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芙蓉街:“旧城改造”中的权衡

我们来去匆匆,但城市将永存(隋熠)

这是城市史上一个永远感人的故事,讲的是意大利佛罗伦萨亚南泽塔广场的生长过程:广场的第一位设计者设计了右侧医院建筑,它建成于1427年;第二位设计者肯定了前者创造的形式,决定与之协调,采用了相同的拱廊,因为是教堂建筑,只做了些不同的处理,教堂完成于1454年;第三位设计者在充分理解了前辈的设计意图后,决心不表现他自己,而随从第一人创造的形式,最终构成了一处完美的广场,它完成于1629年。在202年间,先后三位设计者和谐地共同塑造了同一个城市空间。埃德蒙·培根在他的《城市设计》一书点评了这个故事:“正是下一个人,他要决定是否将第一个人的创造继续推向前去还是毁掉”。

建筑大师贝聿铭曾说:“我们只是地球上的旅游者,来去匆匆,但城市是要永远存在下去的。”所以城市规划师、城市设计师和建筑师都要在自己这一代努力为城市“锦上添花”,而不是“将遗憾留给人间”。

芙蓉街是古城济南的老商业街,据考证,芙蓉街的历史可上溯到公元前1100年前后,并且自此成为古城济南的核心区域。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叶,芙蓉街连同曲水亭街地区是济南府最繁华毓秀之地,清泉长流,商贾聚居,多有豪门大宅;清末民初,这里更成为济南市行政、经贸和文化中心,高墙大院、府衙威严之外,又有了会馆洋行,以至蜚声海内外的明湖居……这一地区集历史、文化、教育、商贸、泉水于一身,是古城济南的精华所在。

20世纪之后,济南历经沧桑,城池面貌全非,近20年来,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城区扩大,一个现代化的省会城市迅速崛起。而与此同时,芙蓉街却似是沉入睡梦之中,而芙蓉街街巷依旧,格局未变,用一位城建专家的话说,这是芙蓉街之幸,济南之幸。

按照济南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要求,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的规划保护控制面积为46.81公顷,其范围南起泉城路,北至明湖路,东起县西巷,西至贡院墙根街、省府前街。

走进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就如翻开一页尘封的历史,虽是铅华落尽,百年前的繁盛仍然扑面而来,而流荡在寻常巷陌间的风韵一下子迷醉了我们。

这一地区的韵致,在街、在泉、在建筑、在格局。

先说街。芙蓉街、曲水亭街、王府池子大街、起凤桥街、辘轳把子街、庠门里、东花墙子街、平泉巷、金菊巷……这些各具特色的名字后面,是说不尽的历史和故事,据说,过去街上铺的都是大青石条,可惜现在已经基本见不到了。以现在的眼光看来,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的街都太窄了,可这也正是她的特色,走在街上,紧贴两旁的高墙宅院,让人生出特别的亲切感。

泉让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灵动了起来。妇孺皆知的“家家泉水、户户垂杨”,“家家泉水”指的就是这一地区,芙蓉泉、王府池子、小王府池子等不必说了,记者在寻访中,偶尔转过一户人家的老宅,发现墙脚就有一泉池,而砌在墙上有一方形碑刻,上书“腾蛟泉”。长住此地的“老济南”说,过去水多时,街上石缝里都冒水,家家院里都有泉,有名的加上没名的,没人能说得清。如今的王府池子一带,沿墙根的池渠体系尚历历在目。

建筑与街是结为一体的,在芙蓉街和曲水亭街一带,多有以某家大院称呼的地方,这些建筑都是以青石或青砖砌起,历史在百年以上的不在少数。同时这一带多结构严谨的四合院,内部大院套小院,门廊相通,是济南市最后一片保存完整的成规模传统建筑群。如此规模在北方城市中已不多见。

街、泉、建筑结合在一起,构成了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独有的格局,也是这样的格局,聚起了这一地区独特的文化、建筑韵致。

据了解,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的保护与整治自1999年已着手酝酿,济南市为此还邀请了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的专家,与济南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一起对该地区的保护与整治进行规划。而就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对济南的意义而言,不输于“山、泉、湖”三大景观,其历史蕴涵甚至更为丰富。对这一地区的任何整治都应慎重是专家和决策者共同的意见,毕竟我们只有一个芙蓉街和曲水亭街。

