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火车站电话1分钟收42元 打公话成高危行为

火车站地区黑公话宰客猖獗

一些公用电话摊档频频利用暴力、欺骗手段牟取巨额利润,有摊档20分钟就能赚到数百元钱

1999年10月20日,本报根据民警的举报,对广州火车站周边流花地区的黑公话宰客现象进行了深入暗访调查,半个月内连续报道了该地区电话宰客的黑幕。

然而,时隔5年,暴力宰客的黑公话再次泛滥。市电信局有关人士表示,几乎全市范围内的“黑公话”投诉都集中在流花地区。除固定公用电话外,手机和小灵通也被不法者纳入经营系统。记者在该地区看到,部分摊档20分钟内就大约能赚到数百元“黑钱”。

如何有效查处“黑公话”,及时打击违法犯罪分子,保障市民及旅客的权益不受侵害?有工作人员建议,在该地区建立专职的管理队伍,颁布重典,施以重拳。同时,适度增加正规公用电话的数量,保护正规经营者的经营权。

公用电话是城市公用事业的组成部分,是公众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通信工具,设置在公共场所,为公众提供电话服务,并按规定收取相应费用。

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我国的公用电话产业发展迅速,各类公用电话已经遍布全国各主要城市的机场、车站、码头、宾馆、饭店、商业中心、院校等公共场所及主要繁华街道。

有人值守的公用电话是本地电信营运商通过代理方式开展的公用电话业务,这种方式投资很小,发展比较方便。有人值守公用电话的代办户一般都只代理一两部公用电话,因此代办户的数量非常多,这使得电信运营商对有人值守公用电话服务质量的管理难度很大。

今年5月至10月间,本报呼叫中心收到反映公用电话暴力宰客的投诉32条,其中位于火车站周边流花地区的投诉就有30条。

记者在火车站周边流花地区看到大大小小数十个有人值守公用电话极少遵守有关规定。该佩戴的工作证是没有的,收费价目表也找不到,收据别想要。最不可思议的是,电话费用的多少几乎是在暴力指数的指导下计算并获得。

黑店暴利,而正规经营者的成本加大。久而久之,对正规公用电话经营者的声誉、消费者流量和利润就产生了严重的消极外部效应。有知情者称,如果说暴力黑公话是违法者掠夺“文明”的工具,那么抢劫手机、欺诈钱财等暴力手段则是将消费者驱赶进“文明”陷阱的手段。两者是暴力经济链条上相互关连的利益共同体。

火车站周边地区经常发生手机被抢案件。执法人员说,熟悉情况的人一般在火车站周边是不太敢明目张胆地掏手机出来使用,以免成为“目标”。而一旦手机等通讯工具遭到歹徒抢劫,暴力黑公话就成了消费者与外界联系的惟一选择。

横行原因:暴力是获利的最终手段

-横行原因

消费者难与暴力博弈

暴力经济所产生的暴利,是暴力黑公话经营者们冒险利用非法手段谋取非法利益的原始动力。黑公话的经营成本相对较低,只需要一部或几部电话机,再加上一个摊点就可以了。

由于收取了高额话费,成本与利润的差距拉得很大,在贪婪心理的作用下,黑公话经营者们敢于屡屡行险赚取非法利益。根据记者调查,部分摊档20分钟内就大约能赚到数百元“黑钱”。

尽管收取“天价话费”,黑公话经营者依然屡屡得手。有工作人员表示,不法分子正是瞅准了消费者不愿为了几十上百块钱惹事的心理。不少被坑的消费者谢绝记者事后的采访以及一同报警,替受害者作证的建议。

“不想惹事。”“他们敢明目张胆地这样开档,肯定不止两个人,周围应该还有人接应。在这种情况下,打又不够他们打,也不知道他们的虚实,除了老老实实交钱,还有什么办法?再说了,几十块钱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数目,就当是交钱保平安吧。”

人口流动大公话供不应求

广州市电信局有关人士表示,火车站流花地区一带“黑公话”猖獗已持续了多年时间,一直以来都有收到群众投诉,从量上讲确实是数不胜数,几乎全市范围内的“黑公话”投诉都集中在流花地区。尽管有关部门三令五申并长期对此进行打击,但“黑公话”还是屡禁不止。

“‘黑公话’之所以在流花地区特别是广州火车站周边长期存在,主要是因为那里存在着巨大的市场,市场竞争不饱和且供求关系异常。”从外省搭火车来广州的外来人一般都是没有手机的,到达广州后一般又需要打电话寻找亲友老乡,这就为“黑公话”经营者们提供了契机和平台。外来人不懂得黑心经营者的伎俩,往往打过电话后才发觉被坑,但为时已晚,人生地不熟的也就难以抗拒。

“那些经营者们都很精明,从样貌上判断你是不是他们的猎物,如果一看你是本地人,通常都会正常收费或者电话不让你打。”

