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org.cn







90


史实与追忆

   三代珍藏——记宫崎一家保存的辛亥革命历史文献
吴学文 王守荣



    十九世纪末的中国,灾难重重,风雨飘摇。为了推翻清朝政府,挽救民族危亡,孙中山先生在1895年组织第一次广州起义,事泄失败后,流亡海外。他奔走于欧美和日本,继续宣传革命,在华侨中积蓄革命力量,准备组织新的起义。就在这一期间,1897年秋他从英国到日本时,结识了宫崎滔天等一批日本友人。

    宫崎滔天原名宫崎寅藏,号白浪滔天,少时受日本自由民权思想的熏陶,随其兄宫崎民藏等参加过日本反封建的土地复权同志会的活动。他同情中国人民,认为中国的兴亡关系着亚洲的前途。他在会见孙中山以前,曾读过孙中山写的《伦敦被难记》,对孙中山的伟大革命气质十分倾慕。自从与孙中山相识后,他以各种方式援助兴中会和同盟会。1905年11月,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在东京创办《民报》。宫崎于1906年创办《革命评论》与之呼应。他不仅积极支持,而且直接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活动。正象孙中山所说:滔天“为他人国事,坚贞自操,艰苦备尝”。1911年武昌起义后,宫崎滔天随孙中山到南京,参加了临时政府成立典礼。

    宫崎滔天于1922年病逝于东京,终年51岁。

    辛亥革命七十周年前夕,我们访问了宫崎滔天的孙女蕗董和她的丈夫宫崎智雄。他们现在居住的东京丰岛区西池袋的住宅,就是当年孙中山先生和黄兴等同宫崎滔天经常交往的地方之一。

    宫崎智雄从库房里取出三个皮箱,里面珍藏着辛亥革命的重要史料。其中有孙中山与宫崎滔天的笔谈录,孙中山、黄兴等给宫崎滔天和他的儿子宫崎龙介的信,与辛亥革命有关的照片以及孙中山、黄兴等为宫崎家写的字画。还有一封是毛泽东同志和另一位同学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写给宫崎滔天的信。据蕗董夫人介绍:1916年黄兴逝世,她祖父宫崎滔天曾去长沙参加黄兴葬礼,这封信可能是那时收到的。此外,箱内还有李大钊、吴玉章同志写给宫崎滔天的短信。这些史料被宫崎家视为至宝,从蕗董的祖父滔天,经过她的父亲龙介,到她和她的丈夫,三代人八十多年,为珍藏这些历史遗物费 尽心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东京遭受美机轰炸,宫崎龙介等精心地将这些资料藏于地下,才得以保存。

    宫崎夫妻首先取出孙中山和滔天的笔谈录给记者看,不时地加以说明。由于经过了八十多年星霜,笔谈录的纸已变成浅黄色,但字迹清楚。孙中山多用铅笔写,滔天多用毛笔写。有几张笔谈录是一倒一正地写的,可以看出这是当时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写在一张纸上的。这些笔谈录没有标点符号,也没有注明年月日。其中,孙中山写下了一些具有方针性的重要主张,还谈及革命的战略战术问题。例如,他写道:“今日有志者到处皆是,惟不敢言而已。是以吾辈不忧无同志,祗恐不能发一起兵而矣。有一起兵,即如置一星火于枯木之山矣,不必虑其不焚也。”“盖起兵之地,不拘形势,总求急于聚人,利于接济,快于进攻而矣。”(编者按:标点符号为编者所加,下同。)

    孙中山和滔天在一些笔谈中,谈到过反清起义和抗御欧洲列强的问题。如:滔天写:“兴灭国,继绝世,用其方新之力,阻遏西势东渐之凶锋者,天理人心之所会也。”孙中山写:“极是极是。惟不可先露其机,以招欧人之忌,则志无不成也。”“且数处齐起者,不祗惊动清虏,且震恐天下,则不祗俄人力任救清之责,吾辈亦恐蹈纳波伦(编者按:即拿破仑)之覆辙,惹欧洲联盟而制我也。盖贵国维新而兴,已大犯欧人之所忌矣。”

