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星SARS意外感染事件过去之后让公众告别恐惧

在又一起SARS意外感染事件有惊无险地过去之后,公众已经能够平静地面对这种依然危险的传染病。原因是:SARS已经可以被认识和控制,虽然相关的药物和疫苗还没产生

文/徐海屏

SARS让“2003”成为特殊的一年。在这一年行将结束时,SARS再次回光返照式地光临台湾。

从12月16日被确诊,到12月22日病情趋向稳定并持续好转,意外感染SARS的这位台湾军医,在民众平静的目光注视下度过他不平常的一个星期。

患者度过危险期

2003年12月10日晚,台湾一位44岁的男性研究员出现发烧症状,最初以为是感冒,但持续几天高烧不退。患者姓詹,供职于台湾一军方医学院预防医学研究所,军衔是中校。

12月16日晚,患者出现腹泻症状,随即被以全套隔离方式送“三军总医院”治疗,接受多项SARS病毒测试,结果均呈阳性反应,确定为SARS感染个案。

17日上午9点45分,患者由“三军总医院”转送至台北市的和平医院进行治疗。

18日,詹姓患者病情加重,肺部的浸润现象已由右肺扩散到左肺,血氧饱和度下降,医生为其戴上了氧气罩。凌晨起,台湾全面提升防SARS警戒,实施出境管制。18日上午,台北县、市卫生单位对外表示,被列入与SARS病患密切接触者目前健康状况正常,都未出现不良症状。

19日,患者感染SARS初步调查报告出炉,初步判断是患者在处理实验室运输舱外泄废弃物的过程中接触到病毒。晚间,台湾方面对于詹姓患者感染经过的相关调查小组证实,在患者曾工作的实验室采集的18件环境检体中,有2件为阳性,确认是实验室感染。

20日,在台北和平医院隔离治疗的SARS患者已退烧,血氧浓度也显著回升,水泻减轻,食欲、精神均有所好转。台北和平医院表示,由于感染SARS的詹姓患者血氧及呼吸已告稳定,临床症状也有改善,医院中午已卸下詹的氧气罩,改用鼻管供氧。

22日,和平医院对外公布,SARS患者病情稳定,持续好转。

应急措施明快准确

17日上午,台湾卫生部门向外界公布,在上一波SARS疫情结束后,台湾今年秋冬季第一个确诊的SARS病例出现。同时,台湾方面通知了世界卫生组织、美国、日本和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台湾卫生主管部门发出通令,凡是操作SARS病毒的实验室,从17日起全部暂停作业。

19日,台湾“疾病管制局”公布最新措施,明年3月15日前,研究人员在离岛前10天,不得进出SARS实验室。

20日下午,考虑到SARS病毒没有扩散的迹象,SARS感染者身体逐渐好转,台湾“卫生署”宣布防疫级别由B级降到0级。

台湾防疫措施分为0、A、B和C四个级别,在确认岛内出现入冬以来首例SARS患者后,台湾当局立即启动B级防疫措施,由官方建立对疫情的监控委员会,对疫情进行追踪观察,同时每日向媒体与民众定时公布情况。

凤凰卫视驻台湾记者孔繁菱说,与春天相比,此次台湾当局对SARS的处理是“明快又准确”的。台湾官方在第一时间,即对患者确诊之后的12月17日上午11点,即召开了首次记者招待会,向外界公布情况。

18日,患者病情加重,台湾官方立即全面提升警戒级别。“卫生署”规定,与患者有密切接触人士不准出境,护老院、疗养院和实验室工作人员须定期测量体温,民众进入公共场所也要测量体温。此外,桃园中正机场跟高雄小港机场,已经紧急激活防SARS措施,从18日零时开始所有出入岛内的民众都要填写SARS疫情的调查表格。

民众:平常心面对SARS

台湾民众始终平静地面对此次SARS病例的出现。经过春夏之际的那场SARS战役,以及此次感染者出现后当局各项应急措施的迅速启动,台湾民众普遍表示对当局的防疫措施有信心。

