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澳门豪赌腐蚀金融干部 "温州一富"被判无期徒刑

记者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备受市民关注的潘志权诈骗案,已有结果,犯罪嫌疑人潘志权因犯贷款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判决后,被告人没有选择上诉,判决生效。

在温州,潘志权可是个新闻人物。在1997年之前,潘志权是因为财大气粗而出名,还一度被人们称为“温州一富”。开着全温州最好的豪华轿车招摇过市,天天进出于灯红酒绿场所一掷千金。随后,他淡出人们视线好几年,甚至离开温州杳无音信。但当他再次出现在公众的面前时,却换了一个身份,因为涉嫌特大贷款诈骗与合同诈骗案,他成为了阶下囚。

违规放贷牵出一桩大案

潘志权的落网事出偶然,市公安局鹿城分局经侦大队的警员,在办理我市某金融单位林某涉嫌违法发放贷款案时,查出其中有二三百万元分批以各种名义被林违规放贷出去,但是顺着资金流向查下去,却发现这笔资金最终都流向同一个人———潘志权。而这些贷款,最后都成了一笔要不回来的死账。从怀疑潘志权有贷款诈骗的嫌疑入手,警方通过这条线索,顺藤摸瓜查下去,结果不禁让警方大吃一惊,这二三百万仅仅是冰山一角,潘志权涉案的骗贷金额远不止这个数。至案发仅32笔贷款就共计1223万元,这一大笔钱已被他挥霍一空无力偿还。

潘志权原是平阳县的一个普通农民,仅初中文化。1993年开始到温州寻求发展。从那年起到1998年间,他通过各种途径先后申报了多家企业:温州市富达工贸实业有限公司、市富达塑料编织袋厂、市天恒物业租赁有限公司、鹿城新豪特副食品有限公司。正是借着这些公司的名义,他开始了骗贷生涯。要么高息拉存,要么虚构贷款用途,或者私刻其它企业的公章来担保贷款。据警方查明,如在1997年10月,潘志权以市富达工贸实业有限公司的名义向一家金融单位借款40万元,他在温州市铝材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用该公司的名义为自己担保,并伪造了该公司的公章和法人代表的签字。为了能够顺利贷到钱,他用各种手段拉拢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为自己贷款和还贷提供便利。

由于他是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从别的金融机构贷到款,很快就偿还给另外一家银行到期的欠款。这使得潘志权贷款行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没被发现。

一次,为了得到一家金融单位一笔贷款,该单位要求拉来存款后,再以存款的总额比例贷款。至此被债务缠身的潘志权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以高息来吸收存款,以低息存入该单位来取得贷款。就这样,潘志权亏空的窟窿越来越大。最后在资金再也无法周转时,潘志权抛下所欠的一屁股债,逃之夭夭。

多名金融干部受查处

其实从骗贷开始,潘志权就不停地用美色与金钱等各种小恩小惠,来拉拢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他的贷款诈骗行为使很多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因违法发放贷款而锒铛入狱,仅因他涉案入狱的就有十多人,其中不乏一些主任级的人物。而且令人不解的是这些主任当中,很多人明知潘志权已经无法偿还银行贷款,为了帮助潘渡过难关,还死心踏地地为他卖命,一些人不惜将自己的房子抵押到银行贷款帮他还贷,一些人向自己的亲属筹钱再借给潘志权。为何这些主任都会被潘志权如此轻易攻破而且对他深信不疑呢?

“这主要是因为潘志权的一张巧嘴,别看他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就算与我们警方交锋起来,讲起来也是一套一套,回答滴水不漏。”经办该案的一位民警介绍,“他的口才极好,一般的人根本讲不过他,而且他又充满自信,说服力很强,与他接触过的人很容易被打动。基于这种原因,使得那些金融机构的负责人一个个跌入他的陷阱。据透露,即使在潘最后已经无法再周转时,个别人还会将自家的钱借给他,寄希望于他东山再起。甚至很多被他骗过的人都称他为神骗。可见他手段的高明。”

员工上班只是装装样子

据知情人介绍,在1997年之前,当时温州的高档轿车并不多,而那时的潘志权就已开起了一辆林肯加长豪华轿车,可以说是当时温州最好的一辆车子。而潘志权的公司办公地点也选择在当时温州最豪华最高档的国际大酒店,还阔气地租下了酒店的一层房间。

