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记者亲历隔离期间的大学生活

    “非典型肺炎”带来的恐慌依然笼罩着中国首都北京。北京市政府已经决定让北京市的137万中小学生继续放假两周,并从5月6日起开办以电视和互联网为媒体的“空中课堂”,指导和推动中小学生放假期间在家学习。那么,北京的大学生现在生活得怎么样呢?

    北方交通大学是北京最早发现疫情的高校之一,也是最早宣布全校停课和目前证实感染SARS病患最多的学校。5月3日,法新社记者鲍里斯.堪布瑞朗作为三十多位外国记者之一参观了北方交大,目睹了“非典”时期的非典型大学生活。

    到目前为止,北方交大一座学生公寓中的十四名大学生和三名家属区人员被确诊感染了SARS病毒,另有十二人有高度疑似症状。目前,这座学生公寓楼被整体隔离,三百七十五名大学生从四月二十四日起从未踏出隔离区半步。

    法新社记者堪布瑞朗说,在这一隔离区,宣传、体育、上网成了大学生们的主要生活内容。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听到这样的高音喇叭宣传广播:“我们的国家将团结一致,我们的人民必将战胜‘非典’带来的挑战。”

    北方交大有1万5千名学生和2700名教职员工,从4月21日起该校开始停课。接待外国记者的一位姓陈的工作人员介绍说:“4月18日,我们在这所学生公寓里发现了第一个‘非典’病例。”交大新闻中心主任王想平向记者介绍说,包括教师在内的二十三名服务人员在隔离区负责照顾学生的日常生活。他又说,这些同学至今未有出现发烧症状,如无异变,5月8日将解除隔离。

    堪布瑞朗的报道说,隔离区专门有警察看守,交大校方对其它尚留校的同学实行了封闭式管理,严禁大学生走出校门,其它外来人员也一概谢绝入内。交大的正门每天只开放两次,以供封装严密的货运卡车为校园内的人们配送食品等生活物资。

    目前,被封闭在北方交大校园内的大学生有4000人左右,相当于在校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校方费了很大的努力向学生解释为什么要实行校园封闭和宿舍隔离。王想平向外国记者介绍说:“那些曾经与感染上SARS的学生有过密切接触的学生已经被送到医院观察,他们的室友也被送到别的地方进行观察。”

    交大的大部分学生在学校当局采取隔离措施前已经离校回家,他们将在学校解除隔离前不被允许返校。留在校园里的学生大都是新生,他们在这其间只能靠打篮球或羽毛球来消磨时间。在校园内的一个篮球场上,一个大学生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他们正在进行“抗‘非典’篮球赛”。记者看到,这几个打篮球的学生都把口罩挂在脖子上而不是护在嘴上。

    在校园的一角,一些大学生正在排成一队搬运砖瓦。一个大学生告诉记者,他们正在进行义务劳动。另一位大学生说,他很想念家人。一位姓王的工程系女大学生对记者说:“我男朋友每天到大门外来看我,我隔着门与他交换信息。学校决定停课后,我妈妈让我留在学校再等等看,而我同寝室的其他女孩全溜回家了。”

    一位伊拉克留学生对法新社记者说,学校里的日本、韩国和其他学习汉语的外国留学生都离校了,他本人则利用这段时间赶写他的博士论文。他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对记者说:“作为伊拉克人,我现在有两大问题,就是SARS和我的国家。但是SARS比布什更糟糕,因为它是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可能被传染上。”

    ——德国之声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