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戒毒--探访"云南试点"美沙酮诊所

■现代医学已经证明,海洛因改变了吸毒者的中枢神经系统,没有药物,单靠意志力、说服和劳教都是不起作用的。

■海洛因成瘾者每天的注意力都围绕着海洛因,且每天要吸3次,价格昂贵,所以为了弄到钱得到海洛因,他会去偷、去骗、去抢、去卖淫;而美沙酮无嗅、味苦,溶解于水,口服一次能维持药效24小时,每次只要5-10元。这样,美沙酮才可能让吸毒者的生活正常化,才能让他重返主流社会。于是有了美沙酮维持疗法的尝试。

■美沙酮是一种较低毒性的毒品,这也就是用它来治疗吸毒者引起争议的原因。但这是目前唯一有效的办法。

今年三月底四月初,国家批准的5个省、自治区8个点的美沙酮维持疗法陆续开展,广东省也明确表态将在今年年内进行尝试,似乎一场试点美沙酮举措在全国范围内渐成燎原之势。

日前,晨报特派记者专赴云南省个旧市,作为全国首批社区美沙酮维持疗法的试点,这里神秘的美沙酮诊所才开张不久。

诊所开张一周间

4月18日下午2点05分,这是林强(化名)必须在这个诊所报到的时间,也是他第5次前来服用美沙酮。

这个挂着“疾病控制中心健康门诊”牌子的诊所就是国家首批5个省、自治区8个地方获准“对海洛因成瘾者进行美沙酮社区维持治疗”的试点之一。不到40平方米的诊所被隔成4间,门口客厅的墙壁上贴着艾滋病防治宣传画和美沙酮的就诊程序,壁柜上摆放着各种美沙酮和艾滋病防治的宣传资料,里间的药房和库房安装着摄像头、报警器和坚固的门锁,而接诊的医生办公室则在最里面。

一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上午入组(有资格并已经获准在诊所服用美沙酮)的13位病人开了一个碰头会,有病人给他递了烟,那根烟到现在还被摆在桌上。

这间门口看不见任何美沙酮标牌的普通诊所,4天前却迎来了国家卫生部、公安部和药监局的官员,这天是该诊所开张大吉之日。

林强径直走进最里面的医生办公室,这里所有的医护人员对林强已经很熟悉。记者没有被允许随林强一同进入。此前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权威人士均透露出一个信息,开张不久的诊所不愿意过多地被媒体关注,他们的原则是“只做不说”。

33岁的林强在当地已被强行戒毒过两次,今年3月份他接到可以加入美沙酮维持治疗的通知后,马上向社区递交了申请,林强非常符合“强制戒毒两次以上未能戒掉、年龄在20周岁以上、本地户口且在本地有固定住所、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四大入组条件,遂成为第一批入组的13人中的一员。

刚才在诊所,林强首先被做了全面体检,然后被询问了前一次服用美沙酮后的身体状况,今天医生给他开的剂量是70毫克,让他当面服下,“服用之后的(舒服)感觉和海洛因差不多”,等到缓过神之后,林强在医生“不要再碰海洛因,如果有什么不适马上联系我们”的叮嘱下离开诊所。

林强现在每天下午2点左右到诊所报到,然后每次按规定付5元钱服用一次美沙酮,美沙酮的作用时间能维持24至36个小时,而且能抑制住海洛因的毒瘾,“这几天我都没有再碰过海洛因,我一定会坚持的。”林强转身向一条巷子里走去。

在林强生活的这个地级市,像他这样的海洛因成瘾者一共有两三千,其中有62%的人HIV成阳性。在整个云南省,个旧市属于“吸毒状况比较严重、吸毒者共用注射器的情况比较严重、吸毒者中HIV阳性比较严重”的城市,在这里试点美沙酮维持治疗容易看出效果究竟如何,这也就是为什么选择个旧进行试点的理由。

10余年的争取

4月14日当天,张锐敏就在个旧的美沙酮诊所里做临床指导,他是美沙酮维持治疗国家工作组临床专家组的成员,也是云南省药物依赖防治研究所的医师,他和另外一名同事张波一起被“下放”到个旧参与工作。

前些日子(3月底),作为全国美沙酮社区维持治疗的另两个试点地———四川省的乐山和西昌也正式启动。他和张波也在那里做临床指导,一个在乐山,一个在西昌。从张锐敏处记者获悉,截至4月16日,乐山和西昌分别有60多位和100多位病人入组。

“现在就想要看出美沙酮维持治疗的效果,是不切实际的。很多东西现在根本没法评估。”张锐敏并不希望媒体对刚启动仅几天的美沙酮试点给予过多的宣传。“美沙酮维持治疗最终会在四大方面起到效果:一是降低

HIV阳性的感染率,二是减少非法药物的滥用,三是减少违法犯罪行为,四是重新恢复吸毒人群的社会功能、职业功能和家庭功能。仅仅过了三四天就想得出结论,现实吗?”

