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6%商户支持秀水撤市 秀水街背后水份多(图)

调查显示仅6%商户支持秀水撤市 秀水背后水份多
秀水市场仍商户云集。明年春天,它身后的新秀水大厦会不会取而代之?

北方工大10学生自发调查显示只有6%商户支持撤市,与此前消息不符

■关注焦点

“我们开始真正接近秀水市场时,才发现秀水的问题要比我们预想的沉重得多。”王泽说。

10月起,他和北方工业大学的另外9名大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对秀水市场进行了自发的独立调查。调查的结果出乎他们的预料,而在调查中,大学生们也提出了自己的困惑。

困惑1

商户指责部分媒体发假消息

“原本我们是想寻求秀水市场假冒产品的相关情况以及治理措施。但在实际调查时,我们转移了这次调查的目的,”王泽说。

“听到众多老商户去‘新秀水市场’的消息,我们感到事情在变复杂。”王泽在11月29日的调查日记中写道。通过网络,调查组的同学搜索到了大量的有关秀水的新闻。“看得越多,我们越困惑,分不清真假。最近看到的一则消息是,新秀水大厦有优惠,有95%的老商户到新秀水大厦去报名,但我们了解的老商户们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学生们说。

根据他们的调查,只有6%的商户希望撤市。

王泽说,最初同学们最担心的是自己只是学生,调查中商户们会不愿意理睬他们。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商户们了解到他们的身份后,反而更愿意向他们诉说。“接受我们调查时,一些秀水商户说,他们对一些媒体特别反感。他们说报道可以,但不能说假话。”

“据我的了解,除了极个别的商户,其他人根本没有和新秀水填任何登记表,竟然有媒体说我们挤破了新秀水的门槛。其实倒是他们(新秀水大厦)经常打电话给我们,向我们许诺入市的种种优惠。我们现在根本就不敢相信记者,不知道他们的好多消息是从何而来。”老商户代表朱定亚说。

最近的另一条消息也被老商户们指责。“媒体说我们秀水街部分铺面已经人去铺空,还有一些商户正在收拾自己铺面准备撤柜,这种假消息,还不是为了让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往新秀水里砸钱。”

记者昨天在秀水市场里并没有看到空空的柜台,而在市场后面,新秀水大厦仍在装修。工人称,装修好还得一段时间。“有新闻说2005年元月1日新秀水就能开业,可能吗?”朱定亚说。

“他们就像在煮开水,一会儿投一根柴,慢慢地把新秀水大厦给煮热,而我们就像是锅里的青蛙。”一位老商户称:“6月份的395万的天价摊位就一定是有问题,我们就是一刻不停地收钱卖货,我们也不可能把这395万挣回来,有这样的傻子会出这么多钱吗?”

■记者调查

“撤市新闻有策划痕迹”

“一些消息我们都不知道,有媒体就说撤市已经板上钉钉了,不知道消息从哪儿来的。”朝阳区政府的一位官员也认为开发商是利用媒体炒自已。

资深策划人秦全耀认为,从新秀水的黄金摊位拍出395万元天价,到最近连续不断的撤市新闻,整个过程有策划的痕迹。新秀水的开发商2003年2月才取得“房地产开发企业暂定资质证书”。“开发商后面一定有高人。”秦全耀说。

记者昨天下午来到新秀水的管理者秀水豪森的办公地点。包括经理室在内的各个办公室,都只剩下了桌椅。秀水豪森在这里只剩下了一楼的展厅与服务处。

“我们由指定的媒体发布消息。”服务处的工作人员称秀水豪森不随便接受采访。记者要求找季卫总经理,她通完电话后,称“季经理他们都非常忙,没有时间接受采访。”

困惑2

撤市决策商户难以发表意见

大学生们说,调查中,他们深深感受到了老商户们的无力感。“我们在做调查时,他们纷纷要求作答。我们坦言自己只是学生,但他们好像找到政府的感觉,向我们倾诉心中的不平。”王泽说。

老商户们表示,他们一直盼望能在撤市问题的听证会上表达自己的意见。但原本定在7月15日的有关秀水街市场撤市听证会,7月14日被宣布推迟,朝阳区政府随后组织了两场专家座谈会,称是广泛听取社会各界和商户意见后,再举行听证会。朱定亚说,直到现在,商户们没有听到任何再次办秀水撤市的听证会的相关消息。

朱定亚说,“现在开发商要拆除秀水市场东墙从南向北70米的摊位,一下子拆了秀水市场的一半,也就是说,没开听证会就开始拆了,这不是违反了规定吗?”