查处取证难需多部门协作

工作人员表示,这些年来包括电信在内的有关部门一直都重视“黑公话”现象并给予坚决打击,但经营者们用的不一定是固定电话,手机和小灵通也被他们纳入经营系统,查证的难度比较大,一旦查实也只是处罚300元;此外,因而查处“黑公话”并不是电信部门的“专利”,还涉及到物价局、城管等多个部门,需要各部门通力协作。

当地城管部门工作人员称,对于流动公用电话曾查处过,并扣留了这些人的手机。后来这些人前往上级部门告状,声称手机是个人财产,他们不得不归还。对于这类情况,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管理。

当地一名警察表示,这类案件取证困难,如果获取钱财均靠骗的话,这类案件的刑法处罚起点金额是2000元,而一般情况下,每次获取的金额没有这么多。一般情况下,获取受害人信任一般是发生在火车站周边,而暴力获得钱财的地点却属于另外一个辖区,给执法带来困难。而且很多被害群众不报案,滋长了犯罪分子的气焰。

黑公话赚钱招数:强取豪夺坑蒙拐骗

-黑公话赚钱招数

1.不标价格漫天要价

据调查,火车站周边地区固定档口的公用电话,收费一般是每分钟2元钱。但店家一般不标价格,漫天要价。

2.强取豪夺坑蒙拐骗

以暴力作为手段,用“障眼法”来强取豪夺。或趁机用假钞换真钞再反栽消费者一把,或是收了钱后谎称没收,明目张胆地收取双重高价费用。

3.擅改计价方式时间

事先告知消费者较低廉的通话价格,待结算时突然改口,或使用计价器人为操纵通话时间并擅改计价方式,消费者提出异议很可能会遭遇暴力胁迫。流花车站附近一间档口,公然出售一种可自行调节计费价格和加快计时的电话自动收费器。

4.移动公话连骗带抢

手持一张硬纸片,上写“公用电话”。市话一般三分钟三元钱,有的甚至更低,五分钟内只要1元钱。有些人行骗时往往并不拨打客人所要号码,而是直接打同伙电话;通过手机中留有的号码,与对方发短消息或通话,获取一些信息,随后冒充接人,然后抢劫或者骗取钱财。

欺客案例:诚信在这里荡然无存

-欺客案例

通话一分钟被强收42元

11分钟通话+暴力=42元

地点:火车站广场外某商场环市路楼梯转角处

10月26日傍晚,一名穿着白衬衫的小伙子背着书包走下楼梯,站在摊档前打电话。1分钟后,将电话挂断。当他从口袋里掏出零钱时,看摊的工作人员却突然告诉他,电话费用共42元。

小伙子吓得跳了起来。“兄弟,这话费不对吧,才打了1分钟,就要我42块?”

他一边说,一边扔下5元钱,转身就往楼梯口走去。看摊男子嗖地从柜台后闪了出来,双手一张拦住了他的去路。“还没给钱就想走啊,没那么容易吧。”

小伙子重新回到电话摊跟前,双方开始讨价还价。另一看摊男子从后面夹了上去,猛拽了小伙子一把。“想不给钱是吧?”小伙子嘟哝了几句,叹息着交了42元钱才得以离开。

2偷偷收钱转眼否认

地点:火车站广场外某商场环市路楼梯转角处

10月26日傍晚,两名年轻男子背着行李包刚走下楼梯口就瞥见了公用电话的招牌。询问过价格,一个人拨通了电话。根据记者的记录,1分钟左右,通话就结束了。

两人拿出一张面值为50元的人民币放在了柜台上。这个时候,身穿灰色衣服的工作人员开始和两人东拉西扯地闲聊。记者看见,在此过程中,另一名身穿红色衣服的工作人员将放在台面上的人民币收了起来。

这个时候,两名工作人员突然要求拨打电话的两名旅客交钱。两人有点大惑不解地问:“钱不是已经给你了吗?刚才就放在桌面上。”“找找看,我们都没收。”原本态度和蔼的工作人员面色有些难看,两名旅客见状,只好再付钱离开。

3真钞瞬间变假钞

地点:火车站广场外某商场环市路楼梯转角处

10月26日傍晚,两名20岁左右的男子,拿着几箱方便面在该摊档打电话。一人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交给看摊的红衣男子。

钞票过手后,红衣男子认认真真地辨认钞票的真假。记者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手。红衣男子像变魔术一样把手在空中挥了挥,旋即将一张钞票狠狠地砸在台面上。

“你们竟然用假币!”两名打电话的男子显然被红衣男子这句话吓着了,慌手慌脚,不太相信地拿过钞票验看。“我们给你的肯定是真钱,钱是被你换过了的!”一名男子嘴里嘟囔了几句。一旁的灰衣男子显然是生气了,手掌猛地拍打着台面,口中呵斥着威胁两人。

