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安东尼.休斯:奥林匹克教育
中国网 | 时间:2006 年7 月12 日 | 文章来源:北京奥组委

安东尼.休斯:奥林匹克教育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安东尼.休斯:感谢主持人,我非常荣幸来到北京,在今天晚上向大家做这个演讲。我感谢金先生的盛情邀请,也感谢今天论坛的主办人。同样借此机会,感谢这个会的主持人。我尽量讲得简短一点。我感谢大家留下来,等这么晚听我的演讲。这是我今天的话题,我在发表的论文里谈得更加详细,我只是很快的过一下要点。

首先我要讲的奥运会的传统,我的同事们早上讲到传统的重要性。每次看到一个城市的申办文件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不管是夏季奥运会还是冬奥会,每个城市都说宣传自己的传统,其中包括它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经济的收获,还有文化的传统。这些传统都能够帮助我们提供更好的奥运会、组织好奥运会的工作。在我们新南威尔士大学我们做了详细的研究。研究了一些在科研和教学方面的机会,我们可以把这些因素纳入到奥运会和体育的教育之中。首先我要介绍一下我的背景——历史,具体讲是社会历史和体育历史是我研究的重点,我特别是研究现在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并且和我的同事们研究了体育史。在悉尼2000年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有许多的争论,是关于我们对奥运会的参与,在我们的校园里有许多的争议。进来之,我们的一些大学教授大家详细的研究了像澳大利亚人口不是很多的国家的情况,但是我们有四十多个大学,都参与了二千年的奥运会,因为我们离奥运会的会场很近,所以我们的参与情况也很积极,也很充分。悉尼的科技大学也在奥运会的方面起到了重要的参与作用。在大多数学校都发现自己最初的期待比他们最后所得到的要高。因为他们今后应该更好的确定自己的期待值,参与的时候要得到什么。其他的学院也考虑为奥运会提供更多的智力的支持投入。就像我刚才讲到的,许多的赞助商希望通过奥林匹克,利用它作为一个商业的机会。但是如果不了解奥运会,不了解奥运会的政治和文化背景,这些学校就没有办法从中得到自己所期望的东西。比如说可口可乐、柯达等一些大的公司,他们跟奥运会有很长的渊源和历史。因为他们对奥运会很了解,所以能够得到巨大的收益,而对澳大利亚的公司和机构来讲,他们为参与奥运会提供了很大的财务支出,但是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收入。不少大学也是同样的情况,他们在这方面有些不利的因素。

第二,要花很多的时间建立这样的伙伴关系,伙伴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国际奥委会和各国奥委会以及组委会和奥运会的官方赞助商以及其他的利益者之间,应该建立一些必要的联系和安排。很重要的是,大家从拿到主办权到召开开奥运会只有七年时间,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大学也要利用这个短暂的时期,做好决策,参与这个奥运会的工作。而社会的各个部分有可能会对这个观念有一些抵触,一会儿我来解释这个问题。我也需要花很多时间做解释的工作,来说服大众。有的人有一些固有的想法,有一些偏见,对这些奥运会的项目组织也有一些看法。但是我们的一个官员在这种知识的传播和北京的经验交流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付出了很多的辛苦。他们认为,公众的参与、大学的参与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我们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支持。就国际奥委会而言,一旦我们建立了这种合作的渠道,那么国际奥委会就对我们付出巨大的支持。同时国家的奥委会也会会给我们提供很多的支持,帮助举办城市的大学和其他的一些大学,比如巴塞罗那的大学也给予他们很多支持。另外一方面,让以前的承办国大学参与这一的届奥运会的组织和举办工作。我们也希望提供我们从巴塞罗那四所大学获得了需要经验和支持,加拿大和伦敦的大学的一些同事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宝贵的指导。另一方面,中国大学是不是有这样的情况,那就是我们也克服了许多的困难。首先就是大学内部的一些阻力和抵制,无因为这是大学经常的管理方面的冲突和矛盾,就是关于谁应该牵头来承办这项工作等等。有的人认为我们这些教体育史的院系应该牵头,但是有的说其他的院系也应该参与。因为体育还涉及其他的方面,我们愿意吸取其他院系的教职员工来参与。当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大学的学费是免费的,我们的政府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捐助。但后来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也给我们大学的经济和财务情况带来巨大的压力和影响。为了建立一个奥林匹克研究中心,我们需要政府提供一些资金和基础设施,比如教室、电子计算机等等。这种抵制也来自于许多大学的同事,他们处于在学术上对奥运会有一些争议和看法,他们认为学校不应该参与这样的事,而是市政府的事情。对我个人而言,向人民大学和其他大学提供一个建议,我们一定对这种阻力有一些准备,我们要能够说服大家。另一个经验就是像许多的开放大学和我们一样,我们面临媒体的比较,他们有时候会说大学为什么会研究奥委会,他们完全可以把这个钱用到其他的教育上去。我们也在设想如何把奥运会作为教育的一种工具,我们可以想公众证明研究奥运会是非常有好处的。我们同时也拜访了政府,同时政府也对我们进行了一些检查,他们一方面尊重我们的学术自由,另一方面,也会了解我们会在哪方面批评奥运会。政府遇到了一些政治上的阻力,另一方面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他们也对1984年奥运会进行了一些研究,我们在1995年跟他们有一次学术的交流,向他们汲取了很多的经验,他们也曾经参与了亚特兰大奥运会的组织工作。1995年5月份,正好是我的生日,那时候建立了这样一个组织中心,两个目的,促进学术的协调来加强研究教学工作。同时大学也能够为奥运会作出贡献。因为我们不止是成功的举办这个奥运会,同时我们要在工业、商业、政府等等方面的一些项目作出改进,这些问题也至关重要,因为这种投入、研究会涉及很大的支出,作为一个大学,必须在一定程度、一定情况下拿到资金,有的时候你做一些决定需要花时间赚钱,还是要做好这种研究工作。