其实早在泉城路拓宽改造之前,对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的首次改造尝试已经开始了,那就是泉城路新华书店的北扩工程,只是这次改造建设进行得非常低调,最初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北扩后的泉城路新华书店,其北门已抵芙蓉巷,虽然北扩工程采用了仿古建筑,水泥堆砌出的外墙也做出了“人工墙缝”,却连形似都未达到,神韵全无,与一街之隔的芙蓉街地区难以融合。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许多城建专家认为新华书店的北扩工程并不成功,甚至有人指其为北京琉璃厂改造的翻版。

如果能够站得更高一点,以历史的眼光来对待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的保护整治,我们就会发现,决策部门对这一历史文化街区所采取的慎重态度,是对历史和古城负责。只有充分地论证并广泛听取意见和建议,尤其是专家乃至市民的建议之后,才可能做到决策机构提出的对历史负责、不留遗憾的要求。

在这一方面,济南城建史上有过深刻的教训。1992年,矗立了80多年的济南标志性建筑——具有典型日耳曼风格的济南老火车站在新火车站的建设中被拆除,因为那时认为它是殖民主义的象征,看到它就想起中国人民受欺压的岁月……时间已经过去10年,济南市民仍在为此遗憾,而在国内,也被广泛地认为是济南城建史上的教训。

而不能不提及的一点是,在2001年北京国际周上,赴京招商的济南某公司的招商项目目录上,赫然列着“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其性质,居然是作为招商引资的房地产开发项目,笔者衷心希望这仅仅是一个纯粹以赢利为目的而不顾及其他的商业公司的个体行为,否则的话,以这样的思路来对待芙蓉街和曲水亭街的保护整治是非常危险的。

钟灵毓秀芙蓉街(隋熠/姜波)

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钟灵毓秀,名泉汇聚,古建林立,有说不尽的古城风韵、历史沧桑、人文积淀。

芙蓉街

芙蓉街北接文庙,南通院西大街,芙蓉街及周边地区集中了珍珠泉、王府池子、芙蓉泉、朱砂泉等众多名泉和无名泉,有“家家泉水”之美誉。清康熙五年建巡抚衙门后,此处辟为民居,商家店铺也随之多了起来,到清末民初已经成为济南最繁华的商业街。芙蓉街上的店铺,多是清末至民国时期建成,其中著名的有卫生镶牙馆、教育图书社、中英大药房、广立顺百货店等。

卫生镶牙馆(已拆除)是古城第一所西医诊所,为砖石结构的二层小楼,窗户细长,外墙为毛石砌成,装饰有巴洛克风格的铁花栏杆,整座建筑显得灵巧精致。

广立顺百货店高三层,立面为清水砖墙,造型简洁,沿街采用了落地玻璃窗户、铁花栏杆等在当时很新颖的建筑手法,是旧城近代商业的代表性建筑之一。

中英大药房位于芙蓉街路西,正对芙蓉巷口,是一座四开间的二层楼房,建筑立面完全为西式风格,二层采取连续的拱窗形式,西式的立柱、檐口结构严谨考究。整个建筑外墙采用水泥抹面,是旧城中西式风格最为完整的商业建筑之一,也是最早采用水泥抹面的建筑。

曲水亭街

曲水亭街北起大明湖,南到西更道街,街上百花桥以南古有围棋社“曲水亭”。街中偏东,有一条纵贯南北的河,为珍珠泉和王府池子等泉水流经之处,泉水经此汇入百花洲,再入大明湖。据记载,古时在曲水亭街上曾建有曲水流杯池,农历三月三,文人墨客聚于此做“修楔”,并举行野餐宴乐和“曲水流觞”诗酒盛会,郑板桥对当时曲水亭一带的描述是“三椽茅屋,两道小桥;几株垂杨,一弯流水”。

府文庙

文庙是中国古代祭奉孔子的地方,北宋以后,全国的府州县几乎都建文庙,济南的府文庙建于宋熙宁年间。府文庙现存建筑包括大成殿、大成门、泮池、影壁等。大成殿是“集之大成”的殿堂,府文庙大成殿为九开间但檐庑殿顶建筑,上覆黄琉璃瓦,檐口有明显的升起,在我国古代建筑中是除故宫太和殿重檐庑殿顶外等级最高的建筑,也是我省规模最大的古代建筑之一,现存于明湖路小学内;大成门位于泮池前,为三开间单檐歇山顶,上覆黄琉璃瓦,大成门的斗拱也是宋代风格,为三座券门形式,形态庄重大方;泮池是文庙建筑特有的形式,它源于“周礼”中的“辟雍”,原指周天子时设置的四面环水的大学堂,后来这种半圆形水池架石拱桥的形式就成为文庙重要的组成部分,府文庙的泮池位于大成殿前,其上泮桥为五孔石拱桥,长20多米,宽约4米,桥身、栏杆皆为石砌,形态舒展优美,特别是泮池周围栏杆雕有精美的荷花图案等;府文庙影壁为大门的附属建筑,为一字形,高近6米,厚1米,规模与大成门相仿。