虽然潘志权拥有众多的公司,但实际上这四家公司只有一班人马在上班。案发后,据曾在潘手下打过工的财务人员介绍,这些工作人员平时实际上没有什么具体的公司事务要处理,但潘却要求他们不管有事没事,每天都必须坐在办公室里装装样子。

而在潘手下的出纳与会计的记忆中,与其它公司不一样的是,在潘的公司里日常没有什么繁琐的账务要登记,如果哪天潘志权想要贷款了,他会先搞定贷款银行的负责人,然后任选四个公司中的一个,再通知财务人员将该公司的一套印鉴带上,到银行里办理贷款。财务人员只需贷到款后取出钱交给潘就啥事也不用管了。而事实上每一笔贷款都没有用于产生经济收益的生产经营,全部被潘志权放入自家口袋。

一位办案警员说:“潘志权之所以没事也要雇些员工,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公司看起来有点实力。”

骗钱堆砌奢糜生活

据一位熟悉潘志权的老板说,潘曾大言不惭地吹嘘“温州KTV小姐的小费都是我提高的”。在案发前,风光一时的潘志权几乎不将钱当成一回事,夜夜留连娱乐场所,别人一般给坐台女小费是两百,而他一出手就是一千,有一次大家喝得高兴了,当着那些大小老板的面,他当场就扔出一沓一万元现金当小费。这种场面使得与他结交的大小老板或一些银行工作人员,对他所吹嘘的经济实力深信不疑。“你说小费都给得这么多,怎么还会怀疑他是个骗子呢?而且潘志权出入都跟着两个保镖,一副大款的派头。当时要多威风就有多威风。”一名曾目睹他付小费的老板事后回忆。

从银行里贷来的钱,都被潘拿来尽情地挥霍。除了平时在温州出入豪华酒店尽情享乐之外,潘志权还经常带着巨款前往澳门的葡京赌场豪赌。

据潘的司机回忆,一次潘志权带了好几皮箱的钱从广东前往澳门豪赌,“回来时他脸色煞白,将钱输了个精光后,他整个人就像大病了一场。好几天没恢复过来。一直低声反复嘟囔着这次死定了。”

当潘志权再也玩转不过来时,他就到海南、广东和云南各省继续他的诈骗之旅,但这一次他却没有那么侥幸,最终落入早已盯上他的温州警方之手。

在云南继续合同诈骗

逃到云南后,2001年潘志权用虚假出资的方式,在当地注册了云南三九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潘明知自己无履约能力,但还是以这家空壳公司的名义,商定以高于市场价5000元的价格购买汽车18辆,共计货款494.8万元,约定先首付250万元货款,余款三个月内再付清。但当时潘连首付的资金都没有。

于是潘向朋友项某、蔡某和李某共借得260万元。先用借款付定金,然后就将订购的18辆车提过来。之后以车抵债,将其中的11辆汽车抵给三人算是偿还借款,剩余的7辆车均低于进价在温州套现。广东三九汽车公司在合约到期后多次来催款,潘都以种种理由拖延。当对方公司找到昆明时,发现潘早已销声匿迹。造成广东三九汽车有限公司244.8万元货款无法追回。

暴露金融管理缺失

经过警方长达半年多的深入调查,此案已经水落石出,虽然当事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是从中也反映出一系列问题。当时的金融机构都是纵向联系,各行与信用社之间并没有联系,这样管理上的缺失,为潘志权的骗贷提供了便利。即使他的违规放贷行为被一些银行知道了,但是潘换另外一家银行,照样能贷得到钱。各行之间缺少沟通,使得潘屡屡得手。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现在温州的金融系统已经注意到了这种情况,加强了横向之间的联系,且对一些贷款进行了事前审批与备案,以杜绝类似事情的发生。毕竟对于金融系统来讲,单单一个潘志权,就牵涉进去十多名工作人员,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让人深思。”(林一笑 黄海)

《温州都市报》 2005年2月6日


吉林警方在边境全线布控 抓捕豪赌贪官蔡豪文(图)
诈骗5.5亿元巨资澳门豪赌 特大金融诈骗案浮出水面
夫妻巨贪广东一审获刑 曾挪用4.2亿豪赌逃亡5年
延边部分官员朝鲜豪赌 参与者免职
贵州销售员贪污挪用公款豪赌1800万获刑20年
中国打击赌博犯罪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