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与思想者对谈:战争之王——轻小武器
中国网 | 时间:2006 年6 月7 日 | 文章来源:华盛顿观察

现在世界上有6.4亿轻、小武器流通,每年的合法交易量为40亿美元,非法交易量为10亿美元。导致每年数十万人死于武装冲突和刑事犯罪。鉴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怖的杀伤力,国际社会对其扩散非常重视;相形之下,小武器与轻武器只是小菜一碟。但颇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因为数量大,分布广泛,容易获取,使用便捷,小武器与轻武器给世界各国造成的生命损失绝对是“大规模”的。

“冷战后,国与国之间的武装冲突可能性降低了,新出现的冲突多数是国内冲突。(这一冲突中主要使用的)轻、小武器的销售在世界上更加商业化,”美国智库世界安全研究所(World Security Institute)之下的防务信息研究中心(Center for Defense Information)高级研究员蕾切儿•斯托尔(Rachel Stohl)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根据联合国相关定义,小武器(small arms)是为个人使用而设计的,而轻武器是为数人一组共同使用而设计的。小武器包括左轮手枪和自动手枪、步枪、冲锋枪、突击步枪和轻机枪。轻武器(light weapons)包括重机枪、榴弹发射器、轻便高射炮和反坦克炮以及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发射器。轻、小武器 作为“凶器”,不仅“助纣为虐”,为各种小规模危机推波助澜,导致人命的牺牲,不稳定地区局势恶化,许多时候还是某些集团在国际、国内达到政治目的的利器。

嬗变之中的美国枪支出口政策

在美国,与武器销售相关的法律文件有二:一是1976年通过的《武器出口控制法案》(Arms Export Control Act);二是1961年通过的《对外援助法》(Foreign Assistance Act)。这两款法律都是冷战时期的产物,有浓厚的冷战色彩。1995年克林顿总统签署的第34号《总统决策令》(Presidential Decision Directive)第一次将经济因素作为武器出口的目的。

斯托尔指出,美国第34号《总统决策令》是非常有争议的。该决策令毫不掩饰地指出, 武器销售是推广美国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工具。它明确规定了美国武器销售与转让的战略目标是确保美国的技术优势;提高友邦的防御能力,增加美军武器和盟军武器的相互通用性;保证美国利益相关地区的稳定;促进和平、民主和人权;提高美国国防工业企业的竞争力。

斯托尔说,这些目标不仅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而且可能相互矛盾。

“在一定程度上,你可以说34号《总统决策令》是非常短视的。”斯托尔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世界政治格局是变化莫测的,今天的朋友就可能是明天的敌人。”

斯托尔列举了许多例子证明美国在出口轻小武器方面曾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比如,在上一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为了打击前苏联,曾经出口武器给阿富汗抵抗力量;但这些武器不少都流入了目前抵抗美军的塔利班及反叛分子手中。

即便如此,美国仍然在出口轻、小武器时尤其强调意识形态,和别的国家也时有冲突。自查韦斯出任委内瑞拉总统以后,他开始与美国交恶。2005年俄罗斯向委内瑞拉出口了10万枝AK-47,就遭到美国的诟病。世界最大的轻小武器出口国为美国、意大利、俄罗斯、巴西和中国。最大的进口国包括美国、沙特、塞浦路斯、日本、韩国、德国及加拿大。此外,每年有100万件轻、小武器被窃或遗失。

“虽然俄罗斯人认为美国的抗议主要是出于经济利益考虑,认为美国想将俄罗斯排挤出南美市场,但美国抗议的原因绝对是出于政治目的。相比之下,中国和俄罗斯对国外市场的轻、小武器销售主要是商业利益驱动,”斯托尔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斯托尔的新作《小武器贸易:新手指南》(The Small Arms Trade: A Beginner’s Guide)将在2006年11月于美国书店面世。

全美步枪协会的国际影响

“不少外国人可能都知道”、“全美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即 NRA)在美国国内政坛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但是知道NRA在国际上影响颇巨的人可能不多。NRA事实上通过影响美国政府的政策,直接影响了美国在联合国有关轻、小武器贸易的立场,” 斯托尔说。

虽然各国、各地区多少都有枪支交易管理的法规,但世界上没有被各国接受的统一枪支交易管理的法律。在2001年7月,联合国小武器大会达成了旨在打击轻、小武器非法贸易的《行动纲领》 (Program of Action)。

