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在思想上分道扬镳:评《天堂与权力:新世界秩序中的美国与欧洲》
王鸿刚

    讨论美欧之间的分歧,有一个人的观点绝不能回避,他就是罗伯特·卡根(RobertKagan)。卡根是当前美国新保守主义的领军人物之一,曾供职于美国国务院,现担任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美国全球领导地位”项目的负责人,同时也是保守思想库“美国新世纪计划”的创建者和现任成员、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华盛顿邮报》和《旗帜周刊》等报纸和杂志的专栏作家。在美欧分歧初出水面之际,卡根曾一语激荡大西洋两岸。2002年6月,他在保守思想库胡佛研究所的《政策评论》杂志发表《强者与弱者》一文声称,“美国人来自火星,而欧洲人来自金星”,一下子使美欧之间遮遮掩掩的感情裂痕暴露在阳光下。2003年1月,卡根又出新作《天堂与权力:新世界秩序中的美国与欧洲》(OfParadiseandPower:AmericaandEuropeintheNewWorldOrder),对美欧分歧进行了更深入的阐述。

    美欧分歧体现在国家实力和战略文化两个层面

    在《天堂与权力》一书中,卡根认为,美欧之间的分歧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说明。第一个层面是国家实力,卡根将其称之为美欧之间的“力量鸿沟”。第二个层面是战略和文化,卡根称之为“意识形态的鸿沟”。这两个鸿沟互相加强,而且这种趋势不可逆转。一方面,美国已经在军事和科技方面具有不可匹敌的优势,而欧洲的军事力量在美国面前则相形见绌。因此,“权力与无能的心理学”决定强大的美国必定比虚弱的欧洲更愿意使用武力达到自身目标。另一方面,欧洲是靠国际法和国家间的合作自我约束的世界,这些国家的安全通过条约和斡旋得以维持。美国的战略文化倾向于使用武力对抗和限制它们的对手。而欧洲的战略文化则更喜欢用协商而不是对抗、国际法而不是军事力量、多边主义而不是单边主义来解决问题。而且,卡根强调,欧洲总是试图利用商业和经济的纽带将国家联合起来,并对过程的强调大于对结果的强调,因为他们相信“过程”才是实质性的。

    更重要的是,在美欧之间还存在着哲学和文化上的裂痕。自欧盟成立以来,欧洲人已经发展出关于权力的效用及其道德属性的一整套理念和原则,这套原则同美国的理念和原则有着根本不同。美国人的信条是“大棒才是王牌”;而欧洲人则有意识地抛弃了过去的强权政治,他们已经进入了康德意义上“永久和平”的“后历史主义的天堂”。在这个时代中,国际关系领域中的“道德共识”取代了强权政治。由此,美欧之间的分歧乃是“现代”与“后现代”之间的分歧。

    美欧分歧实属必然

    面对美欧之间出现的分歧,其实也无需大惊小怪。在国际政治领域的现实交往中,美欧之间的关系是在二者、尤其是欧洲反复权衡利弊得失之后才得以维系的。自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和欧洲失去了共同的敌人,患难的“夫妻关系”(基辛格语)面临着新的考验。科索沃战争、“9·11”后美国的反恐战争和美伊战争都成为考验美欧50年“金婚”能否天长地久的试金石。在对前两件事情的处理过程中,北约框架内的欧洲基本上都是顺着美国的意图行事;而美伊战争最终导致二者之间的分歧浮出水面。

    其实早在十几年甚至是二十几年前,美国与欧洲的文化界就已经出现了迥然不同的文化旨趣,这实际上就已经奠定了今日二者分歧的思想基础。在美国,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一统天下。新自由主义主张将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市场推向全世界;新保守主义则主张利用强硬手段在全球范围内追求美国利益。而在欧洲的文化界则多是哈贝马斯和福柯等人的信徒。主张“商谈伦理”的哈贝马斯认为,国家间交流程序的合法性远大于交流的实质内容,他同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关于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争论正好反映了美国与欧洲在这一点上的不同;哈贝马斯实际上主张协商是解决国际问题的外交手段。而福柯、利奥塔等人的思想从本质上讲则是一种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最主要特征就在于主张“多元”与“解构”;用后现代主义的视角观察国家间关系,人们自然会认为一个多元的国际社会要比单极世界好。因此,从文化这个深层角度看,美欧分歧实属必然。

    “文化”将是欧洲的武器

    当然,我们不能认为美欧间存在分歧,就意味着他们的“婚姻”注定要破裂。毕竟在一定程度上,他们都还有缓和分歧的意愿,但人们仍会对美欧的未来充满疑问。到底它们是将因为“道不同”而分道扬镳,还是会在摩擦中继续现存的关系?无论人们做出何种判断,卡根的观点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或许这就是《天堂与权力》一书的价值所在。卡根没有就事论事地分析美欧分歧,而是到美国和欧洲文化历史发展的深处去寻找解释和答案。

    当然,思考美欧分歧的实质和趋势,不仅要看到二者之间的这种文化差异,而且还要看到二者在根本的民主文化上的共通性和利益上的共生关系。可是,虽说欧洲对外政策的制定都是基于对国家利益的理性思考,但在欧洲人的眼睛里,如果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者们继续将美国塑造成一位尼采笔下的“超人”,继续相信奥维尔所描述的“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的帝国信条,并对欧洲的利益和信念造成持续的威胁,那么,“思想”与“文化”将是欧洲人借以抵制美国的第一件武器。

    ——环球时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