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在中国看摇滚演唱会

    英国《卫报》2003年3月24日文章:来自天津的E-mail(作者:大卫·马什/David Marsh)

    方芳(音译)是一个21岁的女孩子,她生活在天津,正在上大学攻读建筑学学位。和其他许许多多的中国青年人一样,方芳非常喜欢西方流行音乐,她收藏了很多CD唱片。对于中国学生来说CD唱片并不很昂贵,几乎每个大学生都会有几张。在天津的音像店里,他们只用花大约30元人民币(约合2.50英镑)就可以买到一张正版CD。这个价格符合中国音像市场的情况。在中国,如果购买一张盗版CD只要十块钱。虽然这些盗版CD上圆孔的周围也印上了“接受授权”字样,但是粗劣的灌制工艺使很多盗版CD根本无法播放。正版产品凭借低廉的价格和良好的质量赢得了市场的尊重。

    与CD唱片的红火不同,现场音乐则是另一回事。天津市是一个拥挤的中国北方工业城市,在北京东南100千米的地方,拥有950万人口。但是天津的夜生活和娱乐业都不很发达。晚上年轻人和大学生们最主要的消遣就是到阿里巴巴这样的酒吧里打打牌、喝喝酒。所以当天津学生们听说Suede(山羊皮)乐队的亚洲巡回演唱会建在北京举行的时候他们激动万分。方芳最喜欢的是饶舌音乐,尤其是埃米纳姆,但是Suede这支老牌英国摇滚乐队对她也有着足够的吸引力,因为她以及其他很多天津青年人从未现场经历过西方摇滚乐队的演出。

    方芳很想到北京参加Suede的演唱会。从天津到北京的交通很方便,搭乘双层的城际特快列车只需要1个小时多一点就可以了。但是买到演唱会门票却是非常困难的。方芳打电话询问了演唱会的推广商某娱乐公司,回答是没有电话或者邮购购票业务,只能到售票点购买。

    我决定和方芳以及我的儿子多米尼克一起去看Suede的演唱会。

    演唱会在北京市三里屯使馆区附近的朝阳体育馆举行。来到北京后,我们先后搭乘了公共汽车、地铁和出租车,终于在演出开始前几个小时来到了朝阳体育馆。这趟旅途几乎是煎熬。在体育馆外我们没有找到售票点,只看到一个友好的中国工作人员在搬运演出器材。我们想问他有关Suede演出的事,他却问我的儿子多米尼克是不是乐队成员。误会搞清楚之后他热情告诉我们票不在这里出售,我们必须到某演出公司在东单的办公室(也就是我们出发的地方附近)去买票。他给我们写下了地址,并祝我们好运。

    所以——出租车、地铁、公共汽车——我们又转移到了某演出公司在东单的办公大楼。可大楼是空的,大门紧闭,一对中国恋人等在外面。女的穿着时髦的外衣,男的则穿着运动衫。我们一起寻找入口,绕到大楼侧面。出人意料的是在大楼的背后有一个门开着,里面很黑,楼上楼下都没人。就在我们快绝望的时候,我们在地下室发现了一扇门上贴着一张Suede的海报。终于,我们在那里看到了身穿Suede乐队T恤的售票员。门票的价格是280元人民币。看来这是中国仅有的几种不比伦敦便宜太多的商品之一。奇怪的售票方式。

    经过一系列的折腾,我们又返回了体育馆。两个小时以后,演唱会如期开始了。歌迷们是狂热的。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买到票参加了演唱会,又像越障运动员那样挤到了舞台的边上,挥动着他们的胳臂,只为了能够和Suede乐队的主唱布雷特?安德森(Brett Anderson)握手,甚至是碰到他的衣服,这个演唱会现场一片喧嚣。面对这样的歌迷们,Suede乐队倾其所能,贡献了90分钟绝妙的表演。中国有20家电视台现场直播了这场演出。

    演唱会结束后体育馆的广播系统开始播放着轻柔的《月亮河》,所有的人在一刻钟之内离开了。

    体育场外面有一点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走过来问多米尼克能不能帮她在Suede乐队的海报前面拍张照片。在他们拍好之后方芳小心的把那张海报揭了下来,折好留作纪念。

    这时候回天津的只剩下慢车了。在车上方芳依旧激动不已,她满意地笑着,用英文说:“我从天津到北京来看了Suede演出!真正的摇滚!”

    中国网2003年3月27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