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医生,治愈自己吧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2月8日一期文章 题:医生,治愈自己吧

    农村地区的医疗保健制度一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自豪的成就之一,但近几年里,负债累累的乡镇政府让成千上万所医院倒闭。在其它大多数医院,急于弥补开支的院领导迫使病人支付高昂的费用,使越来越多的人无力承担治疗费。私有化是中国应付疑难问题时常常开出的一剂药方。它能解决问题吗?在容忍了大量医院私有化后,政府如今表示了认可——不过要有一定限度。

    如果上级能够下达更明确的许可令,很多农村县市会乐于批准医院私有化。卫生部被迫表明立场,去年12月下达了一项指示称,尽管农村地区欢迎各种所有制的卫生机构,但每个乡(镇)都应有一所由政府主办的卫生院。这使私有化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因为大部分乡镇本来就只有一所卫生院。

    卫生部官员张朝阳(音)说:“如果(私有化的政策)过于灵活,就会造成太多的变化。这将很难控制。”政府最大的忧虑是,在为了从更有利可图的治疗患者中赚钱的浪潮中,打预防针、发放抗寄生虫药物和医疗咨询等预防性保健措施可能会被搁置。

    问题在于,把医疗保健交给政府也同样充满危险。官方媒体说,大约70%的乡镇医院在亏损经营或处于破产边缘。一位卫生部研究员说:“在我进行调查时,县镇级的政府官员说,卫生院根本算不上什么卫生院了。它们并不卫生,而且设备陈旧,差不多什么病都治不了。”当乡镇医院挣扎着维持生计时,预防性保健已然被忽略了。

    一个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法是给予乡镇更多资金用于它们的卫生设施。但在预算赤字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中国不太可能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卫生部门。据世界卫生组织称,卫生经费占政府总开支的比例从1995年的15.5%下降到了2000年11%。即使在那些能用赢利的地方企业的税款补贴卫生经费的乡镇,收效也是参差不齐。正像城市医疗费用因腐败而在最近几年里飞涨一样——如今重病治疗通常都需要用重金贿赂——违法行为也同样扭曲了农村的医疗费用。

    或许至少是让私人更多地参与经营,可能会带来不少好处。

    参考消息2003年2月14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