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天赐太阳岛(图)

       



        松花江北岸上的太阳岛,虽然同属哈尔滨这座城市,但它总是矜持地与繁华的城市中心保持着一段距离,保持着一种天籁的品格、幽思的个性、潇洒的风貌与超凡的神韵。特别是在夕阳西悬、霞涛万顷之际,看客们从南岸隔江望去,在那轮巨大血红的夕阳之下,太阳岛神奇得如同熔化了的玛瑙泼的,与偌大的天宇瑰丽地融为一族,不分彼此。此时此刻的松花江,成了一条闪烁着亿万颗宝石之光的金色逝水,与舟帆、翔鸥、岛屿构成了一幅人间奇景。

       “太阳岛”不仅是天赐之名,也是一个充满着美学与哲学意味的神奇箴言。因此,多少年来,太阳岛始终是哈尔滨人心灵的圣地,精神的憩园,想象与遐思的翅膀,诗歌与爱情的乌托邦。于是,到松花江边观赏太阳西浴的壮观景色,就成了这座城市市民最神圣的享受和圣洁的精神洗礼。中外的伟人、名人,在途经这座城市的时候,也同样会站在江之南岸,凭栏远眺这一人间圣景,默默无言地放飞自己的心语,感慨一个民族的卓越品质和大自然的神工鬼斧。这些人当中有周恩来、刘少奇、瞿秋白、邓颖超、罗章龙、李立三、朱自清,还有悻悻离哈的学人胡适先生……

       太阳岛上从来绝少宗祠庙堂、名人墨痕之类。这正是她的特别之处、不俗之处,更是她的天籁品格之一。太阳岛从一开始就呈现出了开放的姿态和包容的品质。她虽然不是名山名刹,但她却是大自然的一个缩影,本真地沟通着普通人与上苍的感情。她的风情是自然的风情,她的魅力是自然的魅力。因此,她不仅构成了这座城市的精神,而且又赋予哈尔滨人以清新之风、活力之风和超凡之风。

到哈尔滨不看太阳岛的落日景观,终是一桩绝大的憾事。

       年轻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去江边观看岛上盛景,江上落日。我也曾多次过江到太阳岛上休息。偶尔也坐在那个中型客轮似的江上餐厅里眺望着隔江的城市。当年,那些旅居哈尔滨的外国侨民避暑度假,就坐在这个江上餐厅里,一边喝着冒着白沫子的乌鲁布列夫斯基生啤酒和梭忌奴牌冰啤酒,一边欣赏在江面上远行的客轮和驳船,欣赏着从江南亚道古布鲁水上餐厅出发的千帆赛艇(后改为游艇俱乐部)。岛之东侧,是那座将自己的影子倒映在江汊之中的尼古拉教堂……

       每年的秋日,再忙,我也要过江去太阳岛一次,在那里选一静处小坐。一脸怡情,仰头追看天上南飞的雁阵,目送大江之上的千里帆樯。或者沿岛缓缓踱步,观赏秋之下的树木花草。偶尔,也能看到一位身着那种米色的、全英式猎装的炮手,带着轻快的猎狗从我身边神气地走过。夕阳金灿灿的,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准备夜钓的渔翁正在收集柴草,以备在夜半三更时笼火驱蚊、取暖。荡在江汊中的舢板已成黑色的剪影了,夏季的绿色也变成了老紫与杏黄。身置其中,心置其中,花香袭人,草气袭人,阵阵簇簇,姹紫嫣红地泊入心界,再由双眸漫至寥廓的西天,那一刹那,让我顿然悟出,太阳岛所以谓之为人间仙境,其实尽在一个“静”字上,静思与静境才是人间的极品,才是人生莫大的享受。(阿成)

              《人民日报》


太阳岛冰雕欣赏:天坛
太阳岛冰雕欣赏:长城
端午节,相约太阳岛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