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张彩票是这样卖出的

    看到大家都不愿意搞,我就说,会是我去开的,我先弄着吧。

    我参与发行新中国第一张彩票的情况,还得从1987年4月份说起。当时我是河北省民政厅办公室副主任,民政部发来一个明传电报,通知河北省民政厅派办公室主任到天津参加10省市社会福利有奖募捐试点工作座谈会。首批试点的10个省市是福建、江苏、浙江、上海、山东、黑龙江、广东、湖北、天津和河北。因我们办公室主任刚巧有事,就让我去参加了。

    天津会议从4月23日开始,25日结束,由民政部副部长章明主持。我们看了一些国外的资料,看了一些录像,民政部介绍了一些他们从国外考察时带回来的资料。会议讨论修改了《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试行办法》,各试点省市还谈了各自的打算。我当时对彩票(当时还不敢叫彩票,称奖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觉得这是个新鲜事。

    从天津回来后,我向省民政厅党组作了汇报。印象中,很多人都不愿意掺和这件事,觉得不好搞。本来这件事与我没多大关系,我是代表主任去的,以为开完会汇报后就没我的事了,但看到大家都不愿意搞,我就说,会是我去开的,我先弄着吧,等以后有了合适人选再安排吧。结果大家都说,好好,你就弄着吧。这样就搞了一个筹备组,我自然成了组长,但没给什么人,光杆一个。以后,全省开民政局长会、业务会,都让我去讲关于开展有奖募捐的意义。这样的会,大概有六七次吧。同时,我开始做准备工作。比如人马的组织、利益的分配、财务怎么做、发行工作怎么运行、宣传工作怎么展开,等等。

    谁首先卖出这一张彩票,将来在中国彩票发展史上会写下不可磨灭的第一笔

    1987年6月3日,民政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成立大会,由民政部部长崔乃夫当主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程子华当名誉主任。这一消息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向全世界作了发布。香港的好多报纸也作了报道,说中国大陆将于今年7月发行彩票了。

    7月18日至20日,民政部在北京召开了10个试点省市汇报会。在会上,与会省市都称自己认真做了准备工作,但因为谁都没见过彩票,所以都说还没有准备好,发行条件还不具备,时机还不太成熟。其实大家都希望有人先弄出样子来,然后照着做。崔部长着急了,在会上说,国际电台已对外播发了消息,国外很多报纸都登了7月份中国要发行彩票。如果7月份又不发了,国外对我们政策的连续性和我们制定的方针、政策到底算不算数都会产生怀疑。所以我们必须在7月31日以前,把这套彩票发出去。

    当时离7月底还剩10天,崔部长把上海、天津、浙江、河北四个省市的人叫到小会议室,说,我听了汇报,觉得你们4个省市的准备工作比其他省市的准备工作做得好一点,尤其是河北(当时我和河北省试点城市石家庄市的民政局副局长姬建波一同出席会议,由我汇报工作)。既然这样,你们几个省市回去后无论如何在7月31日前要把第一张彩票发出去。崔部长还十分明确地说,谁首先卖出这一套彩票,将来在中国有奖募捐史或者中国彩票发展史上会写下不可磨灭的第一笔。

    我听了觉得也是,要么不搞,既然要搞,就要抢第一。于是在北京会议期间,我就做了3件事。第一件事,在招待所起草了新中国福利彩票第一份广告,并电告河北省民政厅属印刷厂广告内容,要求赶快将广告印好,等我回去后校对。第二件事,我与姬建波商量说,老弟,咱们回去后赶紧弄这个事,争取发第一张。第三件事,7月份时,厅里已经给我配了一个人,是厅属的一个装潢印刷厂的会计,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即从民政厅要车来北京,拉50万元奖券回去。

    当时要求只有成立有奖募捐委员会后才能做发行工作,但我们没有按常规走这条路子

    等我回石家庄后,印刷厂已将广告排好了。然后我给省政府写了第二个报告。报告说明马上要在石家庄发行,省政府很快予以批复。

    广告印好了,50万张奖券也拉到了石家庄。回石家庄的第二天就召开了协调会。会议对销售工作作了具体安排,确定发行方式可以有3种,第一种,主要由工商银行负责发行。当时工商银行在石家庄市有几十个营业所,由工商银行把大部分奖券发到这几十个营业所,并负责做好账,收好钱,组织好人员。这些工作工商银行完全是义务,没有报酬,但有4%的代销费。第二种方式,由民政部门负责,发动各街道办事处、居民委员会,让他们在各算范围内做宣传销售、甚至上门销售都可以,但强调不许摊派。第三种,由我和会计两人到卖报摊点去联系,给他们一部分奖券,打个字条,说明卖出一张(1元一张)给他们4分钱。

