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东盟经济增长发动机

    《日本时报》2003年4月25日文章:中国是东盟国家经济增长的"又一部发动机"

    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谢秀钰(Chia Siow Yue)女士说,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成员国对于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感到喜忧参半,希望与恐惧并存。他们惧怕中国有朝一日会重新控制整个东亚地区,但是也把中国当作了该地区经济增长的"又一部"发动机。谢女士是在4月14日的研讨会上做出这番表述的。

    "为什么怀有恐惧呢?是因为惧怕中国丰富而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和世贸组织成员的资格会抢走东盟国家在欧美以及日本的出口市场份额,也是因为惧怕中国会从东盟国家的手中夺走国际上的直接投资。"谢女士说,"为什么怀有希望呢?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能力以及拥有13亿消费者的国内市场将会成为东亚地区新的经济增长动力所在,而与此同时,日本经济则仍然持续着十年以来的萎靡不振。"

    谢女士解释说,东盟国家一方面在紧密地注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转型和崛起,而另一方面,他们自己又在为了恢复1997年经济危机之前的强势增长而奋斗不已。她还说:"东盟国家的恐惧感来自于中国经济的绝对规模和增长速率。"而如果印度经济在未来的时期内能够重现中国经济的辉煌的话,这些国家也会产生相同的恐惧感。

    尽管经历了亚洲经济危机,但是中国经济强劲的增长势头已经持续多年,其年增长率几乎达到了10%。此外,中国政府预计在下一个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中国的经济年增长率都将会保持在7%左右。"人们认为,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中国经济将变得更加高效,其法制和管理体制也将得到大幅度的改善,因而将会变得对投资者更加具有吸引力。"谢女士说。

    面对东盟国家的忧虑,中国政府提出与东盟合作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区,为那些欠发达的成员国提供帮助,希望以此来减轻其他国家的成见。"我所遇见过的官员和学者都一直在强调中国给东亚地区带来的好处,"谢女士说。这主要是指中国巨大的国内市场,中国游客给东盟国家旅游业带来的繁荣以及人民币的长期坚挺为区域货币汇率的稳定作出的贡献。

    谢女士认为,中国究竟是一个威胁还是一个机遇,取决于中国经济与单个东盟国家的经济之间究竟是相辅相成,还是尖锐竞争;取决于"这些东盟国家是否能够克服恐惧心理,有效地利用各个机遇。"

    乍一看来,中国目前1000美元的人均GDP值与东南亚大多数国家的发展水平几近相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也许可以算做是这些国家的竞争对手。但是谢女士指出,判断中国是否是竞争对手所依据的事实要复杂得多。

    中国国内实际上包含了各种不同发展阶段的地区。一方面,中国上海的周围地区拥有高端而精密的产业;而另一方面,其西部内陆地区的经济还相当地原始、落后。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政府很注重利用国内已开发地区和未开发地区之间的互补作用。如果一项产业在中国的发达地区失去了它的竞争力的话,它不需要离开中国而仅仅向西部的欠发达地区移动,便可以重新焕发活力。

    判断中国是否竞争对手的另一个不确定因素便是中国经济快速的转型。"目前,中国仍然只是在劳动密集型产业领域内具有相对较强的竞争力--比如说纺织品、服装、玩具、鞋帽等等。但是中国经济的发展范围每天都在扩大,"谢女士说,"明天,他们就会涉足电子产品领域,也许,明年他们还会在更高端的产品领域内占得一席之地。"

    "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中国在吸收到来自于欧美以及日本的直接投资的同时,还从这些国家引进了先进的生产技术。所以,当我们观察数据时,我们只是使用过去和当前的数据,而不去预测未来,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实在太大了。"

    尽管东南亚国家害怕中国会从东盟手里夺走国外直接投资,但是谢女士认为,与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相比,它所吸引到的直接投资数量"并不为过"。

    她尤其强调,东南亚国家需要从自身找原因。随着世贸组织的顺利加入、国内经济的持续增长以及基础结构的优化,中国的投资环境将得到进一步的改善。然而与此同时,由于东南亚国家仍未从1997年的经济危机中完全恢复过来,并且一些国家的国内政局和社会还处在一片混乱当中,所以投资者当然会认为在东南亚做生意有着更大的风险。

    同时,谢女士还以日本的一项调查为证据指出,越来越多的日本公司计划投资中国,部分地是出于"看风使舵"的动机。"要是你的竞争者纷纷投资中国,你就会觉得,你要是不这样做的话就会丧失机会。这样的趋势也许会在未来的几年中有增无减。"谢女士如是说。

    她还说,无论怎样,东盟国家都有潜力以"又一个机会"的身份,吸引到投资者。"把鸡蛋都放在'中国篮子'里的做法,本身就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她说,"东盟国家对自己的定位在于,他们应该告诉投资者'分散你的投资危险性--在中国投资,但是也别忘了东盟'。毕竟日本在东南亚国家的投资历史要比对华投资的历史长得多,而且利润率也很高。据我们所知,一些在中国的国外投资者直到目前还在苦苦为赢利而奋斗。"

    最后,我们还得明确一下,究竟东盟国家是应该通过增加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联系,来彻底地依赖于中国这个新的增长动力呢;还是应该偏执于国外投资和出口市场份额的流失而把中国看作是威胁呢?

    谢女士的答案是前者。她强调,东盟国家和中国之间的双边贸易增长很快--其增长率在2002年甚至超过了30%,但是日本仍然是东盟国家最主要的出口市场。中国对东盟地区的投资力度也许还不能与日本以及欧美相提并论,但是却有望不断增长。中国政府也制定了种种政策来鼓励国内的大型企业走向全球。

    中国2000年提出的与东盟进行全面经济合作的建议,在两年之后造就了一个框架协议的诞生,这个建议也"被双方认为不仅及时,而且互利"。中国此举既有政治上的考虑,又有经济上的考虑。"中国希望与它的邻居在其南方国界附近和睦相处,"谢女士说,"另外,与东盟建立更加紧密的经济联系有助于提高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影响力,以平衡日本和美国在该地区的力量介入。"

    从经济意义上来说,拥有5亿消费者的东盟市场并不是"那么地不重要",同时,中国也越来越把东盟国家看作是其工业原材料、原油等商品的供应地,这些商品的供应对其工业增长动力的加强大有裨益。

    谢女士回忆说,她和她的同事曾经为了东盟国家政府颇为惬意地接受中国政府的建议而吃惊不已,但是如今她已经豁然明了。"为什么?因为东盟国家正在为了恢复经济增长力而苦苦奋斗,他们把目光转向了中国,希望中国能够成为新的市场、新的旅游业增长点以及新的投资源,"谢女士说,"中国被看作是新的增长动力,这是因为日本已经失去了经济上的地区拉动力,而且东盟国家已经不能够在仅仅依靠日本了。他们需要下一个增长发动机。"

    当然,忧虑会缠绕着东盟国家不放。"向中国商品--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商品--敞开自己的国内市场,需要东盟各个国家对自身做出相当大的调整,"谢女士说,"实际上,我们也许可以这样说,中国对于东南亚来讲是一个潜在的福音,它敲响了全球化的钟声。"

    中国网2003年4月29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