起凤桥

清初芙蓉街北段有芙蓉泉到泮池的溪水,顺治年间曾在桥上建一石桥名为“青云桥”,后又建一牌坊,坊额为“腾蛟起凤”,这里在宋代以后是通向府学和文庙的必经之地,士子们便为其起了个寓意登攀“青云之路”的吉祥名字“起凤桥”。现存起凤桥为石板铺成,桥虽窄小,但令人回味无穷。

梯云溪

芙蓉街中间原有一条通向府文庙泮池的溪水,名为“梯云溪”,梯云溪与起凤桥一样,都是寓意士子们由此步入府学就能青云直上。清康熙初年,在明德王府旧址建巡抚衙门,将原王府西苑划出,芙蓉街路东逐渐建起了民居,梯云溪也改建为石板下的暗沟,梯云溪流经处的民居,有的凌驾于溪水之上,有的开门在溪水岸边,无论明渠还是暗沟,都以砖石砌壁,沙土铺底,水流畅通,水质洁净,梯云溪溪水常年温度不变,沿溪人家过去在此洗衣洗菜,其情景胜似江南,一派“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致。

为老街祝福

古城济南2600年建城史(一说4000多年),其历史文化的精髓,积聚于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根据考证,芙蓉街地区也是我们的先祖西迁至现在的济南城后,最早修建城池、繁衍生息所在,这一地区的每一泓清泉、每一块石板、每一株古树、每一座建筑、每一条街巷,都积聚着这座古城的精、气、神,蕴涵着这座古城源远流长的人文历史,也是济南这座被命名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根。

如果只看到行将倾圮的老屋,而看不到老屋所展示给我们的千年相承的历史文脉;如果只看到窄小逼仄的街巷,而看不到蕴涵其中的文化积淀;如只看到这片城市中的黄金地带改建后带来的暂时利益,而看不到失去芙蓉街的济南将在很大程度上沦落为缺少特色的二流城市的现实,我们将愧对这座城市!据了解,济南市有关部门仍在就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地区的保护与整治广泛地征求意见,进行论证,只要真正秉承尊重历史的既定原则,相信济南不会忘记这一代人的功绩。

真诚地为老街祝福。

 历史文化街区:“旧城改造”中的权衡

如果说人的美在于个性,城市的美就在于独特的历史。也就是从这个角度出发,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们达成了一个共识:对城市的改造尤其是历史文化名城的旧城改造必须持慎重的态度。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家严格控制农用土地的征用,城市建设重点就转到了对旧城区的开发,开发商的动力在于经济利益,因此往往着眼于旧城中心那些传统建筑保存比较完整的地段,因为这样可以有较高的售房率。许多历史文化名城旧城改建的速度很快,把那些最能代表城市特色的历史街区全部拆迁,盖起了风格雷同的新楼,许多名城也就失去了自己的城市特色、失去了时间厚度。

从古城风貌着眼

旧城改造应慎重

大规模的改造,使古城风貌受到威胁。北京就是一个典型。对于那些特大城市来说,“保留古城,另辟新城”就很难。1990年以来,北京市的危旧房改造工作已经从分散的点、片改造发展到连点成片、连街成片的大规模改造的阶段,并且逐渐由城市中心区外围向中心区腹地推进。北京的旧城改造(包括危旧房改造)和房地产开发无疑给北京城市建设带来诸多好处,例如环境改善、住宅状况改善、交通设施改善等等。但由于旧城拆迁量大、地价高昂、建筑成本高等原因,土地及房屋开发便千方百计追求容积率,拼命增加楼高,并已逐步形成高层建筑包围四合院的态势。

有人说,真正体现北京古都风貌的是胡同和四合院,这些城市规划意义上的“旧城”构成了中心区平缓开阔的空间特色。但是随着危旧房改造迅速向市中心推进,随着商业大厦的拔地而起,北京城区内的胡同和四合院开始被大规模地、成片地消灭。北京古老的历史痕迹正在逐渐地走向消失。

从经济的合理性着眼

不要急于“破旧立新”

