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上肩头,国民女杰期无负”——秋瑾创办《中国女报》经过
    何扬鸣 宣焕阳

    为了更有力地宣传妇女解放,团结妇女起来为自身的权利而进行斗争,秋瑾从日本回来后,决定办一份文字通俗的妇女杂志——《中国女报》。

    1906年初冬,秋瑾在上海北四川路厚德里91号租了房子,筹划《中国女报》。她拟写了《创办中国女报之草章及章旨广告》,在上海《中外日报》上登载,并印送各地女子学校。

    广告共十七条,历述了创办《中国女报》的宗旨、内容、文风、期数及集资办法等。但是,虽经多方宣传,出资赞助的仍寥寥无几,集股仅几百元,离秋瑾预定的目标相去甚远。为了筹措必要的经费,秋瑾费尽心血。她向朋友求借,还向湖南夫家要了几千两银子,加之徐自华、徐双韵姐妹俩勉力捐助的一千五百元钱,凑集了急需的资金,于1907年1月14日出版了《中国女报》第一期。

    《中国女报》的发行与总务由秋瑾负责,编辑和校对分别由陈伯平和徐双韵负责。社址在上海北四川路厚德里,并有上海四马路文明书局之廉泉、北京顺直门外绳匠胡同外城女学传习所之江片虎、杭州银洞桥嘉兴同乡会之朱瑞、绍兴水澄巷口教育馆之裘激声诸人,作为《中国女报》的特约代派处。

    《中国女报》月出一册,售洋二角。第一期用的是普通印报纸,印刷亦不理想,封面报名印蓝色。

    《中国女报》第二期的出版时间,从封面上来看是“丁未年正月十二日印刷,丁未年正月二十日发行”,即1907年3月4日发行。但根据秋瑾《致女子世界记者书》其二说:“《女报》二期即日出版,附告。二月二十日夜十二时。”据查,二月二十日 为阳历4月2日。时间差了一月,这可能是拖期之故。

    第一期的印刷有了改进,用的是道林纸,加之篇幅也有了扩充,所以印刷成本一下子就增加不少,经费发生了困难。秋瑾为了这笔费用,四处奔走,正当绝望之际,她的嫂嫂张顺将家藏的“又补斋画册”交秋瑾去典押。

    1907年春天,秋瑾复函徐小淑,谈及《中国女报》经费困难,报馆暂行中止,惟三期之报,仍拟续出。事实上,至1907年6月上旬,《中国女报》第三期的编辑工作已告竣,准备付印,只是后因皖浙案发生,该期就夭折了。

    《中国女报》的内容有论说、新闻、译编、调查、尺素、诗词、传记、小说等,此外,对“中外各国古今女杰之肖像及名景胜迹,有关女学者,按期印入首页,以供赏鉴”。

    《中国女报》是一份通俗刊物,所刊全为白话文。秋瑾说,中国妇女十有八九是文盲,如太深了,他们就不知所云了。“所以我办这个《中国女报》,就是有鉴于此。内中文字都是文俗并用的,以便姊妹的浏览,却也就算为同胞的一片苦心了。”

    一、二期的《中国女报》主要文章有白萍的传记《中国女界主勇家缇萦传》、会稽挽澜女士的小说《女英雄独立传》、钝夫的传说《女子教育》、吕碧城的女学文丛《女子宜急结团体论》等。

    秋瑾要把中国妇女团结起来,“通全国女界声息于朝夕”,要《中国女报》变成女界之总机关,使中国妇女生机活泼,精神奋飞,绝尘而奔,快步进入大光明世界。

    创刊号上有一篇《敬告姊妹们》,以生动的文笔将中国女权低落的状况数列出来:“我欠二万万女同胞,还依然黑暗沉沦在十八层地狱,一层也不想爬上来。足儿缠得小小的,头儿梳得光光的;花儿、杂儿,扎的、镶的,戴着;绸儿、缎儿,滚的、盘的,穿着;粉儿白白、脂儿红红的搽抹着。一常的滴着,生活是巴巴结结的做着;一世的囚徒,半生的牛马。”秋瑾还进一步指出,在男主女从的社会中,中国女子不论贫穷富贵,但其地位也仍然是奴隶和寄生虫的,而不是自主的。

    秋瑾在指出妇女解放的政治方向的同时,又着重指出了妇女的经济独立和人格独立的必要性。她翻译《看护学教程》,也有为妇女另辟就业之途的打算。

    为了使广大妇女明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并时刻不忘,秋瑾特地创作了一首通俗易懂的《勉女权歌》:“吾辈爱自由,勉励自由一杯酒。男女平权天赋就,岂甘居牛后?愿奋然自拔,一洗从前羞耻垢……责任上肩头,国民女杰期无负。”无疑,这是一首勉励女同胞争取平等,参加革命,争取解放的战歌。

    秋瑾刊在《中国女报》上的诗文,也是唤醒妇女起来的进军号,是告诫男子在进行革命时不要忽视妇女界的警钟。连同过去在《白话》报上发表的文章,以及弹词《精卫石》和许多其他的诗文书信,都是中国妇女解放运动方面的不配历史文献。

    《中国女报》虽然最后只出了两期,但它的影响是巨大的。据当时的报刊记载,《中国女报》一出版就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有文化的妇女争相传阅,没文化的妇女也设法请别人念给她们听。自然,对报上的文章,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展开了讨论和辩论。许多女读者认为女报鲜明通俗,尖锐泼辣,痛快新颖,生动活泼,说出了广大妇女的心里话,看后有人哭了,有人惭愧了,有的人则开始思索。当然,顽固的遗老遗少看了后就大为震怒,日后他们还利用《中国女报》来作为谋害秋瑾的证据。

    至今,《中国女报》已创刊九十多年了,人们评价它在当时的封建社会里,是妇女解放运动的号角,是广大妇女争取男女平权和婚姻自由的战斗武器,这是当之无愧的。

    (注:原载2000年第3期《浙江档案》,内容有删节。蓝献伟 荐)

    ——旧书信息报

    中国网2003年7月7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