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中国:访WEF亚洲区副主管

    《亚洲企业》杂志(Asia-Inc.)2003年4月期文章:应对中国

    "世界经济论坛"(WEF)亚洲区副主管弗兰克·尤根·里克特(Frank-Jürgen Richter)博士近日在接受本杂志记者的采访时,谈起了自己的新书《中国:激活改革新时代》以及"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些计划项目。里克特博士已经在中国居住、学习和工作了十几年之久--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在东京以及北京度过的;在北京,他还担任了欧洲某跨国公司中国办事处的发展和管理工作。作为一个思想活跃的学者,他已经撰写和编辑了若干有关亚洲经济和跨国商务的著作。

    以下是本杂志记者与里克特博士的采访记录:

    《亚洲企业》(《亚》):随着来自中国的消息充斥着国际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你要对那些试图理解中国的经济数据和增长趋势的人们提供些什么样的建议呢?

    里克特博士(里):中国经济迅猛的增长趋势相当明显,无论其国民经济年增长率究竟是7.3%、7.8%、还是8%。我相信并且依赖于中国政府提供的各项数据。实际上,即使是在欧洲,各国的经济发展数据也不一定完全准确。

    《亚》:你认为中国的改革是否正在以正确的步伐前进?

    里:当然,而且所有的改革努力都与世贸组织的规则并行不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过去,人们一直说,中国游离于世界之外,或是没有履行自己的入世承诺。如今,中国对入世承诺的履行措施有目共睹,最重要的表现便是一些监管机构的应运而生,比如说前中国银行行长刘明康主管的银行监管机构--银监会以及股票市场的监管机构--中国证券管理委员会,这些机构都有助于使中国在改革的道路上避免脱轨。

    《亚》:东南亚国家应该采取怎样的应对措施呢?

    里:东南亚国家应该关注中国的发展,但是大可不必群起而攻之。他们应该本着相互理解的精神,通过发展新兴产业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比如大力发展生物产业的新加坡),并且像中国那样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而不是盲目自满。

    《亚》:中国首批真正的跨国企业,例如海尔、中信、联想等等,是依靠什么腾飞的呢?

    里:中国政府曾经在四、五年前宣称,中国将会出现一些大型的跨国企业,这些企业将会进入《财富》杂志的世界前一千强。那个时候,很多人忍俊不禁,说这是中国人的另一个难圆美梦。但是现在,我们第一次地见证了来自于中国的全球性跨国企业的崛起,以及中国名牌的建立。随之而去的是中国产品"便宜"、"劣质"、"出口价格低廉"的旧形象。如今,中国也有了人性化的高质量品牌,其实力甚至可以与60年代的"索尼"以及80年代的"三星"相媲美。一些食品品牌也横空出世:来自中国的青岛啤酒已经出现在伦敦、纽约、法兰克福等世界各大城市的酒吧、俱乐部和夜总会里。

    《亚》:能不能谈一下这些公司的掌舵人?

    里:中国正在通过从海外引进世界级别的高级管理人员以及首席执行官来提高国内企业的管理实力。而在过去,中国公司常常只是在首席金融官的位置上雇佣国外人才。

    《亚》:一个中国典型企业家的形象是怎样的呢?

    里:就像外界人士所想象的那样,他们很少涉足于政治。他们既不沉迷于"关系",也不痴迷于高尔夫球;他们从早忙到晚,从周一工作到周日。他们有全球意识,把世界看作是一个密不可分的市场。

    最近,中韩公司之间的利益联系、上海汽车公司与大众汽车之间的合作关系以及Hynix公司对于中国企业的零部件销售行为,都已经纷纷浮出水面。很快,中国公司就将进军美欧,全面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以及国际责任。

    《亚》:对于那些在分享"中国馅饼"的努力过程中失败的西方公司,你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里:我并不十分相信,著名的"长期接触"策略在中国能够取得成功。跨国公司应该选派合适的管理者--理解中国、欣赏中国、热爱中国的人,甚至是中国人。仅仅给主管官员配备一个专门处理中国关系的秘书是远远不够的。

    《亚》:中国市场的新兵应该从谁的身上吸取教训或是成功经验呢?

    里:西门子公司雇用了一些非常优秀的首席执行官,他们都有使合资企业扭亏为盈的才华和能力。大众公司同样做到了这一点。90年代中期进入中国市场的通用公司现在也非常成功,尽管这一成功与上海汽车公司的优秀表现密不可分。丰田公司要求那些执行"中国任务"的专业人员都要接受六个月或是更长时间的语言培训。所以说,人力、智力资源配置是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

    《亚》:国外公司在哪些领域内的表现是最成功的呢?

    里:中国国内的很多产业仍然处在保护之中。通信和金融领域为国外企业取得成功提供了最佳良机,因为上述两个领域还尚未得到完全的开发。随着中国政府准许美国国际集团(AIG)在中国进行全方位的开发活动,中国保险业已经经历了由传统到现代的、令人难以想象的体制转变,尤其是在养老金以及人寿保险领域。

    《亚》:下面这个问题算得上是价值连城了:你认为中国新一代的政府领导人所要面对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里:第四代中国领导人所要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千方百计地维持江泽民等上一代中国领导人已经取得的社会稳定。我相信他们能够取得成功,因为新一代领导人大多曾经是工程师--曾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不谙政事,还具有微观和宏观的管理经验。

    《亚》:在"世界经济论坛"组织的眼中,什么是当今亚洲经济的最大课题?

    里:区域融合--建立一个联合而现代的亚洲,克服各国的文化差异,平息各国之间的矛盾、冲突、甚至一些暴行。

    其他的课题还包括:亚洲愈演愈烈的贸易保护主义,"反华"贸易问题以及对中国的廉价出口和人民币贬值的指责。我们需要克服嫉妒以及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情感,建立一个紧密联合的大亚洲,尤其应该强调中国在"东盟+3"组织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中国网2003年4月24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