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柳荫蝉鸣话胡同

几十年前,寓北京的人,都不会忘记柳荫蝉鸣的夏日胡同小景。清晨,胡同街头有拿着鸟蹓早的有叫卖豆汁、杏仁茶、油条的,肩挑卖菜与推车送水的,也开始了一天的活动。中午,烈日当头,街上人很少,只有柳树上“吱吱”蝉鸣和树荫下卖冷食的“叮叮嚓”敲冰盏之声,组成一曲街头小唱,娓娓动人。傍晚,街头巷尾乘凉者多起来,他们坐在小板凳上,挥扇拂暑,聊天品茶,藉以消除一天的疲劳。

记得在乘凉时,有一老人曾经考我:北京城有四条胡同名,谁最重、谁最轻、谁最黑、谁最白?我一时无以对答。老人笑曰:“铁狮子”胡同不最重?“灯草”胡同不最轻?“煤渣”胡同不最黑?“干面”胡同不最白?我听后捧腹大笑。

北京胡同名称,可谓五花八门。有的胡同名称很俗,诸如“小哑巴”、“羊尾巴”、“猫耳”、“臭皮”等;亦有极雅者,如“百花深处”、“什锦花园”等,听来令人悠然神往。相传“百花深处”这条胡同,在明万历年间,有张氏夫妇在此一带种菜为业,渐有积蓄,遂养花开石,终成一景,胡同就由此得名。许多胡同的名称是有来由的,“铁狮子”胡同是因明代田弘遇故宅门前的“铁狮”而得名,“顺城根”、“宫墙夹道”等胡同是因胡同所在的环境而得名。明代定都北京以后,不少王侯府第所在,成了胡同的名字。如定国公徐增寿(徐达之子)住过的街道,名为定府街(即现在定阜大街),武安侯郑亭所住的胡同名为武侯胡同,后被讹为武王侯胡同等。而方家胡同、史家胡同也是因住户的姓而得名的胡同。

北京的“胡同”一词大约起源于元代。元曲中,描述两军交战的情景时,有“杀出一条血胡同”的词句。杂剧《沙门岛张生煮海》里,张生问梅香:“你家住哪?”梅香说:“我住在砖塔胡同。”她说的是句玩笑话,却证明胡同在元代是街巷的称呼了,而砖塔胡同迄今已大约有了八百年历史。

关于胡同之称的由来,过去已有不少考证。明代《宸垣识略》中称胡同为“衚衕”。据《宛署杂记》云:“‘胡同’本元人语,字中从胡、从同,盖取胡人大同之意。”又有人认为,胡同之称源于蒙语,是蒙语“浩特”的音转,“浩特”乃蒙语中城镇之意。

中新社


揭秘总布北京胡同六百年变迁(图)
《北京的胡同》深情记录北京胡同整体风貌
神秘的穿街小箱 进里昂胡同要输密码(图)
[异域]里昂的迷宫胡同
春寒胡同——北京旧城改造(上)
胡同保卫战
欧洲的古迹与北京的胡同
[都市]老外的胡同生活
[旅途]千里千寻 北京胡同
四合院 中国的盒子
乔得龙笔下的北京胡同(图文)
胡同的沧海桑田就这样结束吗?
胡同的沧海桑田就这样结束吗?(下)
“老北京”的消失
后海 北京最后的怀旧图景(图文)
洋人眼中的北京城
到北京 逛胡同
留住北京的胡同
到北京逛胡同去
北京的胡同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