根据媒体的报道,从秀水街招商处一楼大厅的新秀水大厦模型中可以看到,老秀水街已被改造为可通车的市政道路。新秀水的副总经理季卫对此表示,该模型是严格按照新秀水大厦及其周边地区将来的实际规划而造。“这些情况,我们都是一无所知。”老商户们说。“我们就像等着宣判的犯人,不知道要判什么刑。更重要的是不知道犯的什么罪,我们都不知道。”一位商户用如此的比喻表达自己的感受。

“决策过程不透明,是老商户们惶恐的根本原因。”大学生们认为。

■记者调查

听证会很有可能被取消

“自从7月14日在北京凯莱大酒店宣布听证会推迟,我们区委宣传部就不参与秀水听证会这事儿了。”朝阳区区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袁裕中说,“所以现在我们了解秀水的新闻也全都是通过媒体,具体情况建外街道办事处应该清楚。”

昨天下午,建外街道办事处主任苏民表示,过几天会有重大消息披露,但现在不接受记者的采访。

“听证会应该不会开了。”朝阳区的一位官员说,“具体撤不撤市,还要看上面怎么决定。”

10名大学生的调查结果

调查显示仅6%商户支持秀水撤市 秀水背后水份多
秀水市场商户对撤市的态度
调查显示仅6%商户支持秀水撤市 秀水背后水份多
外国游客对秀水市场的诚信度认定
调查显示仅6%商户支持秀水撤市 秀水背后水份多
如果新旧市场并存会选择哪一个

■对话

“我们将继续关注秀水”

做调查的大学生称,希望调查报告能给政府决策提出建议新京报:怎么会想到调查秀水市场的,总共花费同学们多少时间?

王泽:我才来北京的时候,在火车上就听见有人说,北京有个叫“秀水街”的地方,全是假货骗老外的钱。但7月份,美国大使馆表态对撤市问题表示关注。这让我感到很好奇。在思想修养课上,老师让我们做一个社会调查,我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话题。

在调查前,同学们也没多少信心。因为商户们太忙,怕他们不理睬我们,我亲自到市场办公室去联系,他们同意了,我们在商户们与消费者的配合下很快完成了问卷和访问。从10月底的筹备到11月30日截稿有一个多月吧。

新京报:调查问卷主要涉及哪些方面。共做了多少份调查表,对多少人进行了调查?

王泽:问卷设计的最初多半是围绕商品的来源等一些零碎情况,而对于撤市的问卷,只是问愿不愿意或者什么的。这些问卷的内容都是基于从新闻报道上的疑问或事实出发的。一共作了八十份问卷,包括中国消费者、外国消费者、普通商户、市场办公室问卷以及两份访问提纲。访问对象还是比较配合的,问卷全部回收了。

新京报:调查出的结论是否合于你们最初的想象?

王泽:与我们的想象还是有出入的。我们在向商户们做调查时,他们纷纷要求作答。我们坦言自己只是学生,但他们好像找到政府的感觉,向我们倾诉心中的不平。

他们认为有些报纸是被开发商利用来炒作的工具。比如我们看到的一些报道称,众多老商户都去‘新秀水市场’与我们现场调查的结果就完全不同。我们觉得,如果媒体不能保证自己所发布消息的真实性,它存在的意义值就等于零。另外,政府也应该让更多公众参与到决策过程中去。

作为大学生,作为比较有激情的年轻人,我们觉得有必要把这些讲出来。可能会比较幼稚,但绝对真诚。

新京报:以后是否还继续关心秀水?

王泽:当然要继续关心,首先做事要有始有终才对,其次积累了做调查报告的经验,为我们处理类似的事铺路。同时,这件事也能激发我们对弱势群体的关心,为政府的建设提一些个人的见解和想法。

■专家

秀水“小现象”反映“大问题”

12月10日,首都经贸大学举办了一场“秀水问题学者谈”,由首都经贸大学的两位教授牵头,研究非公经济的十几位专家从法学、社会学、经济学、民俗学等角度分析了秀水的前景与现状。有专家认为,秀水这个小现象折射出对保护个体、私营经济等大问题。

北京理工大学刘平青教授认为,秀水是拆还是不拆,它折射出的问题其实是弱势业主,包括个体户和私营企业主的权益保护问题,这是个大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李程伟博士认为,“秀水”体现出公共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的制度方面还是比较薄弱。“我们还在想如果引起市长的关注,这个事情会解决,但是如果我们寄希望于这种方式解决,我们就老把心提在嗓子眼上。听证程序等制度问题如果不解决,矛盾将会永远地出现。”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高以道认为,个体私营经济业主用自己的努力,把市场品牌做起来,而一旦成了型,一些不适当的干预就来了,许多市场因此瓦解。所以政府的决策一定要有商户们的参与,才能保住这个牌子。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蒋泽中教授发言呼吁不要撤旧市。他呼吁让新、旧市并存,完全可以实现不同业态的竞争。他还建议,秀水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绿地,增加休息场所,把这个品牌做大。让这样的品牌可以容纳更多的顾客、消费者群,能成为城市形象的代表,能让顾客在这里购物、留连,甚至是游玩。但秀水的街巷特色不能变。一旦变了,原来的品牌内涵就消失了。 (本报记者徐春柳)

■链接

百度一下“秀水市场”,相关网页多达97000个。1982年开始有人在秀水东街南口、外交公寓墙外出售各种杂货、工艺品,逐渐形成规模。

新京报 2004年12月14日


新秀水招商60万元准入 目前先接受老秀水商户
北京新秀水招商 摊位租价4千到2万
秀水市场旁冒出"秀水街" 商户认为其涉嫌侵权
《北京青年报》:从秀水街看“侵权式繁荣”的危机
北京秀水市场撤市听证会延期举行
秀水留也彷徨去也彷徨
封杀假名牌 秀水卖什么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