拿方便面的年轻男子重新交了钱。身着灰衣的男子将找回的零钱猛地一把塞到打电话男子的上衣口袋里,挥手示意两人赶紧离开。

4谎称家属接人劫财

地点:火车站西广场邮政服务中心公用电话服务间门前

10月28日上午10时10分,一青年男子将一名中年妇女截住,拿出一部手机,称可以提供电话服务,并且收费比里面便宜。

妇女拿出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青年男子就帮忙拨打过去。妇女接电话后问:“李小兰在吗?我是她妈妈黄小华。哦,她在上班……她派谁来接的啊。”该名妇女听普通话比较吃力。青年男子显得很着急,帮妇女接过电话。“我是公用电话亭的,她听不懂,我帮她听电话。……来的人叫什么?……王涛吗?……哦,在哪里等啊……好的,在水果店门口。……她穿的是红色上衣,蓝色牛仔裤。”

青年热心地告诉中年妇女:“你女儿上班来不了,派一名叫王涛的男子前来接你,在水果店门口。”随后,该妇女高兴地给了青年男子1元钱离开了。

上午10时50分,该妇女哭着返回火车站,寻找刚才提供电话的男子。原来,该名妇女被刚才那名“王涛”带到一个巷内,抢走了身上仅有的500元钱。

5刚插IC卡就有人围过来

地点:省汽车站门前一红棉公用电话亭

工作人员称,这个规范的电话亭刚开不到一周,是由电信部门自己开设的。而记者找了许久发现,火车站周边地区只有3个这样规范的电话亭。

“200卡在这里都会被偷密码的,你打电话的时候背后有人偷偷看着你。IC卡呢,你一打完立即拿走,就不会出事。”一个公用电话摊的老板这样向记者介绍。

记者尝试着拨打电话,旁边有男子挤了上来。“我刚刚在这里打了电话,你让一下,他复过来了。”其中一名男子的手伸向磁卡机里的IC卡,被摊主按住。“他还没有付钱呢。”

电信维修工作人员表示:这些磁卡机大多被人动过手脚,插口处用东西卡着,插进去就很难拔出来。正在维修的磁卡机内部插口处有铁丝绕着。“经常这样,我们修好了他们又搞坏了。”工作人员不免叹气。

收费标准、相关法规何时不再是摆设

-收费标准

目前公用电话的收费如下:

市话每分钟3角;

长途直拨每分钟8角,

IP17909的收费价格则是每分钟3角。

-相关法规

《广州市公用电话管理办法》第十一条:公用电话承办者应遵守下列规定:

(一)应在服务场所显著位置悬挂标示牌、收费价目表和摆放计费表;

(二)公用电话亭(站)的电话机,投币电话和计费表应使用国家规定的规模型号;

(三)公用电话亭(站)的工作人员必须佩戴工作证;

(四)使用市电信部门统一印制的公用电话通话凭证和服务收据;

(五)按市物价部门核定的公用电话通话费、传呼费、服务费标准收费;

(六)在服务场所公布公用电话号码和监督电话号码;

(七)居民住宅区公用电话站服务时间每天不得少于12小时。

-除“黑”对策

建立专职队伍重拳打击黑话

暴力经济与公然抢劫等直接侵犯公民、法人单位财产、人身安全的犯罪行为貌似不同,往往都披着合法经营单位的外衣,但是,他们的收入和利润,并不来自合法的经营活动,而来自暴力和暴力威胁。合法的执照只是掩饰他们不法行为的道具。他们比公开抢劫的犯罪分子更隐蔽,更容易逃避打击。

有群众表示,火车站周边手机劫案发生得相当频繁。人们想与外界取得联系就必然选择这些暴力黑公话。他们之所以敢这么猖狂地敲诈勒索,就是由于掌握了通讯工具的地域垄断话语权。

很难说,为了达到垄断的目的,这些暴力黑公话与公开实施抢劫盗窃诈骗的违法犯罪分子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但暴力黑公话经营者能够从被抢走通讯工具的受害消费者处获得利益则是显而易见的。

因此,有学者分析,对受害者先实施欺诈,再进行抢劫,最后通过貌似合法的手段再进行掠夺。通过暴力获得暴利的违法者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的暴力经济链条并非不可能形成。

有管理人员隐晦地表示,多头管理,不同地域、不同部门管理交叉区域复杂,对于违法者的处罚比较轻,违法犯罪分子易逃避打击,取证困难等问题使得对于暴力黑公话的管理难度相当大。

有工作人员建议,对于这一地区的管理应该建立专职的管理队伍,颁布重典,施以重拳,加大打击力度和频率。同时,为了方便周边地区的群众使用公用电话的需求,有关部门应适度增加正规公用电话的数量,保护正规经营者的经营权。

《南方日报》2004年11月02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