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政策信息
权威论坛
国际热点
经贸动态
法制进程
文化在线
教育广场
科技长廊
军事纵横
域外评说
我看世界
华人社区
旅游天地
阅读空间
恋爱季节去上海


    恋爱是人生最浪漫的,既然浪漫,最好到水边谈恋爱。以前上海的黄浦江外滩,是最浪漫的谈恋爱场所。江边的护墙就叫情人墙,曾经有千千万万对恋人在此依偎,定下了终身大事。

    曾几何时,上海外滩的情人墙变漂亮了,恋人们却很少来依偎了。主要因为当年月朦胧鸟朦胧的地方,如今是灯火辉煌彻夜人头济济,情侣们在人潮里手拉着手走路尚且困难,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相依相偎甚至亲密接触,岂不成了恋爱公演。幸好随着浦东的开发有了滨江大道。滨江大道的灯光不像浦西张扬,星星点点就像咖啡桌上的烛光。坐在临江的椅子上,比当年靠着情人墙一站好几个小时要舒服得多。

    在幽静的滨江大道,对对情侣都是天幕下的一道道风景,衬着朦胧的灯光,融入背景就像水墨般写意。只是江边风大,当心在“给我一个吻时”变成了“一个喷嚏”,许多时候还是手拉手走几步来得保险。不知不觉地往前,发现灯火倚天照彻,已到了巍峨天柱似的金茂大厦底下。想进去看看是早已许了愿的,更何况里面的咖啡馆无数,应该泡杯咖啡滋润一下爱的干渴,有了咖啡馨香的氛围,浪漫自然伴随音乐而生。干脆就上88层吧,哪怕为了“亲爱的”打个喷嚏,也会声震大上海的。

    也有聪明的恋人主张上和平饭店泡咖啡馆的。他们坚信经典爱情在上世纪的30年代,因为怀旧的爱情最浪漫。恋人们就不约而同地寻找30年代的道具,用以点缀出多一些浪漫。比如当年的留声机、当年的墙壁和当年的烛台,有了这些老古董,可以将70年前的爱情挪移到现代生活中来。是的,和平饭店既有旧摆设,也有贯穿古今的精致:精致的杯碟,精致的台灯,符合大都市恋爱着的人们的精致。相信置身在精致的环境里,再借助灯光的朦胧,可以掩盖身上许多后现代的酷状,让些许怀旧的温馨,发酵成有过70年积淀的酒香,让腾腾袅袅的咖啡热气,滋生成浪漫的氤氲。当然,没有经济实力,普通人想新时尚就只能是个愿望。为此,许多恋人还是明白,一个染着红发抹着黑唇的人,即使穿了旗袍唱起“四季歌”,终究成为了此刻彼时“花样年华”的角色。

    许多情侣当然很清纯,他们坚持要去情侣街。上海的情侣街有两处,一是东平路与桃江路,另一是控江路。

    东平路与桃江路,是两条弧形的街两头相交,曾是法租界,又是领馆区,总有着一种根深蒂固的欧化风韵。相交的两头都有个小小的街心花园,有3株夹竹桃和一座雕塑,衬着耳旁几声知了的嘶鸣,几分慵懒的气息扑面而来,却恰恰点出了这儿的魅力所在,大概可以称之为“低调”或“内敛”吧,被选为情侣街一定与这里不通公交车有关。两条路相比,桃江路更“纯粹”一些———没有霓虹招牌、灯红酒绿,连路灯都是老式的很清淡昏暗的那种,马路安静得可以听见树叶的沙沙声,除了偶尔有辆自行车经过,简直就像有个天然屏障把世间的喧嚣阻挡在外。这淡淡幽幽的感觉,配上情侣们缓缓的脚步和呢喃的漫语是再浪漫不过了。东平路就显热闹一些,多了不少餐馆。但与衡山路的张扬外露不同,不少餐馆本身就是一幢旧上海的花园别墅,掩映在庭院中,显露出沉郁的贵族化的气质。像东平路1号的席家花园,这座独立欧式别墅是原国民党中央银行行长席德懿的府邸,始建于1913年,木质楼板、墙壁无不透出往昔豪宅的大气。还有衡山路口SaSha's,黄色的灯光和露天花园内烧烤时的笑声,让人闻声而至。在这样的情侣街闲逛显然太说不过去,进去消费的话是要花钱的,万一钱不多,那就浪漫不起来了。

    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控江路也成了大杨浦的情侣路。与桃江路不同,这里的恋人们是不会作秀的,他们同控江路一样质朴。他们不需要以书为道具,也不必熬几个晚上背几首诗去取悦对方(因为桃江路的东侧有普希金塑像,有恋人就翻看普希金的诗以增加话题)。他们的举止可能是冲动孟浪的,一激动男方可以把女孩紧紧搂在怀里让她透不过气,女孩也不会庄重得像个老处女,她会主动要求男孩的亲抚。如果不高兴,他们会抛弃所谓的体面和礼节,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吵嚷,其中可能会夹杂几句粗话。在控江路上恋爱还得防备那些顽童,他们会躲在墙角或树后偷窥,待你们渐入佳境,他会一颗石子扔过来。哎,浪漫的感觉全没了。

    有些恋人干脆去了红茶坊,说那里的茶喝得明白,话也讲得明白,如果说到投情处就展望婚姻,如果话不投机或是提出好聚好散,也可激情上来淋一杯红茶清醒清醒。传说曾经有一对情侣在一个红茶坊里说分手,女子曾将一杯茶泼向男子,茶渣子沾了他一头一脸。因此,许多喜欢怀旧的恋人为了分手还是去了红茶坊。在茂名路,有个叫“旧吧”的,既是牵手的好去处,又是分手的老地方。“旧吧”当然不是旧上海的那种“旧洋玩艺”,而是张爱玲笔下的旧式大户人家的“旧精致”。恋人自然知道,新时尚的本质,就是坚实的物质基础,许多大众美人老大嫁作商人妇,爱情的美巢总得基于坚实的物质基础。有了物质基础,谈论分手也会理智一些,因为物是人非总有一点满足,会让情绪克制许多。如果此刻不想再恋爱,那就去“旧吧”谈分手吧,不要再上楼观看与己无关的收藏画长廊,甚至走出大堂对老式煤油灯不看一眼,一甩彩发飘然而去,将门槛边过去现在的自然苍凉还给旧吧。这也是十分洒脱的爱情终结,这样的终结写意而且浪漫。

    

    《中国旅游报》2001年8月31日

    

    

    

    

    

相关新闻

参考文献
相关专题

相关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