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陈赓相识在战场

    

    照片说明:1950年夏,陈赓(右三)在越共中央的秘密营地(越南太原附近)受到胡志明主席(中)的欢迎。左二为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

    [越南]武元甲大将 殷志祖译

    编者按:今年2月27日,是陈赓同志诞辰100周年。1950年,陈赓同志作为中国军事顾问团成员被派往越南,帮助越南抗击法国殖民者,与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大将结下深厚友谊。本文是武元甲大将撰写的缅怀陈赓同志的文章。

    1950年春,在越南抗击法国殖民者的边界战役中,我认识了陈赓同志,并和他一起工作,而胡志明同志早在1924年底就已认识了陈赓(注:大革命时期,胡志明曾化名李瑞,任孙中山先生的苏联顾问鲍罗廷的秘书)。他说,那时的陈赓是黄埔军校的一个年轻、聪明、活泼和非常能干的学生。

    胡志明点名要陈赓

    越南在“八月革命”胜利后的5年时间里,一直独立抗击帝国主义和反动势力的围剿。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后,胡志明主席于1950年初才有机会重赴中国。

    胡(志明)伯伯到北京与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见面时,他们告诉胡伯伯,毛泽东主席将在苏联会见他。

    在莫斯科与斯大林、毛主席会晤时,胡伯伯建议苏联为越南提供10个步兵师和1个高炮团的装备。斯大林说:“越南的要求不高,如果苏联和中国分工,一定能满足越方要求。苏联当前对东欧国家还存在许多忧虑,由中国先向越南提供援助。中国没有的装备,可以先将苏联提供给中方的装备援助越南,然后再由苏联偿还中国。”斯大林说:“中国不会有什么损失,因为援助越南的装备是旧装备,而中方将获得苏联偿还的新装备。”

    毛主席说:“越南需要10个师的装备抗击法国殖民者,目前须在越北方首先装备6个师。越南可以立即派人前往中国领取武器装备。广西将是越南的直接后方。”

    返回北京后,胡伯伯建议中方选派顾问帮助越南,并表示希望陈赓同志前往。中方回答说,陈赓同志已分配了其他工作。但胡伯伯说:“这是第一场大战役,希望你们准许陈赓同志前往越南。”

    中方很快同意了胡伯伯的建议。1950年4月,越南308师两个团到达云南。接着,312师的一个团前往广西领取武器。同时,中方也将部分武器紧急运送到高平,装备正在战场上对付敌军的其他两个团。

    胡志明说,此战只能胜,不能败7月初,越共中央常委决定集中主力部队在高平—谅山一带展开边界战役。许多人建议在主力部队精力充沛时,将攻打高平市作为首场战役。

    7月底,胡伯伯亲自到前线指挥。除了中国的军事顾问团外,胡伯伯还邀请陈赓同志参加。胡伯伯说:“这场战役非常重要,只能胜,不能败。”

    在去前线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我觉得将高平市作为首场战役的突破点有些不妥,因为高平市由两个欧非(欧洲和非洲)雇佣兵营驻守,但我方部队从未攻打过两个雇佣兵营的阵地。如果这场战役不能取胜,那么我方最优秀的团可能遭到重创。

    8月3日,我到达指挥所。黄文泰(时任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向我报告说,指挥所正在紧急完善解放高平市的作战计划。参谋机关已在沙盘上初步明确了任务。一些干部正为选择高平市作为首战目标而焦虑不安。

    我决定直接赴实地侦察。在实地侦察后,我更加坚定地认为不能选择高平作为突破点,最好的办法是攻打东溪(位于高平、谅山之间)。我将该建议提交作战党委讨论,党委成员一致同意。然后,我们给胡伯伯发了电报。几天后,收到胡伯伯同意攻打东溪的回电。我们决定召开扩大会议,贯彻新的作战方案。

    8月12日,到广西的陈登宁与中国军事顾问团返回越南。顾问团的成员包括韦国清、梅嘉生、邓一凡等同志。

    召开扩大会议后,我会见了顾问团。

    韦国清同志是兵团司令,比我大几岁,诚挚、稳重。我呈交了战役准备情况。韦国清同志认真倾听,但没有立即发表意见。他说,等陈赓到达后,再发表意见。

    9月9日,作战党委和指挥部召开会议,最后通过了攻打东溪的作战计划。

    在上午工作快结束时,接到胡伯伯到达左菲子的消息,我立即拴好马去迎接。到指挥所后,我向他报告了作战指挥部的决心,胡伯伯完全赞同,他说:“东溪虽不大,但非常重要,失去东溪后,高平的敌人将更加孤立。敌人不得不派援军,我们将有机会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胡志明称陈赓“阿东”

    晚上,胡伯伯和我会见了陈赓。

    胡伯伯说:“陈赓同志是一名优秀将领,曾在万里长征中指挥过多次战斗,常常是哪里有困难,就到哪里接受任务。我们要认真采纳他的意见和学习他的经验。”

    陈赓当时还未满50岁,身材魁梧,肤色白皙,戴着一副白框眼镜,表情严肃。

    在相互介绍后,胡伯伯说,从今以后须保守秘密,称陈赓为“阿东同志”。

    陈赓问我:“听说武总指挥会说汉语?”我说:“我小时候学过,只会一点点。”

    “你知道胡主席为何给我取了‘阿东’的名字吗?”

    我微笑着表示不知道。

    陈赓说:“还是黄埔军校学员时,我非常调皮。陈字的一边是‘耳’旁,去掉‘耳’旁就是‘东’字。到越南后,我被胡主席‘揪掉了耳朵’!”