在全国各地的旧城改造中,我们看到太多的旧街区和旧房子在推土机轰鸣中灰飞烟灭,这不仅使许多古城失去记忆,而且也使太多的城市的有形财富化为灰烬。

有学者建议,应保留城市中现存的部分廉价住宅区,以便在原有居民逐渐移往新区后,出租给外来民工居住。政府可对外来民工征税,将税收用于改善这些区的水、电、煤气的供应、下水道的铺设和学校、医院的扩建。他们中的成功者可以逐渐移往城中的其他区域。他们留下的空房。可由新的民工填补。这样,城市房产就能流动起来,并能最大程度地利用现有住房容纳尽可能多的新来人口。

从规划角度看

慎动“黄金地段”

由于历史原因,古城区往往是所在城市的中心区。因此,当城市发展需要扩张、改造时,古城区就被视为“黄金地段”而首当其冲。高档次的商厦、写字楼和金融大楼等大型建筑有着高回报率,许多开发商就选择城市中心区,像北京的长安街、王府井、西单这样的重要地段投资开发大量高档建设项目。

改造的初衷是城市要发展,可是“黄金地段”大兴土木的结果是什么呢?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罗哲文教授指出,古城区大肆开发的结果是,人流、车流依旧集中在老城区,由城市人口膨胀带来的交通拥挤、基础设施不足等一系列问题仍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而对历史文化遗产的破坏却是毁灭性的。例如苏州原来走的就是改造古城区的路子,结果发现无法彻底解决城市发展的问题,又回过头来再去开发新城区。但是2500年历史的古城风貌已经面目全非,河道大量被填,“东方威尼斯”也是徒具其名了。

勤“洗脸”

慎“整容”

一个人不能不洗脸,但是要整容可就得慎之又慎。

战后西方大城市,如伦敦、巴黎、慕尼黑、纽约、波士顿等历史悠久的名城,都曾走过一段大规模整容式的“城市更新”之路。在市中心拆除大量被战争毁坏或者并未毁坏的老建筑,代之各种崭新的高楼大厦。我和你都会想像得出,当时改造的图纸和模型沙盘一定壮观无比,然而,改造后的城市空间却是一种单调乏味、缺乏历史感和人性的环境。例如莫斯科的新阿尔巴特街,被斥为“莫斯科的假牙”。“城市更新”运动后来被许多学者称为继战争之后对城市的“第二次破坏”。

中国的古建筑是“土木的史书”,保护起来更为不易,可一旦拆除,将给后人留下无穷的遗憾。

北京琉璃厂街的改造现在已经成为国内公认的反面教材,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对这条街的保护与整治,是采用拆去原有的老建筑,参照琉璃厂街市极盛时期清代乾嘉年间北方店堂和民居的建筑艺术风格,选用北方几种典型的店铺形式来进行设计、重新建造的。这种“拆旧仿古”的方式,受到专家批评,认为拆掉了真古董,造起假古董,从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原则看来,也是一种错误的做法。还有专家认为,它引发了全国各地“仿古一条街”的热潮。

那么,到底该如何保护历史街区呢?不妨借鉴一下国内外的一些成功经验。

文物古迹是古城的重要组成要素,它的保护是城市保护的重要内容,目前成功的方式概括为以下五种:

1.继续它原有的用途和功能。这是使用文物的第一种方式,也是最好的方式。国外的绝大多数的宗教建筑以及一部分行政建筑及部分王宫都属于这一类型。我国寺庙常常采用这种方式。

2.作为博物馆使用。这种使方式数量最多,也是公认能够发挥最大效益的使用方式,如巴黎的肯采宫博物馆、罗马的梵蒂冈博物馆和我国的故宫博物馆。

3.作为学校、图书馆或其他各种文化、行政机构的办公地。英国、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的大学很多都是利用古建筑,我国也不乏此例,如长春市的长春地质学院就是以日本侵略东北时建筑的“满洲国”行政办公建筑作为教学楼的,北京图书馆以及上海图书馆也都是这种使用方式的实例。

4.作为参观旅游的对象,是近年越来越普遍采用的一种方式。

5.对保护等级较低的古迹点,还可做旅馆、餐馆、公园及城市小品使用,如德国法兰克福城中的麦芽糖作坊被改造成为渡假旅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芙蓉街和曲水亭街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与整治,应该从中得到有益的启发。

隋熠 整理(文中部分资料引自《城市经营的十大抉择》)

选自2002年7月30日《济南时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