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报:中医与足球

    英国《泰晤士报》2003年3月17日文章:中国文化在他们手中体现(作者:色雷希·佩特罗伯勒斯/Thrasy Petropoulos)

    中国人似乎有一个成语来形容以下的场景。一位理疗师走进一家东方医药学校,与一位曾经的空手道全国冠军唇枪舌剑般的进行了一番争论,最后的结果是彻底改变了一个足球俱乐部的文化观念。

    马克·泰勒--波尔通流浪者队的首席理疗师--与"东方医药北部学院"的创建者约翰·布雷热,对中国医学应用于足球训练的可能性问题畅谈良久。两年之后,到布雷热先生的门前求医的波尔通队球员络绎不绝,他们都希望能够接受穴位针灸以及淋巴管疏通治疗。

    "我个人非常欣赏他,并且把他介绍给了我的同事,"泰勒先生说,"我们的一些球员有一些慢性的伤病,这是传统西医所不能治愈的。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位顺势疗法医师、一位脊椎指压疗法医师以及一位营养师,为什么就不能再聘请一位中医学家呢?"在俱乐部内部的一些验证让泰勒先生坚信,应该把布雷热介绍给整个球队。

    "一周之内就有大量的球员在我的门前排起了长队,等着见我,"布雷热先生说,"让他们最吃惊的是,我仅仅在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以及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就能够准确地诊断出他们伤病的位置。"

    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一切听起来都似乎有些道理。不过,想一想布雷热的诊断方法吧。先是观察球员的舌头,看它的大小、颜色以及形状;然后是检查球员的脉搏,却不给球员作心电图的显示。

    "舌头可以告诉我们很多有关病人内脏的信息,"布雷热先生说,"举例来说,如果舌头肥大或是颜色较暗,都说明病人的某些内脏器官没有能够正常工作,或者是其内分泌失调。至于脉搏,在东方医药学里,手腕上的若干穴位可以显示你的呼吸、消化以及肾脏系统究竟有多强。"

    不相信吗?设想一下,波尔通的队员在接受治疗时有些什么反应。"当然,他们曾经有过怀疑,"布雷热先生说,"但是,我只需要两天就能够转变他们的看法。如果我诊断出球员的一条腿比起另一条来更加脆弱的话,我会立即证明给球员看。"

    "我可以诊断出肌肉潜在的疲劳,以及由此导致的膝关节外扩。但是我会用合乎逻辑的术语把这些病症解释出来。我会让他依次抬起两条腿。他会很快发现,在一段时间之后,他抬起其中一条腿的时间要比另一只腿长得多。而经过了一些治疗之后,他又会发现两只腿又变得毫无分别了。他们为此而大惑不解。"

    "95的诊断时间里,球员们都会吃惊不已,因为我通过他们的舌头、脉搏以及及几个问题便能够准确地诊断出他们的伤病所在。但是,你要知道,这是一种具有5000年悠久历史的医学。"

    以布鲁诺·恩高迪为例。当这个后卫来寻求布雷热的帮助时,他已经为伤病所苦苦困扰了几个月了。"我检查了他的舌头和脉搏,立即诊断出他脾功能的虚弱,其症状为消化系统失调以及皮下浮肿。"他说。

    "在中医理论中,脾的作用是从食物中提取营养,并且把它们合理地分配于身体各个部位的肌肉中。而脾功能虚弱的症状之一便是肠胃肌肉的松弛。在我问起这个问题时,他说,每当他吃了很多东西后便会经常上厕所--每天上厕所的次数要超过5次。"

     "最初,我在他的腹部和腿部实施了针灸疗法,以便加强他的脾脏和肝脏系统的功能。接着,我采用了腹部按摩的疗法,以便刺激他的肾脏。最后,我还对他的肌肉功能实施了特殊的调理,以便使他的肌肉运动更加有效。两周之后,他便完全康复了。"

    另一位受益匪浅的球员是赖安·巴尔达奇诺,他本来已经和医生约好做第三次手术,但是布雷热在诊断之后,自信满满地对他说自己能够在三周之内治好他的病。

    泰勒见证了布雷热给球队带来的影响。"我们从不在获得科学的证实之前便冒险做一些事情,也不会去做危险、无效的事情,"他说,"我把它(中医)看作是对于传统西医疗法的补充。但是,有时候我们用传统的方法无法治好我们的球员。如果中医对此有3的优势的话,也值得我们一试。"

    "很多治疗最主要的作用在于预防,而不是治愈。"布雷热先生说,"我在20年前开始练习武术,并且在1986和1989年两夺全国空手道冠军。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中国医学。在以自我防卫为基础的传统中国武术中,同样蕴含着中医的原理。你的工作是力图使人们健康和安全。"

    泰勒先生的看法仍然相当保守。"对,我们需要虚心接受新事物。"他说,"但是我的专业是体育科学,我学的是理疗,所以我不需要相信这一切。不过,任何忽视中医疗法的教练都是无知的。这样的疗法变得越来越普遍;不出两年,这种疗法一定会受到广泛的重视和应用。"

    中国网2003年4月17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