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政策信息
权威论坛
国际热点
经贸动态
法制进程
文化在线
域外评说
我看世界
华人社区
旅游天地
阅读空间
莫言意外获得“军旅文学”奖

    日前,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的第二届冯牧文学奖颁奖仪式上,当颁发“军旅文学创作奖”时,身着便装的作家莫言和另外两名一身戎装的获奖者同时站在了领奖台前领取“军旅文学创作奖”时,在场的人都感到有些意外,而莫言自己也说:“我没有想到我能得这个奖,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惊喜。”

    评委会对莫言的授奖词是这样写的:“他创作于80年代中期的‘红高粱’家族系列小说,对于新时期军旅文学的发展产生过深刻而积极的影响……他用灵性激活历史,重写战争,张扬生命伟力,弘扬民族精神,直接影响了一批同他一样没有战争经历的青年军旅小说家写出了自己‘心中的战争’,使当代战争小说面貌为之一新。”

    毕业于解放军政治学院的莫言,在接受这一奖项时坦言:“我离开部队已经3年了,在部队时并没有写过什么军旅作品,倒是转业后有了创作军旅作品的激情,所以今天获得这个奖我多少有些惭愧。”接着他又开玩笑地说:“或许评委们是为了照顾军民关系吧。”

    的确,许多人想不起莫言的哪些作品可以算做军旅文学。当晚记者就是否创作过军旅作品等话题电话采访了莫言,他对记者说:“我的第二部短篇《丑兵》应该可以算是。”而对于评语中提到的“红高粱”家族系列小说能否算得上是军旅作品,他说:“说它算也可以,说它不算也行。因为它写了战火硝烟,写了抗日战争,而且当时我也是军中作家,如果说它不算,恐怕对评委有些不敬。如果宽泛地看待军旅文学,‘红高粱’完全可以说是军旅作品,从这个意义上讲,得这个奖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和鼓励吧。另外,‘红高粱’也证明了没有战争经历的人完全能写战争题材的作品。”

    自落成之日起就很冷清的中国现代文学馆,这次由于冯牧文学奖的颁奖显得热闹了些。相对于前一段被指责有水分的茅盾文学奖和争议颇多的长江读书奖,冯牧文学奖的评选和颁奖显得简单而低调多了。以已故文学评论家、散文家冯牧先生命名的冯牧文学奖,是我国第一个专门奖励青年批评家、文学新人和军旅文学作家的文学奖项,它虽然不似茅盾文学奖那样深入人心,但整个颁奖过程并不乏鼓号乐队和钢琴的现场伴奏。馆厅内安静的听众中既有袁鹰、徐怀中、陈建功、谢永旺等文学前辈,也有专程赶来的普通读者。

    《江南时报》2001年02月26日

    

相关新闻

参考文献

相关专题

相关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