    胡伯伯和我都笑了。

    陈赓同志接着说:“到达越南之前,我查看过法军的分布图,认为没有行军道路。但一个月后,行走了数百公里,仍觉得宽阔平坦。有集市的地方,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我问:‘距离敌人还有多远?’带路的同志说,‘10公里’。”

    我打开地图,介绍敌情和我方参战力量,然后陈述了作战方案以及把攻打东溪作为首场战役的理由。陈赓同志看着地图,在了解了敌军的兵力、地形和防御工事后说道:“我认为胡主席和作战指挥部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在这场战役中越南的兵力不多,通过攻打东溪吸引敌援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攻打蒋家王朝军队中常用的‘围点打援’战术。越南应多运用这种战术。攻打东溪将消灭敌军有生力量。武总指挥打算在东溪战役中投入多少兵力?”

    “防御之敌有1个营。我方将投入9个营的进攻力量。这是我们首次在一场攻坚战中使用如此多的兵力。”

    “也不算多,等到东溪之敌被消灭后,再根据敌人的反应情况而定。我相信有胡主席在场,战役一定能取得胜利。”

    首战大捷16日早上,战役打响前,胡伯伯和我提前起床,来到观察台。

    6点整,我方炮兵开始向敌军主要阵地发起进攻。战斗打响了。

    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昼夜。由于敌人的顽强抵抗,进攻的先头部队虽占领了一些目标,但无法扩大战果。

    陈赓同志说:“不应使战斗时间拖得太长。”胡伯伯也强调:“不论遇到多少困难,首场战斗一定要取得胜利。”

    作战指挥部命令东溪战役指挥班子整顿部队,坚持战斗到18日早上,直到东溪战役取得完全胜利。

    在解放东溪两天后,敌人向高平增派了1个营,向七溪加强了1个伞兵营。

    一周后,我们未发现敌人的变化。后勤机关报告,如果等待时间延长,可能没有足够的大米和食盐供给,另外,部队呆在潮湿和蚊虫多的森林里,体能下降。

    陈赓同志说:“武总,你看怎么办?”

    我说:“应该再坚持一段时间。”

    胡伯伯和陈赓同志表示同意。陈赓强调,要利用好主力部队,打击敌军援兵。

    10月1日,我方发现敌人的勒巴日兵团(含4个营)自谅山出发,经七溪抵东溪。总部命令部队立即抓住战机,分割击溃敌军。

    10月4日中午,得悉敌萨克东兵团撤离高平南下,并获悉萨克东和勒巴日两部将在西谷舍会合,总部命令各单位抓住机会,对敌人进行包围、分割并逐个歼灭。

    10月8日上午,勒巴日和萨克东兵团被全歼。我方开始包围并准备歼灭七溪之敌。

    敌人开始全线撤退,我命令部队继续追击到达先安之敌。这时,陈赓同志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战役已取得巨大成功,我方应确保战役的圆满胜利。陈赓已经指挥了许多大战役,在这方面有经验,因此我同意了他的意见。

    各单位的同志都集中到指挥所,进行战役总结。中国顾问团参加了总结。总结会上,陈赓同志发表了意见,高度评价了边界战役,提出战役成功的主要原因,指出了一些重大教训。

    此后不久,我们得到毛泽东主席的贺电,称赞“年轻的越军,一鸣惊人”。

    会后,陈赓、韦国清同志和我在高脚屋内围坐在一张地图旁边进行交谈。陈赓同志说:“这次战役,越南部队歼灭和俘虏敌军约8000人,重要的是全歼了法军最精锐的5个雇佣兵营。”

    陈赓同志接着说:“若连续打赢像此次战役的3场战役,那么大约在一年后就可以打到河内。”陈赓同志回国前对我说:“战役取得了巨大胜利。今天和明天,越南军队南下,我想请武总去广州玩几天。”

    “我正准备新的作战方案。我希望不久后能到北京同你见面,咱们一起去参观万里长城。”

    与陈赓同志结下深厚友谊

    此后,陈赓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赴朝鲜作战。一直到北方完全解放,陈赓同志才又来到越南。到河内时,他满脸都是被凝固汽油弹灼伤的痕迹。

    胡伯伯亲切接见了陈赓同志,并与他回忆往事。我陪同陈赓参观了下龙湾,共同研究了从越北、西北到平原、沿海的地形,交换了许多有益的看法。

    1955年,我到北京办事。陈赓同志同中国国防部的领导同志一起到机场迎接。他穿着解放军的正规军服,佩戴着首批授予的大将军衔。他陪我参观了北京有名的紫禁城,并带我拜访了他的家人。

    1957年,趁我到中国办事之机,陈赓同志带我参观了他任院长的军事工程学院,观看了基层训练。他建议我们派干部到该学院学习,培养正规军队的重要专业人才。之后,他带我观看了哈尔滨的冰上表演。

    每次到中国,我几乎都去探望陈赓同志及其家人。他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他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将军,一位富有国际主义精神和意志坚强的革命战士,一位忠实、亲切、重情谊、充满乐观和热爱生活的人。他是越南人民军的伟大朋友。

    1961年3月16日,陈赓同志心脏病突发,永远离开了我们,我感到十分悲痛。我永远铭记和珍惜陈赓同志的恩情。值此陈赓同志诞辰100周年之际,请允许我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对越南人民的帮助表示真诚的感谢,向曾在越南民族解放斗争中帮助过越南人民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同志们表示慰问和感谢,并向陈赓同志的家属表示最亲切的问候!▲(照片由陈赓同志的女儿陈知进提供。)

    


陈赓(右)和胡志明在一起

    《环球时报》 (2003年02月24日第十版)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