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的“智多星”——第九届党主席谢长廷 
许钟萍

2000年6月25日,高雄市长谢长廷以唯一参选人身份当选民进党第九任党主席,成为民进党执政后首任党主席,也是第一位中生代党主席。作为民进党中生代政治明星,谢长廷从当年出任“美丽岛”军法大审判辩护律师投身政治,有过震撼政坛的党外“三剑客”之响亮名声,也因角逐台北市长和首届民选“副总统”失利,陷入“宋七力诈财事件”而跌入政治谷底,而今不仅连任高雄市长,更以六年的施政和经营成为民进党威震南台湾的“南霸天”,成为下届“总统”的热门人选。

困境中成长的律师

1946年5月18日,谢长廷出生于台北市一个中医师家庭。父亲喜欢诗词歌赋,常和孩子对对子,培养谢长廷的国学底子。不幸的是,在他小学五年级时,父亲因投资生意失败而远走异乡避债,大字不识的母亲带着三子二女投奔娘家,靠摆地摊、做衣服、种菜,一面维持全家生计,一面偿还父亲留下的债务。母亲的坚忍和对家庭的无私奉献,给谢长廷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至今仍把母亲奉为心中的“活菩萨”。

由于家境困苦,谢长廷曾卖过冰棒、捡过废铁、糊过花灯,帮助母亲维生。中学时谢迷上体操,曾获台湾省中专以上学校运动会体操吊环冠军,也因迷恋体操而成绩一落千丈,只好以同等学历考取公立台北商专。商专毕业后,谢经过一年的补习,考入台湾大学法律系,并在三年级(1969年)时以全台第一名成绩通过律师资格高考,大四时又通过了司法官考试。大学毕业后,谢同时考取台大法律研究所和日本文部省奖学金留学考试,他选择赴日本京都大学留学攻读法哲学并获硕士学位,1975年因父亲病危而中断留日法学博士班学业返台。之后,谢曾任台北平民法律服务中心主任、“中国比较法学会”理监事、双溪启智文教基金会董事等。

“党外三剑客”

大学期间,谢长廷参加了当时的“青年自觉运动”,曾出任健言社社长,接受了一些社会改革的理念;留学日本期间,京都大学注重在野,强调“主权在民”的精神,对谢产生了重要影响,奠定了其后从政的思想基础。1979年“美丽岛事件”发生,由于谢长廷曾任林义雄、姚嘉文等人创办的“中国比较法学会”秘书长,因此他不顾当时的政治环境,接受姚妻周清玉的委托担任姚嘉文的辩护律师,1980年底又担任周清玉竞选“国大代表”的法律顾问,自此走上政治不归路。

1981年12月,谢长廷以推动民主运动“当仁不让”的态度投入台北市议员选举,首次竞选即以第一高票当选,与陈水扁、林正杰一起被称为“台北市议会”的“党外三剑客”。 1983年,谢长廷成为党外杂志《政治家》、《民主政治》的专栏作家;1984年底为“江南事件”家属崔蓉芝做诉讼代理人。因问政表现突出,1985年12月谢再次以第一名成绩竞选连任市议员成功。1986年底,谢竞选第一届“增额立委”,不幸高票落选,但他积极耕耘,1989年底以高票当选。在“立法院”,谢因反应敏捷、口才极佳、问政认真、表现突出而成为“政坛三把刀”之一:谢是“刀法细腻、轻巧游刃的沙西米刀”,陈水扁是“正义凛然、不畏权势的大关刀”,沈富雄是“一针见血的手术刀”。1992年底,谢长廷角逐连任第二届区域“立委”获胜,1995年底,当选第三届民进党不分区“立委”。

党的命名者

1986年6月,台湾党外势力成立“秘密建党委员会”,谢作为10人小组成员之一,全程参与了民进党的组建及党纲、党章的研拟,“民主进步党”的党名即由谢在9月28日建党大会上所提出并被采纳。之后,谢长廷一直身处民进党权力核心,历任该党第一、二、三届中央执行委员(简称中执委)、中央执行委员常务委员(简称中常委),第四届中执委,第五、六届中执委、中常委,第七届中评委,第八届中执委,第九任党主席,第十、十一届中常委。1992年底,谢整合党内中间人士成立了党内新派系“福利国连线”,并担任第一任总干事。此外,谢还曾担任民进党机关报——《民进报》管理委员会召集委员、民进党“中国事务委员会”主委、出任“公民投票促进会”执行委员、“台湾前途及地位专案小组”成员、“台湾主权独立运动委员会”委员、“宪政会议工作小组”和“修宪工作小组”成员等。