下面一个方面就是社区的服务,在奥运会之后,我们的这种传统,这种遗产也包括我们收集奥运会的信息和经验,成为宝贵的财富,帮助以后主办城市举办好奥运会。你提供给下一届一些主办城市支持和信息技术的交流。

下面我讲的是关于机遇的问题。四个层面,首先是财政收入;第二,是社区服务,社区服务我们几个层面取得了成果;第三、促进大学的形象,建立和加强新的国际联系,这些都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机遇,无论是学生还是教师都提供了新的机遇。我们提高了课本的质量,也提高了教职员工的质量,为他们提供了发展。我们能够改善他们的教学结构,大家可以参与信息的研究,我们举办了许多国际学生的论坛。他们来自全世界各地,在座的一位嘉宾也是当年来我们那里进行博士学位学习的,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把很多博士生和硕士生集中在一起,帮助他们进行交流,这给他们业提供了一个发展机会。透过我们,也借此机会提供了我们图书馆和研究中心的水平。开发了新的教学材料,我们给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开发新的信息包,在学校里面,在医院里面交给学生、小孩和患者提供CD,让他们了解奥运会。

另一方面,我们还给这些广播公司提供了一些实习生。我们也建立了一个跟媒体和学校之间的合作提供了几百名学生作为实习生,这些学生获得了一些就业前的经历和实习机会。

下面是一些会展公司和广播公司。在我们的研究中,他们涉及不同的学术领域。研究包括咨询,我只要举两个例子。两个当地区域级的政府非常的担心这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但实际上我们的研究工作对奥林匹克和当地的经济带来了很大的帮助,结出很丰厚的成果。这同样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研究奥林匹克现象,本身研究奥林匹克的各个层面,比如奥林匹克的文化、技术、基础设施、融资和历史问题等等。作为发展我们与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关系的一部分,建立这种研究也是非常重要的,他们也非常支持我们研究这种工作,他们也提供给我们很多资源。另外一个重要方面,参与国际奥林匹克的学术研究和学术届的交流,这对我们来讲也非常重要,我们吸收更多的参与,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把他们请到澳大利亚来给我们提供支持,这也是很有帮助的。我们建立了一个中心,搜集各种研究的成果,他们在开展各种研究工作,那么在奥林匹克研究中心这样一个旗帜和机构之下进行不同的研究,动员各种各样的学术力量,我们有不同的人员参与到许多方面的学科领域工作。研究的另外一般方面,我们向所有的奥运会的利益相关者敞开了大门,使他们能够参与到我们的研究工作当中。比如说官方的赞助商等等,在社区方面,我们与媒体开展了一些论坛的工作,每三、四个星期媒体人员来到大学跟我们讨论,把这些讨论结果呈现给公众面前,这非常的有帮助,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争议的问题,有些我们做得不好,我们会受到外界的评论,跟公众进行交流,。在这些项目上,我们开展了更加广泛的活动,我们为奥运会提供了一些语言的服务。因为悉尼本身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城市,在那里大致有四十多种语言,我们能够吸取这种优势为奥运会提供更好的语言服务,同时也提供一些医疗和卫生的服务。这样也回应了一些人对原住民受奥运会影响的关注,我们提供了一些非常专业化的工作、一些目录,为澳大利亚和希腊的媒体提供了一些指南、日程表,使他们更好的评论这个项目。同时我们也在社区的一些报刊,每星期发表一个评论员的专栏文章,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也举办了奥林匹克的文化节、文化周。

