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入世初期表现无可挑剔

    香港《南华早报》4月22日文章 题:中国在世贸组织的初期表现无可挑剔(作者 世贸组织前总干事迈克·穆尔)

    就任世贸组织总干事时,我的目标是:启动新一轮以发展问题为核心的贸易会谈,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推进俄罗斯的入世步伐,改革世贸组织内部机制,调整它与同类组织、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关系。

    我最重视的是接纳中国为成员国。如果我们不能启动新的一轮谈判,那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可以等到以后再谈,哪怕是五年以后。失去中国、失去它加入世贸组织对其国内改革的推动力则会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幸好,我们在经历了西雅图灾难之后设法贯彻实施了所有这些目标。

    无论我走到哪儿,人们都会紧张不安地问起中国在世贸组织中的表现如何。当年有记者问周恩来对法国大革命有何看法,他回答道:“(法国大革命才过去200多年)要做出恰当的评论,时间还是太短了。”我只能说,在我们任职期间,中国表现得无可挑剔。

    在举行了多哈发展问题会谈之后,往事时常萦绕在我心头。乌拉圭回合之后,拟订谈判框架和时间表曾浪费了好几年时间。因此,多哈会谈后过了没几个月,我便要求商定谈判日程。

    有些国家的大使试图拖延,但无论什么时候要求中国在这些问题上给予协助,中国都积极配合。中国的工作踏踏实实,有条不紊。新一轮会谈对中国大有裨益,它已经从中得到好处。中国不必担心遥远国度的政府出于政治目的的做出有可能妨碍中国出口的决策。世界上其它国家现在拥有一套中国也必须遵守的规章制度。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具有约束力,各成员都可以运用。

    大多数国家每三到五年检讨一次贸易政策。按照协议,中国在10年之内必须每年接受一次正式的评议,以确保它信守承诺。中国已经修改了成千上万份条例、法令和规章。争议和分歧是肯定会有的,正因为如此才需要制度。

    美国、欧洲和日本等成熟的市场经济体持有诸多异议,这是受欢迎的。国际社会上任何地方都不存在这样一种状况:各国都愿意遵守由一个没有本国国民参加的小组做出的正式决定。

    我相信中国会成为新一轮贸易谈判的倡导者。它做了大量工作。5年之内,奶制品的关税将下降到10%——如果不进行谈判,日本的关税将保持在800%。中国希望检讨反倾销规则,它的工业品的关税和纺织品逐渐占据上风,不必担心有关投资的新规定。

    中国现在吸纳的外国直接投资数额超过其它所有国家,取代了美国曾经把持一百多年的地位。我对中国的态度是非常乐观的——假如你得知《轻轻松松上哈佛》在该国畅销了数月,就不会不产生这种感受。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超过300万。

    中国的网民人数已经超过4000万,手机用户近2亿。中国出版了大约7000种有关世贸组织的书籍。事实证明,前领导人邓小平在党代会上提出的著名论点是正确的,他说,中国要么维持人人皆贫困的平等,要么实行新的经济政策,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二十多年来,新的经济政策使2亿人摆脱了赤贫。最近有报道说,联合利华等跨国公司逐渐从上海等工资水平较高的地区转移到人工较便宜的内地。理念和体制见效了。

    但有一点是不容变通的,那就是台湾问题。二战时期在开罗、雅尔塔和德黑兰,盟国领导人一致认定只有一个中国。中年我无意中把中国台北的代表称作了“大使”,结果遭到斥责。中国方面决不会妥协。

    不过,令人鼓舞的是,台湾海峡两岸的商界人士正悄悄地积极致力于增进商贸、通信、运输和旅游往来。这些变化必将缓解曾经是世界上最危险地带的台湾海峡的紧张气氛。

    ——参考消息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