长于协调

勤于思考的谢长廷不仅见解独到,而且在坚持原则情况下,手段、方法亦有弹性,因此在党外时期即获得在野反对阵营各派的信任,从1984年9月起先后出任“党外公共政策研究会”第一届理事,第二、三、四届秘书长及发言人。民进党成立初期,党内“泛美丽岛系”和“泛新潮流系”之间围绕权力和路线斗争相当激烈,毫无派系基础的谢长廷奔走协商、从中斡旋,不仅多次避免党的分裂,同时也奠定了自己长期身处权力核心的政治地位。80年代后期,为了突显“动员戡乱戒严体制”的荒谬,谢曾多次发动街头群众运动与国民党当局抗争。1987年5月,谢出任民进党社运部主任仅一个月,便数次发动群众游行示威包围“立法院”,反对国民党当局制订“国安法”,制造了轰动一时的“6.12事件”(1989年谢因此案被国民党当局以“非法聚众滋扰”罪名判刑3年、后减刑为1年6个月,缓刑4年),震动了国民党的专制统治体制。

南下再出发

从1981年涉入政坛当选台北市议员,到后来转进“立法院”,谢长廷凭借扎实的法律学识、无碍的辨才、认真问政的表现,累积了相当的人脉、人气和声望。然而1994年7月,一心问鼎台北市长的谢长廷在党内初选中不敌陈水扁、黯然退出,政治行情急转直下:1996年3月,与彭明敏搭挡竞选副“总统”遭遇惨败;随即又因妻子游芳枝卷入“宋七力宗教诈财案”而声名狼藉,跌入从政以来最大的政治深渊中。

然而,一直以日本幕府将军德川家康讲求谋略、忍辱负重、待机而动为精神指导的谢长廷经过一段时间沉潜后,毅然决定离开自己的生长和从政的地盘,南迁高雄,以竞选高雄市长为重新出发点。经过一年余的努力耕耘,特别是在1997年底,只身前往南非驻台官员住宅,成功游说“白晓燕案”嫌犯陈进兴释放人质并弃械投降,谢长廷重新在媒体争得机会,获得正面评价,增加了再度崛起的资本,1998年12月,他以4000多票的微弱优势击败寻求连任的吴敦义当选高雄市长,政治行情止跌。

长扁“瑜亮情结”

谢长廷和陈水扁之间“既竞争又合作”的瑜亮情结在民进党内外尽人皆知。两人同为台大法律系毕业,皆因出任“美丽岛事件”辩护律师而踏上政坛,又同时当选台北市议员并同时转进“立法院”,成为民进党新生代中最闪亮的两颗政治明星、相互争锋:1994年,陈水扁靠在“立委”任内打“国防”牌名声大噪,在党内提名中击败谢长廷最终当选台北市长,个人声望、社会人气一路攀升,而谢则在1996年“总统”选举中惨败,并因宗教案声名受损,跌入人生谷底;但在1998年的台北、高雄市长选举中,不可一世的陈水扁被“马踏扁”,连任失败,而谢长廷则登上高雄市长宝座,为民进党抢下南部重镇;2000年“大选”中,陈水扁因国民党连战和宋楚瑜的分裂,意外登上权力最高峰后,宣告长扁之争已分出胜负。

但眼光长远的谢长廷并没有放弃,在陈水扁就任一个月后,谢长廷不顾施政满意度仅37%、痛苦指数全台第一的情况,宣布参选党主席并当选,成为民进党首位兼任党主席。因为,谢长廷深知,在历来重北、轻南的政治格局下,高雄市资源少、远离政治中心,而出任执政党主席无疑增加在媒体曝光率,填补了在党内职务空白,使党政资历更为完整,为更上一层楼抢占住有利位置。

积蓄能量再上层楼

在六年的高雄市长和二年的党主席任内,谢长廷精心经营,为再上层楼积蓄能量。在市政建设上,他舍弃循序渐进的方式,提出 “本地特色、跳跃成长、区域整合、不搞对抗”的施政方针,下大力改善高雄饮用水质,采BOT方式改造污水管道,联合南部民进党执政的五县市高分贝地向中央喊话,争取南部建设;要求调整重北轻南的政策。在高雄形象塑造上不遗余力,不仅争取到民进党党庆活动、“国庆”烟火、元宵灯会南下高雄,还频频走出岛内,到国际上活动,为高雄市争取到2009年世界运动会的主办权。经过6年的努力,谢长廷的施政满意度节节上升,据2004年7月《中国时报》对北、高两市长的施政满意度的民调显示,谢长廷以78%超过马英九的76%。

