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欣赏萧红故居
綦珊

    走出我的城市,选择一处更小更旧的院子,选择一个并非久远的过去的人聚一次,这一行,这个开始,显得很仓促,甚至有些狼狈,但也默默地流露直至洋溢它的别具一格。

    我说的是“萧红故居”。

    我做好了足够的准备欣赏这个居所,也许更像是要鉴赏。我的确想知道这个女子究竟是怎样的成长和经世,也确实想知道在这个不达贵的又富足的地主家院中,她怎样选择和塑造了既不是清高典雅又非沧桑透彻的超群。可我也完全没有想到,这“故居”的随便和破旧使我融解了,就像来做客,只是随心情平平地来走访。

    “故居”中间是一排套屋,前后都是院子。一进大门的前院,已经有现代的花坛、雕像、藏书阁,还有收票处。那就像一个序言。套屋是熟悉的,东北的炕,满清的桌,西洋的梳妆台,传统的墨宝,最引人的虽然是那不成文学的简介,但那其中含有的内容介绍是唯一带有怀念和人气的东西。那些文字不停的让人在脑中想象构画属于那个时代和世界的故事,不停的让人牵起书着里的属于生活和真实的片段:“原来她睡在这儿”,“原来她这样梳头”,“原来她喜欢这个”,“原来她和她就在这聊天”……原来,我们和她就是在这里遥望,彼此交换了一下浅浅的、沉沉的微笑。

    后院的花草很高,在我现在的记忆里似乎高过人头。可能是余日的原因,院子有古老咸旧的颜色,有些像过去的老照片。说实话,我喜欢这儿多一点。一开始就这么感觉到了。

    院子里已经没有旷地,全是小径,是横七竖八斜躺在花园和高树中间的小道罢了,很有味道。我每一条都走上一段。花草掩映了几间房子,上着锁,破着窗,里面是煞风景的废物,但外面的墙上确是挂着当年感人的故事:“长工的爱情”在这里艰辛、伟大的演绎,很美!还有些不规矩的月亮石门,竟然又套出这么多七七八八的小院子,我不及看,只顺着尾墙,在青石和花草间回眸,这种方式是最好的。

    我看了很久,迟迟不肯离开,但我拗不过催促,尤其是夕阳的邀请。我,走回去,看到这院子的名字和身份:“后花园”。

    原来这就是“后花园”?!我无法相信,也无法不相信。它,应该不是这样,又应该是样……我哑然失笑。习惯的抬头望天,忽然有种幻想,她在天里看我,看她的后花园,就像我频繁回首一样,她也在回眸,也许不仅仅是在天上,甚至在她离家的途中,奔波的人生中,或者还有日本的海滨,最后一定在香港浅水湾边,在她的角落里守望和翘望着后花园里的一草一木,春华秋实……

    我真的只记住后花园的感触和棱角,换句话说,只有那方方的后花园“依旧”,虽然属于萧红的大倭瓜、小黄瓜早已换作花木,但依然可以嗅到那已古老却清晰并香甜的味道,或者还有祖父长胡子里温馨而有些老朽的微笑。

    带着阳光色彩的人却总是有如许多坎坷的人,这便是在一生中就存在的轮回:童年的欢乐与落寞的黑色遭遇后重新复燃在黑色的墨痕中,她笑得有点黯然,却清楚、坦然。

    我终于明白,因为萧红在这里,所以我来了。

    “终于有一天,我骑着一匹白马去唤醒沉睡着的公主,她在城堡里为着这一次相遇静静地,静静地守侯了不知多久。……”

     中青在线


图片欣赏:夜幕下的哈尔滨
图片欣赏:哈尔滨索非亚教堂
[韵味]牡丹江温柔逼人
中俄界湖--兴凯湖(图文)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