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赴小汤山医疗队的解放军第88医院主管护师辛英

    再见了,小汤山!当汽车启动的那一刻,辛英将头伸出车窗,最后看一眼这个她和战友们共同战斗了50多个昼夜的地方……

    今年4月27日,在济南军区第88医院担任主管护师的辛英和她的4名战友接到赴小汤山医院抗击非典命令时,离要求出发时间仅有一个小时。

    在这极其宝贵的一小时内,辛英向科里交接完工作、准备好行囊,就匆匆离开家门。她来不及向她的亲人解释和告别:父亲被高血压、心脏病等病魔缠身,常年患病的母亲正在住院,年迈的公公已告病危,还有她年幼的孩子……

    在向北京飞奔的专车上,辛英才掏出手机和丈夫通话:“我现在正在进京执行紧急任务的车上,家中的事都交给你了……”

    13岁的杜雪冰是小汤山医院年龄最小的病人,辛英把在家时对女儿的爱都倾注到了她的身上。每天她都要早一点儿上班,帮助小雪冰梳头洗脸叠被子,讲解抗击非典知识为她壮胆子,及做好当天的治疗准备工作。当了解到小雪冰非常想念自己的小伙伴时,辛英就让自己的女儿毛毛和雪冰交朋友,每天通一次电话,讲一些学校里发生的新鲜事。

    有一次值夜班,辛英发现小雪冰枕边放着一张自画的小棕熊,便拨通了自己远在泰安的父亲的电话。两天后,从泰安通过特快专递邮来的一只憨态可掬的玩具熊和一把造型新颖的口琴,悄然摆在了雪冰的床头。

    在出院时,小雪冰对自己的妈妈说:“妈妈,我虽然看不到辛英阿姨的脸,但我从她的眼睛里就能看出,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阿姨。”

    高大娘是小汤山医院年龄最大、病情最重的病人,老伴已被非典夺去了生命,小儿子、女儿都染上了非典。家庭的突然变故,使她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医护人员给她喂饭她不肯张嘴,好不容易扎上的针头又被她拔掉。

    辛英感到,光靠“药治”是不行的,老人更需要“心治”。一次,辛英无意中听高大娘说,自从患上非典被收治隔离后,和家人失去了联系,不知家里情况咋样。可问起高大娘儿女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时,老人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一次与老人闲聊时,辛英听老人说她的大儿子在北京开出租车。辛英立即拨通了北京市几家出租汽车公司的求助电话,得到的答复是不好查找。辛英并没有灰心,而是不厌其烦地反复向出租汽车公司的人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工作人员被她的爱心和执着所感动,终于找到了老人的大儿子。辛英还想方设法找到了与老人同在小汤山医院接受治疗的一对儿女。高大娘听到了这些喜讯,情绪一下子好了起来。

    老人的大儿子听说母亲和妹妹都要出院了,在电话中十分动情地说:“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以为三位亲人都可能不在人世了,没想到她们不但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好,真不知该如何报答辛护士呀!”。

    自小汤山医院收治第一批非典患者起,辛英就抢着那些危险系数高的活干:上病房,给患者打针、喂饭、擦身子。当遇到危重病人时,她总是第一个迎上去,为病人量血压、测体温、上呼吸机,和病人面对面,零距离。当身边战友遇到危险时,她总是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护住战友,及时排除险情。

    一次,有位年过七旬的非典患者突然呼吸困难、神志不清,需要立即插管。当辛英和护士小周为病人插管时,病人突然一阵剧烈咳嗽,眼疾手快的辛英一下子将医生、护士推到一边,传染性极强的分泌物却喷溅到了自己的身上,对此她却全然不顾,而是继续配合医生做好抢救中的护理工作。

    直到深夜,病人症状明显缓解时,她才带着微笑走出病房,而护士小周却望着这位大家心目中的“保护神”哭了……

    在小汤山的50多个日日夜夜里,辛英和她的战友们就这样挥洒着汗水和泪水,分享着辛劳和欢乐。在祖国需要的时候,他们义无反顾地来了;在圆满完成使命后,他们来不及品味胜利的喜悦,就踏上了归途,那里有新的使命在等着他们。(张玉清 贝绍阳 李灿勇)

    

    新华网2003年6月25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