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报:中国制造

    委报文章说,中国在西方人的眼中仍是一个难解的谜。中国移民奉献给所在国家的是永不停歇和默默无闻的勤勉劳作

    委内瑞拉《国民报》3月31日文章 题:中国制造(作者 罗莎娜·迪图里)

    “你是日本人吗?”女顾客用英文问道。打着领结的服务生根本没有费力去揣摩她提的是什么问题,直接找来另一个会西班牙语,也许还会一点英语的同伴,由他来向顾客解释这里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来自哪里和菜谱上都说些什么,在这里可以吃到中国的米饭、春卷和北京烤鸭等。她难以理解他那口不敢恭维的外语和越说越乱的地理描述,只好用西班牙语点了两份春卷和两份炒饭带走。

    故事发生在梅园酒家,它是加拉加斯最著名的中餐馆之一,从建筑外观到内部装修,雕龙、红灯笼、供桌、喷泉和中国文字,都在展示着浓厚的中国文化特色,但中国在西方人的眼中仍是一个难解的谜。

    春卷,沉默,两三个简单的手势,几个简单的单词,然后又是沉默。中国移民奉献给所在国家的是永不停歇和默默无闻的勤勉劳作。大部分人的沉默与其说是因为不合群的天性,不如说中由于语言上的障碍。肿瘤医生吴先生是中央大学历史上第二个毕业于医学专业的华人学生,他说:“我娶了一个玛格丽塔岛的姑娘,我喜欢这个国家,所以我留下来了。”1958年,7岁的吴从广东来到委内瑞拉,“我上学了,但是我一点西班牙语都不懂。那是我遇到的最难学的语言。所有人都笑话我,西班牙语老师当我是个老大难,因为我不愿意再做笔记了。”

    有着几千年根基的中国文化,以惊人的慷慨大度包容着其他民族的文化元素。毫无疑问,这也是生存战略的要求。梅园酒家的老板亨利·莫说:“我们的经营理念是要迎合委内瑞拉人的口味。例如,这里的人不喜欢吃味道太鲜太浓厚的东西,而在我们广东,能做出这种口味才是好厨师。又比如,我们不喜欢吃太烫的东西,而委内瑞拉人就不喜欢我们的乳猪没有热度,所以我把家里的微波炉拿来,上菜之前热一热。”

    但文化的混合并没有渗透到生活的全部。34岁的莫仍十分注重传统:“我和一个中国同胞结了婚。说实话,我大部分女朋友都不是华人,但我总觉得缺点什么。”莫用流利的西班牙语说:“我感觉自己是一盘文化沙拉,是大杂烩。我很迷信,非常相信风水。我用中文和西班牙文祈祷。我努力说中文,可我觉得自己是个拉美人。”

    恩里克·郑毕业于首都大学的电力工程专业,现任委内瑞拉斯坦福集团公司的金融顾问。但乍一看,身高1米80的他更像是美利坚航空公司的广告模特,他说,饮食结构的改变使新一代移民的身材更高大更强壮了。郑的办公室很有曼哈顿写字楼的味道,很有气派。郑生于香港,2岁来委前从未见过在加拉加斯开着一家小咖啡馆的父亲。“我不参与家族的生意,父亲不希望我学那些,我常常和委内瑞拉朋友去喝啤酒。”生意的顺畅使郑得以完成学业,并到美国学习工商管理。郑骄傲地说:“我父亲连小学都没念完,但每个子女都是专业人才。他很慷慨,帮助家乡的许多人到这里来。大家都认识他。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我有需要,他们都会帮助我的。”

    每周日早上7点,当许多加拉加斯人还在酣睡的时候,华人家庭已经从位于市中心的华侨市场上满载而归了。市场里颇具中国特色的商品和人们用广东方言交谈的声音让你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只有在现场维持秩序的查考区警察才会提醒你这里不是中国。

    想要搞明白这里的商品用西班牙语怎么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不必白费力气,当地人只好连比划带形容:“我想买一种长长的菜,有点像芹菜。”卖主虽然西班牙语说得不太好,但最基本的却掌握得很牢,例如价钱,也不忘在成交后说声谢谢。很多摊主会雇一个当地人做帮手,不过没有语言困难的第二代移民就不必求助于人了。

    市场里的商品不分区。在服装摊旁边是一个卖中国歌曲CD盘的摊位,再旁边就摆着一些烤鸭,大筐里的生姜外表光鲜,让人忍不住想买上一点。据摊主介绍,现在的新鲜蔬菜都在本地种植了,优越的气候条件使蔬菜的质量大大提高。

    对面有一家为华人服务的发型屋,隔壁的杂货店里可以买到绿茶、椰汁和干香菇。在完成了采购任务之后,许多顾客都会到附近的中餐馆去吃早茶,一边享用中式早餐,一边阅读在委内瑞拉出版的中文报纸。

    ——参考消息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