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元伦:欧盟经济复苏

欧盟及其欧元区经济,2004年出现明显复苏,在经历了连续三年的低迷之后,经济增速普遍加快:GDP增长中,欧盟2001年为1.6%、2002年为1.0%、2003年为1.2%,而2004年达2.3%;欧元区相应数字为1.5%、0.9%、1.0%和2.1%;其中德国则更是从0.6%、0.2%、0.3%上升至1.9%。明年欧洲经济发展大致将保持这一势头。但是,2004年欧洲经济增长的基础并不坚实,主要依靠出口带动,例如根据德国外贸协会资料,今年德国出口增长了9.5%左右,这主要得益于外部世界经济发展引起外需的增长,包括美国和中国;而欧盟内部的需求总体上说依然欠旺,这同9%的高失业率等因素有关。

2004年的经济增长率,对于欧盟来说已是基本符合它潜力的正常增长。但与世界平均水平和美国相比,欧盟依然比较落后,比美国少增长一个多百分点,仅相当于全球经济增速的大约一半。2004年欧盟经济增长还不够快,自然有外部因素的影响,例如德国经济部长克莱门特认为,油价上涨使德国经济2004年少增长了0.25个百分点。但欧盟经济最近十几年长期欠振,主要还是因为它的三个不适应,即不适应全球化、现代化和一体化。在经济全球化继续进展的背景下,许多新兴国家(更不必提发达国家)都已有能力生产并出口工业产品,且日趋高级化,在这种竞争中,欧洲必须开发、制造和提供更先进的产品,为此,富有成效的科技投入及其商业成果必不可少。这方面欧洲落后于美国,无论理论还是实绩均是如此。2004年10月11日公布的今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占绝对优势,包括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和经济学奖,10位获奖者中有7位是美国人。在2003年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申请的110114件专利中,美国占了35.7%,日本占15.2%,德国、英国、法国分别占12.7%、5.5%和4.3% 。长此以往,欧盟将很难达到2000年里斯本首脑会议上提出的宏伟目标,即到2010年把欧盟建设成世界上最具有竞争力的知识经济体之一。

在现代化方面,欧洲也尚须作极大努力。这不仅是指科技,而且更重要的是指革新现有的某些已经不合时宜的制度、体制,包括减少国家不必要的干预、改革劳动力市场、重整社会福利制度等。德国总理施罗德说,“我们的社会福利国家的基本制度的基础是如下这些已经长期表明有效的假设:我们绝大部分的福利是在一个民族国家的工业社会中获得的,而这个社会本身能在有规则的正常劳资关系中接近实现充分就业。但是,在全球化的时代,在知识和资本自由流通、劳动市场和人口结构(对德国,主要指老龄化——笔者注)发生激烈变化的时代,我们已不再能运用这些假设了。”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如果不实行现代化,不使社会市场经济现代化,那么它就会被市场的不可抑制的力量现代化,而对这种力量来说,自由始终是少数人的自由。在完善一体化方面,欧盟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欧盟及其欧元区,虽然早已实现了统一市场与统一货币,实际上许多方面离真正的统一尚远。例如欧洲许多国家的银行系统处于“小而散”的状态,缺乏竞争力。欧洲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大银行。而对此的妨碍因素是规章制度。这主要是指下述两方面:一是在欧盟及其欧元区内协调进程太慢,那些希望完全欧洲化的银行目前要同时受到30多种不同制度的限制,规模经济难以形成;二是缺乏适用于全欧洲的标准。不管欧洲选择遵照全球会计标准(IAS)还是巴塞尔2号协议,这都是政治性问题,而不只是技术性谈判,因为这事关欧洲经济融资的前途。全球会计标准的理想是,普遍建立的银行都是“通用银行”,这样才可适用同一规则,而在欧洲多种银行系统并存的条件下,这一点难以实现;至于巴塞尔2号准则,它对欧洲中小企业可能不利(因为不允许公共银行向企业提供偏袒性的贷款——笔者注)。欧洲人迟早总会从中找到解决办法。2004年9月欧盟公布修改《稳定与增长公约》计划,例如在经济抵迷时,不宜过于拘泥于财政赤字不得超过3%的规定,这就使公约变得灵活一些,更具经济合理性。同时,欧洲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也在日益走向灵活,例如它对“价格稳定”的定义开始时是0-2%,后来是1-2%,现在则是低于2%,下一步会不会是2%左右呢?

欧洲人确实是在为变革而努力。2004年的德国表现最为突出。在民意调查支持率曾经仅及20%左右的情况下,施罗德总理矢志不移坚持改革。其力度之大,令人注目。例如“哈茨4计划”规定,第一,将现行的失业金与社会救济金合并发放,砍掉部分不合理的补贴。第二,今后失业者必须申报个人储蓄和财产,对拥有较多财产的失业者,国家将不再发放救济或减少对他们的补贴。第三,要求失业者必须接受劳动部门介绍的工作,否则将减少对他们的救济。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估计,启动这项改革计划后,德国大约有27%的失业者将不能享受失业救济,48%的失业者的收入将会减少。德国工会方面估计,今后每个失业者每月平均将减少200欧元收入(比较:德国的平均月退休金约950欧元——笔者注)。因此,这一涉及上百万失业者利益的计划一经提出,立即引起德国社会的强烈反应。2004年8、9月间,德国许多城市每逢周一都有人走上街头,抗议浪潮在巅峰时曾波及全德150多个城市,参与者达20万之众。再如,德国政府在2004年7月提出了取消购房补贴的法律草案,如获议会通过,已经实行了半个世纪的这一制度将宣告终结。根据该制度,国民无论是购买住宅、自建新房或扩建旧房,只要是自用,都可以得到国家补贴。按目前的标准,住房补贴可连领八年,一对夫妇每年可获得补贴2556欧元,每个孩子可获得767欧元。取消后,从现在到2010年德国政府可节省150亿欧元的支出。这块硬骨头是否啃得动,还有待证明。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德国人对改革的认识在提高。民意调查显示,目前80%的居民认同社会改革,尽管他们普遍担心自己的生活水平可能会有所下降,但大都能正视现实,因为德国已经没有其他选择。此外,德国正在从统一所带来的困难中走出来,它的生产部门竞争力在回升。德国乃至整个欧盟的经济前途并不悲观。

总之,欧盟2004年在政治与经济两方面都取得了不少重要的新进展,但欧洲改革与欧洲联合的任务依然任重道远,而这恰恰是欧洲的未来之所在。 (裘元伦)

学习时报 2004年12月22日


裘元伦:中心国家关键产业的转移
裘元伦:欧美矛盾:现实与根源
裘元伦:2003年欧盟经济与货币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