“美国因为不愿意为了协调联合国文件的有关规定而修改国内法律,因此提出了许多保留意见。美国反对联合国有关限制个人拥有枪支及限制枪支合法生产和交易的条款。当时主管军控的国务次卿博尔顿将美国的目标集中在枪支的非法交易。”斯托尔说道,“虽然世界上许多国家都认为各国应该制约轻、小武器发展,但美国并不这样看。”

斯托尔认为美国在轻小武器管制问题上的“顽固”立场与其根深蒂固的枪支崇拜文化以及全美步枪协会的巨大政治影响力密切相关。美国的这个立场遭到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冷眼。6月初联合国举办的控制枪支暴力的国际会议上,共有47个国家的代表应邀出席。作为枪支进出口大户的美国却没有在被邀请之列,原因是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体现出足够的诚意。

今年6月底,第二次联合国小武器大会将在纽约召开,会上各国将审阅自2001年第一次会议以来各国实施《行动纲领》的情况并讨论进一步措施。

“娃娃军”

曾经在联合国军控事务中心(Center for Disarmament Affairs)任职的斯托尔自1995年开始轻、小武器研究,现在已经是这方面的权威。因为她在轻、小武器研究方面的成就,她被选为美国“小武器工作组”(Small Arms Working Group,或者SAWG) 的负责人。小武器工作组由来自9个美国知名的非政府机构的专家组成,旨在改善美国和国际小武器政策。

斯托尔为著名影星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2005年的大片《战争之王》(Lord of War)担任顾问,也是该片附带的纪实片中主要被采访的专家。《战争之王》是一部关于描绘武器交易世界的电影。20世纪末美苏两大超强冷战结束,另一个恶梦却快速浮现,前苏联崩解后,大量轻重型武器及军火纷纷流入全球市场。据估计,单在1982至1992年间的乌克兰,便有总值超过320亿美元的军火流入黑市,被掮客及军火贩子卖到烽火遍地的第三世界国家。在这些牵涉巨额利益的交易中,各路军阀、谍报特工、国际犯罪集团、甚至美国政府自身都纠缠其中,建构起错综复杂、令人惊心动魄的利益网络。《战争之王》是以真实事件为背景的电影故事,剧情和剧中人物都有真实模板。凯奇扮演一名国际武器交易商人,混迹于枪、财富和女人之间的亡命之徒。在他事业的鼎盛之时,却感到自己内心的不安。影片中使用了大约3000只AK-47冲锋枪,这些都是真实的武器而非道具。

在斯托尔看来,轻、小武器在经济、政治、和社会领域都有深远的负面影响,但对她来说,可能最触目惊心的是轻、小武器对儿童的影响。

“儿童比成年人更容易成为轻、小武器扩散和误用的受害者。世界上死于枪口下的人多数是儿童和妇女。在1990年代,就有200万儿童死于武装冲突之中,”斯托尔指出。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执行主任卡罗尔•贝拉米(Carol Bellamy)认为,死于轻、小武器下的儿童可能比死在坦克、导弹下的多。在1979年至2002年间,哥伦比亚死于枪口下的18岁以下未成年人增加了300%,远远高于195.6%的全国平均数字;在芝加哥,在1979至2001年期间,死于枪口下的未成年人增加了131%,高于69%的该市平均数字。

武器的泛滥也毒害了儿童成长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不少在枪支泛滥地区长大的儿童,不再尊重父母和社区领导人的权威,形成了盲目崇拜力量的畸形心态。在世界上各武装冲突地区,有约30万名18岁以下的“娃娃军”。在斯里兰卡和哥伦比亚到处可见他们的身影。许多儿童参加“娃娃军”是因为他们拒绝不了枪支的诱惑。

斯托尔希望美国在第二次联合国小武器大会上发挥领导作用。“美国应支持制定有约束力的国际公约,加强对轻、小武器的管理与控制,尤其是对武器贩子的管理,让非法轻、小武器更容易被识别和追查。”

《小武器贸易:新手指南》(The Small Arms Trade: A Beginner’s Guide)蕾切儿•斯托尔 (Rachel Stohl) 著,大同世界出版社(One World Publishing)2006年11月出版,定价14.95美元。

粟德金,《华盛顿观察》周刊(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第21期,2006/06/07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