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中国历史研究法》的版本
    谈金铠

    《中国历史研究法》原是梁启超于1921年秋在天津南开大学的讲演稿,同年11月、12月《改造》杂志第四卷第三、四号曾部分摘登。上海商务印书馆于1922年1月初版。初版时以“中国文化史稿第一编”为副题。

    全书除《自序》外,共六章,十余万言。《自序》在述及编撰此书的缘起时称:“我国史界浩如烟海之资料,苟无法以整理之耶?则诚如一堆瓦砾,只觉其可厌。苟有法以整理之耶?则如在矿之金,采之不竭;学者任研治其一部分,皆可以名家;而其所贡献于世界者皆可以极大。”第一章《史之意义及其范围》,主要论述史学的对象、范围、任务和目的。第二章《过去之中国史学界》,追溯了中国史学的起源,论述了史书的主要体裁(纪传、编年、纪事本末、政书)的源流优劣。第三章《史之改造》,提出今日史学当分为专门史与普通史。“分途以赴,而合力以成。”第四章《说史料》,提出史料分文字以外的史料和文字记录的史料等。第五章《史料之搜集与鉴别》,详细而具体地论述了史料搜集和鉴别的途径及方法。第六章《史迹之论次》,论述自然科学与历史的区别,时势与英雄的关系,治史者研究因果之态度及其程序等。

    该书作为“万有文库”之一种于1930年4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作为“国学小丛书”于1933年初版,1947年第7版;重庆中华书局于1944年出增补版;东京改造社于1938年7月出日文版,书名《支那历史研究》,译者小长谷达吉。近年来此书的版本有:上海书店于1989年10月作为“民国丛书”影印出版;上海师范大学出版社于1995年12月作为“二十世纪国学丛书”再版;北京东方出版社于1996年3月作为“民国学术经典文库”再版;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98年12月作为“蓬莱阁丛书”再版;上海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1月作为“学者讲坛丛书”再版;台湾中华书局于1991年3月出第15版;台北里仁书局于1994年12月再版。

    梁启超还著有《中国历史研究法补编》一书,这是梁启超于1926年10月至1927年5月在清华大学所作的演讲。因当时梁的健康状况不佳,故先由周传儒、姚名达记录,再经梁本人校阅,整理成书。归初由商务印书馆于1930年4月与《中国历史研究法》一起以同一编号作为“万有文库”分册出版,约十万字;1933年6月作为“国学小丛书”初版,1934年4月3日版;重庆中华书局于1944年5月初版。近年来重新出版的《中国历史研究法》除上海华东师大出版社和上海文艺出版社外,其他出版社均将《补编》与之合在一起出版。

    梁启超在《补编》的《绪论》中称:“此次所讲的《历史研究法》,与几年前所讲的《历史研究法》迥然不同。”过去注重通史,“此次讲演……偏重研究专史如何下手。”在《补编》的《总论》中说:研究“历史的目的在将过去的真事实予以新意义或新价值,以供现代人活动之资鉴。”在“求得真事实”中,他提出了钩沉法、正误法、搜集排比法、联络法等。此外,他还阐明了史家应具备的“四长”,即:史德、史学、史识和史才。在《分论》中,详尽地论述了有关人的专史、事的专史、文物的专史、地方的专史和断代的专史等的撰写方法。

    梁启超的《中国历史研究法》及《补编》,是他二十多年史学研究的积累。这两部中国近代史学名著的许多治史经验,至今仍具有指引历史研究门径、启迪后学的价值。(旧书信息报)

    中国网2003年5月26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