    还有一段笔谈,说明滔天非常关心孙中山的安危,反映了他们的亲密友谊。滔天写:“今清国公使恐先生甚,严侦查其举动。故先生远入内地非得策,暂定住京地,慎交通往来,使清国公使安心,而后宜待时入内地……。”孙中山写:“清国公使侦查之事,由何而知?”滔天写:“自警视厅报告外务省。”孙中山写:“清国有无行文到贵国政府论及弟事?”滔天写:“犹未有。”孙中山写:“有无在此雇侦探,窥伺弟之行踪?”滔天写:“日清战争后,此类之人甚多,有侦查先生之行踪者亦难测,故虽日人不可安心。”

    记者正在抄录笔谈内容,坐在对面的宫崎智雄先生微笑着说:“我父亲龙介在世时常讲,他曾陪同孙文先生躲避侦探。一天傍晚,侦探进了我家的大门,我祖父滔天叫龙介和孙文先生从后门走出,到附近躲一躲。他们两人在街上绕了一阵,最后到白山神社里休息。夜深了,突然看到天空一颗彗星光芒四射。孙文见此情景,高兴地握着龙介的手说:“革命一定成功!”

    孙中山和黄兴给宫崎滔天的信,多半发自美国、欧洲和香港,也有在日本两地之间的通信。信的内容多是询问日本的政局或请宫崎协助解决某项具体问题的。如孙中山在一封信中写道:“弟近日由加拿大到美国,明日往东京,专为见彼政界人士,”“近闻东京内阁变更……,弟入日本之问题,能否向新内阁再开谈判?迩来东亚大势如何?日本人心如何趋向?请时时详告,俾得有所取资决策。”

    还有一封,其中写道:“惟英米(美)政府皆疑日本有大野心,欲并吞支那者也。弟以贵国政府不容居留一事证之、亦不能不疑贵国之政策实在如是。今见东亚义会发起人,多故交旧识,心稍释焉,惟未知民党之力能终胜政府之野心否?”

    黄兴给宫崎滔天的信,保存完好的有4封。其中有一封很长,谈到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及黄兴为推翻清政府从事辛亥革命而牺牲个人利益的气魄。信中说:“弟从事革命来,久不知有家。九年相交,皆所目睹。非弟忍心而不顾也。实以弟眷在湘,前清政府不正注意,又有各亲友时相接济。是以弟得一身奔走国事毫无羁碍。”信中还说:“从此誓漫游世界一周,以益我智识。愿以积极手段改革支那政治。发挥我所素抱之平等自由主义,以与蟊贼人道者战。”黄兴决心推翻清政府的革命献身精神,洋溢于字里行间。

    还有几封信,从中可以了解黄兴在征集革命力量和筹措革命经费时,求助宫崎滔天。有一封信中说:“革命军不日大起,人材缺乏。乞速招集步炮工佐尉官多名,前来助援。”

    对宫崎滔天给黄兴的支持,当时还是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学生的毛泽东同志,在他和另一同学写给宫崎滔天的一封信中,作了高度评价。其中说:“先生之于黄公,生以精神助之,死以涕泪吊之。今将葬矣,波涛万里,又复临穴送棺,高谊贯于日月,精诚动乎鬼神。”

    蕗董夫人对记者说:毛主席当年给宫崎滔天写信的事,是1956年“五一”节,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我父亲宫崎龙介时讲的。我父亲回到家里,果然找到了这封信。于是,将它用硬纸板裱糊好,珍藏起来。

    在宫崎家保存的大量照片中,有同盟会部分会员宋教仁、廖仲恺、章士钊等人的合影;有1924年孙中山和宋庆龄从神户回国上船之前与宫崎龙介两兄弟的合影;还有宋庆龄在孙中山逝世后,赠给宫崎滔天夫人的孙中山的照片。

    采访将近结束,主人拿出孙中山在辛亥革命成功当天于香港写给滔天的题词:“纪念清之亡年12月20日重逢香港舟中。宫崎先生属。孙文书”。

    这时,突然天降豪雨,雨声把人们带回到七十年前中国人民为推翻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而掀起的革命风雨中去,并且想到在这场革命风雨中中国革命先驱者同日本朋友之间的共济之情。

    

    (原载于1981.10.08《人民日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996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