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故事:护士刘翠华的三个纪念日
董迎春

    “我在医院里过了两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5月14日下午,在北京西郊一家俱乐部的大门外,刘翠华在电话那头一边爽朗地笑着,一边讲她的故事。

    之所以没让进门采访,因为她刚从一线下来,处于“观察期”。

    刘翠华是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透析中心的护士,但从4月29日开始,她的身份暂时换成了医院非典病区三病区的护士。5月14日上午,她卸下那身“隐身衣”——刘翠华这样称呼隔离服,因为穿上它,她能认出别人,别人却认不出她——按照规定来到俱乐部进行为期10天的疗养和观察。“再过10天,我就能见到飘飘了。”

    飘飘是她的女儿。一个月后的6月16日,将是飘飘的4周岁生日。“看来,飘飘的生日我不会再错过了。”刘翠华略感欣慰。此前,她错过了与丈夫孙敬结婚8周年的纪念日。那正是她走进非典病区的第一天。“两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的另一个,当然是5月12日的护士节了。

    4月16日,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接到通知,医院将整体改为海淀区治疗非典的定点医院。刘翠华第一批递交了请战书和入党申请书。她和爱人开玩笑说,这下我要轻松几天,孩子终于归你看了。

    刘翠华估计,上一线可能在“五一”之后,这不会影响她的结婚纪念。但没想到,4月28日,就接到通知,第二天进病区。这一下她着了忙。当天晚上,折腾了半宿,先是把家里该洗的衣服洗了,又把女儿夏天穿的衣服一件件地找出来,再交待丈夫女儿的饮食习惯、作息时间;又说她在里面将关掉手机,等她给家里打电话;还说如果她病了,不要去看望,尤其不能带女儿去看望……

    第二天一早,趁女儿还在梦中,她提起包,匆匆出发了。

    当天晚上下班后,她才想起这天正是她们的结婚纪念日,于是赶快给丈夫打个电话,互相祝贺一下。

    在医院里的两周,有时一天要工作10个小时。厚厚的隔离衣,使本来胖胖的她,“每天都出好几身汗”。不敢喝水,以前有着良好生活习惯的她,“现在一天就去一趟厕所”。

    女儿飘飘到现在还不知道妈妈去哪儿了,每天都在等着妈妈下班,每天都问爸爸:“妈妈下班了,怎么还不回来?”好在丈夫现在学会了怎样应付女儿:装作没听见,放个动画片吸引飘飘,让她不再追根究底。

    让当父亲的高兴的是,以前女儿一般不理他,现在,“终于和狼爸爸亲热了起来”。

    而让刘翠华高兴的是,在医院的两周,她完成了一件对平时的她来讲“不可能的任务”——瘦了3公斤。

    当记者在她家结束采访再给刘翠华打电话时,她说,刚接到通知,休整完后,过一段时间可能还要再上一线。“唉,”她笑笑,“弄不好女儿的生日,我也无法在家给她过了!”

    《工人日报》 2003年5月21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