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文物局长称今年36起盗窃文物案8成没破

在近日召开的全国文物局局长会议上,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透露:今年,全国共发生了36起馆藏文物、寺庙文物以及田野石刻被盗案件,其中,只有7起案件被侦破,破案率仅为20%。由国家文物局提供的材料显示,今年,在全国各地上报的这36起文物被盗案件中,共丢失各级文物223件。案件发生率比去年上涨了近8成,这还不包括盗墓、倒卖文物和走私文物案件。

文物被盗案上涨势头迅猛

昨日,国家文物局安全保卫处处长刘起富告诉记者,今年,文物被盗案件和去年相比多出了近8成,上涨势头迅猛,盗窃文物活动十分猖獗。各地共上报36起文物被盗案,但还不排除一些地方博物馆可能出现文物丢失后隐瞒不报的情况。

刘起富说,目前,我国文物的安全形势非常严峻,盗窃、盗掘、走私文物的犯罪活动愈演愈烈,无论博物馆的馆藏文物还是田野石刻文物,都是文物犯罪分子随时盗窃的目标。

职业大盗盯紧重点文物

据刘起富透露,在对全国各地发生的文物被盗案件作出分析后发现,盗窃文物手段呈现出六大趋势:

一、被侵害目标多是国家公布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犯罪分子气焰嚣张,犯罪活动趋于公开化、暴力化;

三、跨省跨区频繁流窜作案,职业化特征越来越明显;

四、文物犯罪嫌疑人多次多起连续作案,手段凶残;

五、出现盗窃、运输、倒卖、走私出境一条龙运作方式;

六、向智能型发展,计算机、网络等高科技手段已被运用。

据专家介绍,目前,盗窃、倒卖、走私文物者已经形成了一条龙式的国际化“经营”,文物一旦被盗出,很快就被转手倒卖,一般只需一两个星期,就可能被走私到境外。

文物一旦出境进入国际市场,其买卖就“合法化”了,此时,我国的执法机关再想由境外追缴文物,难度就变得非常大,被追缴回国的珍贵文物屈指可数。

案例介绍

明火执仗 劫走宋代佛塔

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同圣寺宋代佛塔被盗案,也是今年文物被盗案件中案情比较重大的案件。

1月17日,位于七都马坂村的同圣寺内,9层高的石质佛塔被盗贼“光顾”,佛塔塔顶以下6层构件全部不翼而飞。据附近村民介绍,当天夜里,同圣寺方向发出巨大的响声,有农用车轰鸣着开走……”

同圣寺佛塔是实心石塔,八角九层,高近10米,底座边长为1.5米,仅底部一层重量就可达11吨以上。当地有关人士表示,这伙盗塔者已经不能算是盗了,比明火执仗打家劫舍有过之而无不及。

福州雪峰崇圣禅寺镇寺之宝半夜被盗

三尊稀世玉佛险些一去不返

在今年被盗的文物中,最珍贵的当属福州雪峰崇圣禅寺失而复得的镇寺之宝——三尊明末缅甸国王赠送的稀世玉佛。

10月15日凌晨,僧人智光起床“方便”后回卧室途中,顺便拐到大雄宝殿前看了看,这一看让他感觉出了问题:大殿西侧门敞开,地上散落着绳索和编织袋。众僧人赶来后发现,大殿中的三尊通体洁白、重达600多公斤的缅甸玉佛不见了踪影。

这三尊玉佛是明末清初时,缅甸国王专门捐给崇圣禅寺的。玉佛采用上等缅甸玉雕刻而成,堪称无价之宝。

11月中旬,此案被侦破,三尊玉佛失而复得。

大足石刻遇贼杨柳观音遭砍头

附近村民表示:只要四肢健全就能轻松翻进围墙

在今年的文物被盗案中,另一桩大案就是世界文化遗产——重庆大足石刻的一尊石刻佛头和一尊泥塑佛头被砍盗。此案目前还在侦破中。

2月11日,大足县石门山摩崖造像中的两尊石刻佛像被盗,被盗文物分别为6号龛的杨柳观音头像和7号龛的五通大帝头像。

办案人员说:“盗贼将铁栅栏的锁撬了,观音像的头部断裂口不规则,可以肯定不是锯下来的。盗贼如何取下头像,目前还不得而知。”附近村民则表示,只要四肢健全,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翻过石刻区的围墙,接近石刻也不是很难的事。

专家分析

博物馆盗贼从容作案54分钟

据一位长年从事文物安全保卫工作的工作人员介绍:文物被盗,大多与保护措施存在漏洞有关。今年,云南省博物馆与庐山市博物馆均遭盗窃,但结果却大不一样。

5月12日凌晨2时,云南省博物馆报警中心控制室的警报响起,值班人员立即打开摄像机巡查,发现博物馆展览大楼外,有一个人正在翻越围墙,值班人员立即出动,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避免了文物损失。

2月3日凌晨2时,盗贼潜入江西省庐山市博物馆,盗走蒋介石用过的3件瓷器,均为国家二级文物。博物馆虽安装了监控系统,但没有报警探测器,案件发生后查看录像才发现,盗贼在展厅内作案时间长达54分钟。

没有按规定安装报警装置是盗贼能够得手的重要原因。刘起富透露,明年,国家文物局将加大对各类博物馆的安全保卫设备的检查监督,遏制文物被盗案迅速增长的势头。

拨拉小算盘 不给文物定级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由于一些单位不愿对自己保管的文物进行等级鉴定,使得国家的文物保护政策无法落实,最终造成了珍贵文物因缺乏安全保护措施而被盗。

这位工作人员说,失而复得的崇圣禅寺玉佛就没有任何文物等级。国家和地方政府给馆藏文物的补助、保护经费有限,而文物等级越高,保管单位的责任就越大,支配权也越小,趋利避害的想法使一些博物馆不愿为自己保管的文物定级。玉佛被盗,正是这种现实主义小算盘战胜文物保护大账的结果。

破案率低 盗贼放心“做买卖”

也有专家表示,文物被盗除了与一些文物保管单位防范设施差、管理有漏洞、责任心不强有关外,还与目前文物走私活动猖獗,从而刺激盗贼铤而走险有关。对这类盗窃文物活动的打击不力,同样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在各地,一些基层公安部门由于破案经费有限,警力不足,无形中增加了破案难度,导致案件长期无法侦破。破案率低则让盗贼更加有恃无恐,“放心大胆”地做盗窃文物的“买卖”。

另外,在某些地方,公安等部门以罚代刑的错误做法,更造成了“抓了放,放了盗,盗了再抓”的恶性循环现象。(饶沛)

《法制晚报》 2004年12月28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