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莫测?质疑“思维地缘学”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4月3日文章 题:不要再说什么“神秘莫测的东方人”!(作者 特里·洪)

    密歇根著名文化心理学家理查德·尼斯比特在《思维地缘学:亚洲人和西方人的思维方式有什么不同……原因何在》一书中说,东西方之间的差异源自2500年前。他一开篇就解释说,希腊人宣扬个人力量,看重个性、思辨和对自然的好奇心。中国人则信奉集体力量,看重和平,主张中庸之道,力求避免冲突但缺乏对自然的好奇之心。尼斯比特说:“鉴于中华文明从技术性的角度看远远早于希腊文明,中国人缺乏好奇心的现象尤其值得注意。”

    下一章审视了250年的历史,力求解释东西方的差异。简而言之,最初的自然环境决定了农业基础结构,农业基础结构决定经济基础结构,经济基础结构决定社会结构,从而产生不同的思维方式。这使我们出现以下“引人注目”的差异。

    ●亚洲人相互依赖,西方人独立自主。

    ●亚洲人的世界观注重整体,西方人的世界观讲究分析。

    ●亚洲人认为世界是复杂的,西方人宁愿认为世界是简单的。

    ●亚洲人较注重关系,西方人则更关心对象。

    ●亚洲人可以接受矛盾,西方人坚持逻辑性。

    然后,尼斯比特又列出一个清单,说明了东西方的其他差异,包括对医药、法律、辩论、科学、逻辑和国际关系等问题的不同处理方式。

    在后记中,尼斯比特提出了解释这些差异的三种方法。弗朗西斯·福山的理论认为,东西方差异将逐渐融合,因为“每个人在内心其实都是美国人”。塞缪尔·亨廷顿则预言,冲突还将继续。

    尼斯比特提出的第三种理论提倡中庸之道:这证明他自己也受到东方的影响。尼斯比特说,东方其实已经渗透到西方。比如,瑜伽和太极。

    初看之下,尼斯比特的书似乎是一部富于洞见的东西方比较精萃。但是,无论尼斯比特选择的主题还是他得出的结论都不新奇,也没有特殊的启发意义。

    文化差异研究已流行了几十年,在东西方经济联合迅速发展的近二十多年来尤其如此。但是,尼斯比特的论点核心从他选择的地域开始就存在问题。“东亚”意味着中国、日本和韩国;“东方人”和“亚洲人”被混为一谈;“西方人”指欧洲人和美国人,包括“黑人、白人和拉美人,除亚裔以外的所有人”。

    “东亚”这个名称及其变体只能导致笼统的分类。尼斯比特本人也为此表示歉意,似乎有意避开反对者。欧美这个标签则明显有误。尼斯比特以“在美国出生长大的人都接触到类似的文化影响,尽管这些影响并不完全一样”的观点,替自己的归类法辩解。但是,就连这种说法也必须受到质疑,因为文化影响还与个人的社会、经济和种族地位有直接关系。一个祖上是奴隶出身的西方人受到的文化影响,不可能等同于一个富有的白种西方人。

    从本质上说,尼斯比特的这篇论文是对某些东亚后裔与某些白种美国人思维方式的比较研究——然后他试图把那些理论用在其他人身上,不管是否合适。勉强的过度概括令人不安,从知性角度则是不诚实的。

    不仅如此,作为一位亚裔美国读者,我觉得尼斯比特的论点特别让我不安。他把亚裔美国人单独挑出来,并且说:“我们以为他们比其他美国人更像亚洲人,我们也发现事实的确如此。”但是,在后记中,尼斯比特的说法却完全不同:“因为亚裔美国人和亚洲人的社会经历不同,我们认为他们的观念和思维模式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与其他西方人相似。”抛开文化敏感性不谈,尼斯比特的论点从字面上说就是欠考虑。

    ——参考消息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