凤凰卫视驻台湾记者孔繁菱在和平医院采访时看到,即便是在这家收治SARS患者的医院里,也还有部分前去就诊的人并没有戴口罩,戴着口罩的人也对记者表示没有太多的担心与恐惧。

由于世界卫生组织声明台湾此次出现SARS病例只是个案,台湾没有被列入旅游警示区,旅游方面没有受到太多影响。餐饮部门自从春天爆发SARS以来,始终注意防范,因此自17日以来公共场所的就餐人数也未出现大幅度下降。

每天,SARS患者就治的和平医院都会收到送给患者的问候卡与鲜花,多数都是以个人身份送来的。台湾市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患者以鼓励与支持。

患者自己也于早先时间允许媒体拍发自己在治疗中的照片,公布给外界。从19日开始,患者每天还会通过电视与民众见面。当然,患者在康复之后仍将面临着关于具体感染经过的进一步调查。

截至12月20日,与患者接触的患者亲属有4人继续在留院观察,目前健康状况良好,如果在12月31日前不出现发烧等SARS症状,将被允许出院。

尽管如此,和平医院还是受到“SARS”或多或少的影响。医院周边的部分商家反映自从和平医院收治SARS患者以来,前往和平医院的求医者人数有所减少,部分店铺无奈之下不得不暂时关门歇业。在采访中,店主们还是希望当局能够加大对民众的安抚力度。

“意外感染,大陆不会发生”

从目前调查情况来看,此次SARS感染事件属于感染者个人操作方面的疏忽,实验室的管理与设施方面不存在安全漏洞。这是继9月份新加坡SARS病毒感染事件之后又一次实验室SARS感染。

“9月份新加坡SARS病毒感染事件,是因为不够级别的实验室从事危险病毒的研究,是P2实验室作了P3实验室才有条件从事的研究工作,这可以说是为‘藐视’病毒而付出的代价。根据台湾方面目前的调查看来,虽然台湾的问题发生在P4实验室,不像新加坡属于低级别实验室‘高危作业’,但是从台湾患者的感染过程来看,也存在着相同的问题,就是对SARS病毒危险性重视不足。”作为华大基因组负责人之一的谈学海研究员这样认为。

谈学海肯定地说在我国大陆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实验室控制严格,同时由于春天在我国SARS爆发的前车之鉴,大陆方面的研究机关与研究人员不可能对SARS病毒掉以轻心。”

SARS病毒抵抗力强,但当温度达到56℃时,30分钟后病毒就不能存活。谈学海说,根据SARS病毒的生物特性,这种病毒的灭活工作并不是特别的困难,只需要将P3实验室与外界隔离,经过严格消毒,或者将病毒置于隔离间一两天,病毒就会死亡。

“大家都希望早日获得突破性研究,因此冒险从事研究,或者不符合安全章程的操作都存在。”谈学海说,“但大陆方面对于实验室有严格规定。过去,国内外对于P3实验室都有严格、系统的管理规定,包括废弃物的处理都有规定。SARS发生后的5月份,科技部与卫生部又将原有规定严格化、详细化,特别加入了针对SARS病毒特性的管理细则。”

据谈学海介绍,目前科技部与中科院已派出检查小组对全国的P3实验室进行详细检查。

“即使再次出现SARS病例,以目前的应急措施和经验,也可以将疫情迅速控制住。SARS不可能再像今年春天那样爆发。”广州军区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黄文杰博士断言。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也不太可能再像上半年那样因SARS这种“怪病”而感到恐慌。“人们对一种新的疾病感到恐慌,主要是因为对它不了解。对SARS也一样。”黄文杰说,尽管至今为止,临床应用于SARS的药物和疫苗还没有生产出来,但在科学家对SARS进行研究、有了一定认识之后,“赤手空拳”的人们对它也就不再感到莫名的恐慌。

中国《新闻周刊》    2003年12月25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