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多家赌场包围我国 禁赌是一场持久战

安徽农村有位小伙子告诉记者,他们村有个4岁的孩子,总把“中”字念成“红中”。因为,孩子父母喜欢打麻将,孩子围着麻将桌长大,其他的字不认识,麻将牌上的字却全认识了。事实上,不仅农村有赌博现象,城里也有;不仅农民赌博,领导干部也赌;不仅在国内赌,有的还跑到境外赌。赌博已严重毒害了中国的社会风气,成为近期严打的重点对象。

里应外合的招揽欺骗性强

某国的一家赌场,离中国南部边境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赌场在边境上设有免费班车,接送过境赌博的中国人。据悉,平时每天有500多中国人去那里赌博,高峰时每天能达800多人。即使在最冷清的时候,也会有300多人。赌场严禁本国人入内,也不许携带相机,甚至连带拍照功能的手机都不准带入。据进过该赌场的人说,进赌场的“安检”一点不亚于机场安检。贵宾级赌客还可以享受免费住宿。仅2003年,该赌场就给该国当地政府交了6000万美元的税。

据全国严厉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工作协调小组有关负责同志介绍,这家赌场只是我国周边国家众多赌场中的一个。在陆上与我国相邻的周边国家中,有6个国家共开设了160多个赌场。虽然现在已经有80多个赌场倒闭,但从东北边疆到西南边陲,一张包围中国的赌博网早已形成。赌博网的投资绝大多数来自中国人,主要赌客是中国人,组织赌博的也是中国人,人民币是赌场里的硬通货。由于对中国情况非常了解,这些赌场以介绍娱乐为名,有的在公开发行的报刊上登广告,有的直接邮寄邀请函,有的在我大中城市设立办事机构,以代办签证、提供往返机票、免费食宿等方式招揽赌客。这种里应外合的招揽蒙了许多人,欺骗性很强。

网络赌博向中国渗透

除了在赌场赌博外,网络赌博也越来越火。利用现代通讯网络与网上银行,网络赌博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上的限制,所有现实中的赌博方式都能很直观地在网上再现,赌起来更便利也更隐蔽。

2003年,全球共有1400多家网络赌博站点,赌资超过600亿美元。随着中国网络的迅速发展与普及,境外网络赌博集团加紧了对中国的渗透。其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面向公众,世界各地包括中国的赌客可以随时上网参赌;另一种面向特定人群,这些网站采取会员制,会员有独立账户与密码。受制于结算账户等因素,这些网络赌博公司需要不断在中国发展代理机构,通过各级代理开设专门账户,聚集赌资并以多种名义汇往国外,从而完成跨国网上赌博的资金转移。

与网上的色情信息一样,赌博信息也是一种有害信息,受到公安部门的密切监视。监测结果显示,某网上赌博站点,一个晚上就可以开赌100多场。另据监测,某跨国网上赌博公司在中国20多个地区发展了代理机构,数以千计的人参与网上赌博。这些网站不少还涉嫌诈骗,更有一些为洗钱犯罪提供了便利。根据网上监测、群众举报等多种途径,公安部门已经取得了一大批网上赌博的有力证据。截至2004年11月10日,公安部门采取有力措施,打击和关闭了赌博与诈骗网站365个。

赌博成为受贿、索贿的手段

陕西省南郑县有个远近闻名的“赌博书记”刘贵正。他输掉了农民征地补偿款近100万元。等待他的自然是党纪国法的严厉惩处。

作为领导干部,刘贵正极大地败坏了党的形象。事实上,早年湖北金鉴培、沈阳马向东等人东窗事发后,党员领导干部参与赌博,就已经引起了社会的高度重视。

据分析,党员领导干部、国家公职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等参与赌博、热衷赌博,主要原因在于赌博已成为受贿、索贿的一种手段。陪这些人去赌场的一般都有所求,他们会故意把钱输给这些官员。有时官员们邀请别人陪同赌博,有时官员被邀请参与赌博。这样,只要一提赌博,大家就心照不宣了。而那些参与境外赌博的领导干部,其赌资来源往往不是贪污、受贿所得,就是挪用的公款。其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对此,中央明令规定,凡是领导干部参与赌博的,一律予以免职。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人认为境外很多赌场为了躲避风头,暂时关闭,但风头一过,它们可能会重新开张,赌博的现象也可能死灰复燃。对此,公安部有关人士表示,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是一项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通过此次专项整治,既可以净化社会环境,形成健康文明的社风民风,形成自觉抵制赌博的社会氛围,又可以探索建立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长效机制,使阶段性的专项整治工作,逐渐制度化、长期化。本报记者 石华

《环球时报》2005年01月20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