的报道,一个真实的马加爵的脸,也逐渐清晰起来。

那些将马描述为“混世魔王”的报道,尽管有夸张渲染、断章取义的嫌疑,但考虑到“坏人就该坏到透顶”的习惯思维,并非一些记者所独有。“混世魔王”马加爵与其犯下的令人发指罪行也具有一些行为和心理特征上的逻辑联系,因此对这些新闻,大多数人并不以为过分或失实。

但,我还看到些不知该称其为新闻或其它什么的文字,也堂而皇之地冲杀在一些媒体的版面和网页上:

“马加爵是一个具有同性恋倾向的人,与某大学艺术系男生存在同性恋行为。”

“星象学家认为,马加爵生于5月4日,他的星象预示他有强烈的暴力倾向。”

如果说,这些让人目瞪口呆的报道至少也算是披露了一些信息的话,那下面的这些东西,则已无法为之名状:“马加爵秘密加盟国奥队,沈福祥信心暴增誓斩韩国队”,“他逃的时候硬盘可以带走嘛,用硬盘砸人科技含量一定很高”,“一些小的五金厂已经开始推出家爵牌铁锤,销路不错。我也在附近地摊上买了一把,手感不错,只是不知道该锤什么东西好!”……

人民网的“社会走笔”栏目刊载《娱乐压倒一切》的杂文,分析这种现象说,“一个严肃的话题奇异地充满了娱乐性。以媚众和无立场为立场的传播代替了传统成了社会心理的最高权力,多元化最终沦为单一化的不关己事不正经不负责的娱乐,娱乐压倒一切。善与恶的黑白分明于是在事不关己的起哄中让位给色彩斑斓而混乱的———搞笑。”

我想,搞笑,差不多应该是诙谐幽默、逗人发笑的意思吧。但阅读这些文字,作为一个普通读者,我却没有产生一星半点发笑的情绪,而只看到了一些媒体和个人拼命胳肢人式的恶搞。五个破碎悲痛的家庭,四条年轻无辜的生命,苦涩悠长的社会反思———如果脱离了马加爵案的这一现实基础而去力图搞笑,搞出的除了毫无价值的泡沫,还有什么呢?

对于马加爵式的新闻热点人物,任何一个媒体都会深挖其“料”。在新闻激烈竞争、信息飞速传播的年代,这本无可厚非。然而,一些媒体并没有站在严肃和富有责任感的社会立场去追寻线索、发布信息,而是道听途说了一个“同性恋倾向”便如获至宝、悉数照登;没有这样的猛料,那就到子虚乌有的星象学说中依附一些谈资。若这方面的口水资源都已告罄,那也不要紧,还可以走一走“娱乐路线”。大家看完哈哈一乐,也算完成了传播的任务。在“马加爵命案”中见到的少数媒体让人迷惑不已的举动,或许可以“娱乐综合症”名之。

媒体,不应该总是严肃地板着面孔。但是,如果认为什么都可以拿来娱乐一下,则容易丢失媒体生存的社会价值根基。有评论说,马加爵从一个来自农家的青年学生成了今日的冷血凶犯,心理蜕变的背后有着复杂而广泛的社会原因。那么,当前在一些媒体日渐泛滥的“娱乐综合症”,同样也值得社会各界去反思其根源和背景。(联响)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 2004年3月19日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琢磨马加爵的脸
《中国青年报》:马加爵被抓与执法成本
马加爵今天凌晨被押解回到昆明
解析马加爵:一个大学生“屠夫”的“成长”
A级通缉在逃犯马加爵在三亚落网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