“比如要减少非法药物的滥用。现在很多病人服用美沙酮后,第二天来诊所告诉我没有再用过海洛因,但是这些话可靠吗?我们没有办法24小时监控他们,但我能感觉得出,有些病人晚上还在吸食海洛因,这是他们以前的存货。并不是我们给他服用的美沙酮剂量不够,而是他们可能想体验美沙酮和海洛因结合起来的‘舒服感受’,就像很多吸毒者吸了海洛因还要用安定一样。心理学有一种理论认为,‘吸毒者第一次吸毒的感觉是最舒服的,以后都不可能达到那种感觉,他们喜欢把自己当作小白鼠做试验,不断地改变毒品的组合方式来体验,就是为了找到那种感觉,也许他们永远找不到。’为什么我能感觉得出有些人回家后又服用了海洛因,因为美沙酮在体内作用的时间应该是24个小时,原定那天早上8点半有10个人都该来服药了,但是他们都没有出现。”

张锐敏现在很担心把美沙酮神化了,“如果吹得过头,一旦人们暂时看不到预期的效果,美沙酮维持治疗将会被一棍子打死,尤其在目前美沙酮维持治疗尚有争议的时候。”

张锐敏所在的云南省药物依赖防治研究所,早在10多年前就呼吁过用美沙酮维持疗法,研究所的副所长李建华为此提交了无数次报告,但结果只是“石沉大海”。在他们争取了10多年后,美沙酮维持疗法终于与艾滋病防治工作结合后“出笼”了,对这个得来不易的尝试,李建华、张锐敏……他们都把它当作自己最珍惜的孩子,他们不想它还在摇篮的时候就被扼杀了,“如果真会那样,这就是犯罪。”张锐敏他们希望恢复每一个吸毒者作为人的功能,希望能公平地对待他们,“现在美沙酮维持治疗给了他们健康生活的机会,谁都不能剥夺!”

且看诊所如何运作

在个旧市负责临床指导的几天里,张锐敏还把一种思想灌输给所有的医护人员———前来服用美沙酮的应该叫作病人,而不叫吸毒者。

因为美沙酮维持治疗的本质就是要让一个吸毒者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比如在香港,用美沙酮维持治疗的人每天早上可以到诊所里花1港元服用一次,然后正常地去上班,学习和生活。他不会整天想着去吃美沙酮,就像癌症病人不会整天想着吗啡和杜冷丁一样。

“而吸食毒品就不行,海洛因成瘾者每天的注意力都围绕着海洛因,没有海洛因就觉得都活不下去,他会不择手段去弄到海洛因。现代医学已经证明,海洛因改变了吸毒者的中枢神经系统,这是一种病,如果没有药物,单靠意志力、说服和劳教都是不起作用的。”

“海洛因在身体里的半衰期决定了吸毒者每天至少吸食3次才能维持生活,而美沙酮在体内能作用24到36小时也决定了一天只要服用一次。正是有这样的药理基础,美沙酮才能对吸毒者的行为进行校正,才能让他的生活正常化,才能让他最终返回主流社会。”这也是李建华和张锐敏最大的愿望,至于美沙酮究竟是否会成瘾、是否能彻底脱毒,他们觉得这样的争论毫无意义。

对于美沙酮维持治疗的争议,其实自从上个世纪60年代出现美沙酮之后就一直存在。也出现了很多吸“双草”的吸毒者,即没钱的时候服用美沙酮,有钱的时候又去吸海洛因,“但是之前他每天要吸3次海洛因,现在可能每个月只吸一次。”张锐敏认为不管怎样这都是进了一大步了。

在给他们服药之后,张锐敏给他们写上医嘱:“不要吸毒品,不要和那些吸毒者深交,和家人多沟通,经常到我们诊所来看看。”他告诉他们,有事随时打电话随时解决。

张锐敏在诊所接诊的几天时间里,他越来越感觉到美沙酮维持治疗成了他和病人之间沟通的最好桥梁。“医生由此可以接触到这些原本不敢暴露的吸毒人群,而且接触的频度在增加、时间在延长,这个平台方便了我们对吸毒者的行为和心理进行干预,也方便今后法律工作者和社会学者接触到这些人,对他们再次给予行为校正和援助。”

个旧市的美沙酮诊所被期望容纳两三百位病人,按照现有的10名医护人员是绝对不够的,“我们希望将来能由一些社工来帮助管理每个个案,做些恢复病人社会功能的事,所以我们现在适当地收取5元一次的费用,作为对社工培训和工资的支出。”张锐敏回来之后就开始着手招募和培训社工,“美沙酮社区维持治疗的试点一环扣一环,涉及至少100万名国内吸毒者的健康甚至生命,一刻都不容耽误。”作者:□晨报特派实习记者顾嘉健云南报道

《新闻晨报》   2004年4月27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