下面要谈的合作并不是大学,同时这也是一个我们需要大量资金的帮助,学校对此也是无法拒绝的。我们的校长,建立了一个在奥林匹克体育馆设立了一个捐款箱。这使我们遭到很多的批评,因为有些研究人员正在争取钱来开发教材等等。但是,我们在跟其他的大学相交流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也与其他的学校、机构建立了一些交流的协议,这也需要一些支出。在此之外,我们也要继续保持这种奥运会期间建立起来的大学之间和其他机构之间的关系。在2004年我们的中心就关闭了,大家逐渐对奥林匹克失去了兴趣,关注期已经过去了。在这些举办城市,我们在最初可能会给大学提供一些资金,因为那时候大学非常愿意和组委会合作,承担他们的各种任务。那时候大学也有一些资金做这方面的事。但是在资金方面,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支持,在国内合作方面,实际上在教育方面,这些大学和主办城市有一些竞争的方面。比如在争取留学生方面,也有一些比如是敌意。一些其他的大学跟我们之间合作也需要得到加强,学生的机遇这方面,我们要讲的是建立奥林匹克研究中心,可以给学生带来更多的实践机会。

我举几个简单的列子,首先是我们在不同的领域需要一些专业化的志愿人员。比如讲不语言的学生、医学院的学生和其他领域有不同专长的学生,我们要从不同的领域里聘用这些志愿者。这种志愿的工作给学生提供的一个长期的就业机会,有一些学生可以利用在奥运会期间的就业经验,帮助他们更好的就业。NBC为奥运会的场馆和学生宿舍提供了一些技术,有些做普遍志愿者的学生得到了一些就业的机会,使他们参与这种活动,更多进行奥林匹克的研究,这个对他们也是一个启发。我们还有一个叫“ 搜卡”(音译) 在这个项目里运动员可以建立自己的网站,和邮件地址,可以跟自己的支持者进行更好的联系。我们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些办公室,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种经验。这样,我们可以组织一个专家小组,来接大家的电话。回答和提一些问题。这样,我们就设立这样一些呼叫中心来回答公众的问题。在亚特兰大的经验中,我们也发现在媒体方面我们建立了一些研究中心、媒体中心、图书馆。

最后我要强调一下,这就是我们的传统和经验。在过去几年中,在各种出版物上等我们都讲了这样的话题,从这个角度我们做了这个分析。在大学参与奥运会的方面,我们的组委会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们需要的传统和经验都可以通过一些图书、设计等等加以传承。从学生的角度来看,他们有很积极的评价,因为丰富了学生的支持,给他们提供了就业的机会。世界上有一些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也一直能够持续下来,比如巴塞罗那独立大学做了非常成功的工作。还有一个德国和法国大学也建立了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做一些研究工作。但是成功的存续下来是非常不容易的,比如我们的大学里面的奥林匹克中心就没有能够持续下来。因为资金是一个重要问题,我们需要能够有一定的收入,这样才能支持我们的研究工作。在很多的情况下,我们只是一个研究中心。在奥林匹克举行期间,我们能够收到一些资金,后来没有资金我们就关闭了。相应的,我们搜集的一些知识和经验就丧失了。洛杉矶、巴塞罗那是非常成功的经验,比如说洛杉矶支付了巨大的资金,他们有了七亿的盈利,这是一个巨大的资源给学生们提供了许多的机会。有一个网站可以了解许多研究成果,那上面有各界奥运会的官方文件、出版物等,都在网上有记载和发表。他们投入大量的资金来保护这个奥运会的知识财富,在其他的重要的体育盛世也吸取了奥运会组织的在线的经验。在巴塞罗那研究中心,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想在人民大学的奥林匹克研究中心,目前为止做得非常成功。就像前几个发言人讲到的,奥运会举行的两个星期在城市的历史上会是一个亮点,大家要在考虑到在奥运会之后做什么的时候,大学就能够更好的参与奥运会之后的城市发展。因为你们积累了巨大经验、财富,你们可以使用这些财富来帮助城市的发展。奥运会的组织和筹办的经验,包括了申办期,在奥林匹克申办成功之前我们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还有筹备期和举办期,在这期间我们做了巨大的研究工作。来研究奥运会对城市、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对未来的十几年的影响。我相信在这一方面,研究机构是大有可为的。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