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记》  
明·汤显祖

    

    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早已要度一人来蓬莱山门作扫花使者。这天他过洞庭,到岳阳楼,见无人可度,便又向西北方向而去。正走间,忽见邯郸地方有仙气升腾。便转向东北,在赵州桥头落下云头。原来桥头有个书生,年近三十,是山东人,自幼读书,精读经史,但屡试不中,这天骑驴闲行来到桥头小店歇脚。吕见卢生相貌清奇,有仙分,觉得此人可度,于是有意到店里与卢生闲聊。这时店小二为他们二人正煮黄梁米饭。卢生和吕谈起功名事,感叹非常,以为“大丈夫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宗族茂盛,方可言得意。”这时卢生瞌睡上来,吕洞宾便送一磁枕给他。卢生见磁枕两头空,看去里面有亮光,那洞越来越大,卢生就跳进枕中去了。忽见前面有一条官道,走不多远,是座红粉高墙,院门大开。他进去正闲走间,被两个家人拿住。这时走出一位小姐,小姐姓崔,尚未婚配,便问卢生这私闯民宅要官休还是私休。官休就是送他清河县衙去,私休就是招赘在此。于是卢生与小姐结百年之好。两人结婚不久,科考开始,小姐要卢生求取功名。卢生以为自己屡试不中,不欲前去,小姐则说她家亲戚多朝中显贵,何况又可多贿钱财,此去必中。卢生果然因此高中状元。考官因卢生不贿赂他而生怒。这时钦除卢生为翰林学士兼知制诰,赐宴曲红池。卢生在宴上作诗,又有“天子门生带笑来” 之句。考官宇文融更以为卢生气傲,不把自己当做恩师,一心要寻机会报复卢生。卢生趁掌制诰之便暗写了一道封自己夫人的制诰,此事被宇文融告发。卢生被贬到陕州任知州,凿石修路开河,夫妇两人只得前去。陕州地处华阴山外,三百里官路尽是顽石。粮运艰难,开河工程也十分艰巨。卢生用火烧、醋浇之法,很快开通了河道。于是奏请皇上东游赏景。皇帝在宇文融等大臣陪同下,一路乘舟而玩,而无跋涉之苦,加之卢生治理陕州有方,皇上大悦,称许卢生开河功大。这时,边关急报,吐番杀过了长城。宇文融又荐卢生挂帅征战,想借以害卢生于疆场。卢生即被封御史中丞兼河西节度使,挂征西大元帅印。卢生到了河西,得知吐蕃王手下一文一武甚是厉害,文官丞相悉那罗,足智多谋。卢生用离间计,让吐蕃王疑丞相谋反而杀了悉那罗。卢生趁机进兵,打败了武将热龙莽,驱兵千里到天山脚下,射下了热龙莽系信于雁足的那只孤雁。见是热龙莽求卢放他一条生路的信,便在天山勒石纪功,奉凯班师而回。皇上闻捷报,升卢生为定西侯,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同平章军国大事。就在这时,宇文融密奏卢私通蕃将,欲图不轨。天子不辩,即命人把卢生押云阳市斩首。崔氏携八个儿子去午门喊冤,皇了免卢生不死,卢却被发配广南鬼门关。卢生经历千辛万苦到了鬼门关,又差点没被受了宇文融使命的司户害死。崔氏被打入机坊做女工,八个儿子也被逐出京城。三年以后,崔氏受尽了屈辱,这天织了回文绵,希望能奉给皇上,以图冤白。这天高力士来机坊,崔氏托他回文绵献于御前。这时边境安定,吐蕃归降大唐,带西蕃十六国侍儿朝贺。吐蕃国侍子乃热龙莽之子,热得知卢生为那雁足之书衔冤,让儿子对唐天子将此事辩明白。恰在此时,皇了又看了崔氏的回文绵,方明白卢生之冤,立即令将宇文融问斩,取卢生回京,加封赵国公,食邑五千户,官上柱国太师,崔氏封为赵国夫人,四个儿子也都封了高官。同时皇上又赐御马三十匹,田三万顷,园二十一所,女氏二十四名,湖山楼台二十八所。卢生又做丞相二十多年,时已八十有余。因纵欲而得病,虽荣显已极,最后还是归天而去。崔氏的哭声和拍打惊醒了卢生,这时那黄梁米饭尚未煮熟。卢生此时方知刚才一切全是黄梁一梦。吕洞宾告诉他,那些儿子都是店里鸡犬所变,崔氏是那驴子所变。卢生致此蟠然醒悟,就随吕洞宾去蓬莱仙山做桃花苑的扫花使者去了。

    昆曲舞台上常演的有《扫花》、《三醉》、《番儿》、《云阳》、《法场》 等折。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