    当时国家要求,只有成立有奖募捐委员会后才能做发行工作。但我一琢磨,要成立有奖募捐委员会涉及到省长任委员会主任,涉及到公安局长、宣传部长、工商局长等谁任副主任、谁任办公室主任、谁当委员等等许多问题,等把这些事情全部协调下来,31日以前奖券肯定发不出去。于是我向省厅领导汇报,说我们不能走这条路子,建议成立河北省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筹备委员会,筹委会主任由民政厅长担任,我任办公室主任。我们以这个名义就可以发行了。厅长说,对,就这么办,结果,广告上就署了“河北省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筹备组”。

    以上这些工作,都是在回石家庄后的三四天时间内完成的。

    有不少人对发行彩票有不同的看法

    1987年7月27日上午,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奖券首发式在石家庄市政府门前广场举行,我负责主持。石家庄市的领导排队带头买,我卖出了第一张彩票,买下这张彩票的是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孙永生,他当时总共买了10张,但他却是替当时出差在外的王同林副市长买的。同时省委书记邢崇智、省长谢峰也让秘书代他们每人购买100元,并表示如果中奖,奖金全部捐给社会福利事业。

    当时,由于宣传工作做得不充分,大多数市民都不知道这件事,我们的广告也是在26日匆忙张贴出去的。而且有不少人对发行彩票有不同的看法,认为这是公开赌博,是旧社会搞的东西,持怀疑态度。由于这些原因,第一天才卖出去几万张。当时广告上定的是一个月后开奖,结果大约销了20天,还有10多万张没销出去,大家开始着急了,担心到8月28日开不了奖怎么办?于是向上面汇报。中募委有关人士认为,这没有关系,只要销到70%至80%就可以摇奖,没有哪个国家是将彩票卖得干干净净才开奖,没有这一说。但王同林副市长不同意,说,那不行,民政部确定石家庄是全国第一个试点城市,还剩10万张奖券没卖完就开奖,这个声誉多不好。他坚持要卖完才开奖,并说有办法。他对我说,“明天我召集大型工矿企业的工会主席来开会,让他们来想办法。”结果王同林把一大批厂矿企业的工会主席、厂长、办公室主任召来开会,说拜托啦,现在我们试点卖奖券还有10多万张没有卖出去,大伙都要积极争取,支持社会福利事业,支持国家在石家庄市搞试点,我们要把这件事搞得漂漂亮亮的。现在这剩下的10万多张,希望你们回去在群众中广泛地做动员、宣传,不要摊派,要他们自愿买。结果,华北制药厂一下要了两万张。就这样,剩下的10多万张很快就卖完了。

    第二组号已找不到了,第三组号即065772无人认领,这也是新中国彩票史上的第一个弃奖

    1987年8月28日上午,新中国彩票史上第一次摇奖仪式在石家庄市最大的礼堂第一工人文化宫如期举行,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派人出席,石家庄市领导、相关部门的领导都参加了。那时,我们没有摇奖器,工商银行搞过有奖储蓄。他们提供了6个摇奖器,是那种篮球那么大的铁球。石家庄市民政局组织了6位小姐,将0至9号10个铁球装进摇奖器进行摇奖。6个摇奖器分别摇出个、十、百、千、万、十万6位数字。摇奖现场人山人海,文化宫内容不下,许多人便挤在门外观看。按照规则,我们设特等奖一名、头等奖5名、二等奖5名、三等奖50名、四等奖5000名、五等奖5万名。

    首批中奖者中,二等奖以下的中奖者都能找到,但是获得新中国彩票史上第一个大奖的王某,却坚决不同意接受记者采访。一等奖2000元获得者之一的温国斌,接受过记者的采访。据介绍,温国斌当时在河北新医学院做临时工,准备结婚,但家庭比较困难,正缺钱。运气不错的温国斌仅买了几张奖券就中了一等奖,结果把婚礼办得很风光。

    

    《中国社会导刊》2002年第5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