除了在市政上下大力气,谢长廷还积极经营政坛人脉。他特别重视也喜欢任用年轻人,早在1992年“立委”任内,他便创立新文化基金会,每年一届开办“新文化研习营”,学员都是以大学生为主的青年人;经过十余年的发展,而今谢的手下也有被外界称之为“红卫兵”的一批干将,他们散布在各个角落、各个领域,充当谢的眼线;利用各种选举积极辅选,培植自己人马。在党外,谢释放市府人事权,“尽力尊重议员”、化解矛盾;在党主席任内,抢在陈水扁之前,与国、亲、新等在野党主席会面,营造政党和解气氛,争取政治声望。

理性思考两岸关系

不同于陈水扁所谓“冲突、妥协、进步”的硬拼风格,谢长廷在民进党内以理性思考著称,为他赢得党内“智多星”称号。他认为,“政党或政治人物一定要时有新见,一旦拿不出新东西,就要被淘汰”。因此,从投身反对运动迄今,谢提出过许多具有高度创意的观念和理论建构。如:1981年谢首次参选台北市议员即提出“制衡”口号;1982年提出组建“柔性政党”主张,为党外运动迈向组织化建构理论基础;1985年提出以“民主、进步”作为党外运动奋斗目标的概念;1987年提出“台湾命运共同体”概念,主张“建立一个新台湾意识”;1989年又提出“台湾命运共同体”的“四大优先”——“台湾优先、文化优先、环保优先、弱势优先”主张。

谢长廷在两岸问题上的立场,不脱民进党的基本思考框架,认为“台湾在事实上已经独立”,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但长于理性思考的他,在出任党主席后,面对岛内外政治情势的变化,也表现出弹性的务实:一是对于“一个中国”问题,谢长廷认为,目前的“宪法”本身“就是一个中国的架构,现在的问题是在这个架构下,如何解释所谓的‘一个中国’而已,民进党参与‘修宪’就是接受了这套‘宪法’,作为执政党,我们不敢不遵守或否定它”。二是针对备受外界质疑的“台独党纲”,他以党主席身份接受媒体访问,明确表示“‘台独党纲’已经变成一种被动、自卫的工具,和以往的定义不太一样了。‘台独党纲’的问题,在民进党内已经解决了”,个人对“废除‘台独党纲’没有预设立场”;宣称“统独只是手段,重要的是人民的幸福的抉择”,未来两岸“是不是走向统一,民进党持比较审慎的态度,但也不排除统一”。三是在两岸交流上基本上持正面态度,早在1993年参访大陆时即认为民进党“有必要调整”反对台商投资大陆的立场;1998年在民进党“中国政策研讨会”上提出在“互惠互利:以交流替代对抗”、“求同存异:以合作代替统一”、“经贸先行:以经济合作创造政治及外交上合作的基础”的三项原则来进行两岸交流,反对把“三通”当作“要胁中国的筹码”;特别是在当选党主席后,他公开表示“高雄与厦门同属于一个国家(‘中华民国’)领土”,积极派人联络,拟在就职党主席前实现对大陆厦门的访问。

2004年3月的“大选“中,负责操盘南台湾陈水扁辅选的谢长廷交出亮丽成绩单,其主政的高雄市领先连宋约10万票,整个南部7县市则大赢连宋77万票。在年底的“立委”选举中,虽然民进党遭到挫败,但在高雄市11席应选名额中,泛绿阵营推出8人、仅1人落选,谢长廷的辅选功不可没,再度显示其“南霸天”坚强实力。

“立委”选后,陈水扁为败选辞党主席,随即安排“总统府秘书长”苏贞昌转任党主席,并在所谓“党政平衡”、“接班平衡”的考量下,任命谢长廷为下任“行政院长”。从北台湾的台北地方出发,经过南部的高雄壮大,再回到台北,谢长廷终于更上一层楼,为争取2008年“大选“民进党候选人卡住了有利位置。

附:谢长廷大事年表

1946年5月18日,出生于台北市大稻埕。

1969年,律师高考第一名。

1970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

1974年,日本东京都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

1975年,日本东京都大学法学院博士课程结业,返台。

1979年12月,出任“美丽岛事件”当事人姚嘉文辩护律师。

1980年12月,任周清玉竞选第一届增额“国代”的法律顾问。

1981年12月,当选第四届台北市议员。

1983年12月,任江鹏坚竞选第一届增额“立委”助选员;任党外杂志《政治家》、《民主政治》的专栏作家。

1984年9月,任“党外公政会”第1届理事,后连任第2—4届秘书长。

1984年底,任“江南事件”家属崔蓉芝的诉讼代理人。

1985年12月,连任第五届台北市议员。

1986年,9月参与筹组民进党,为组党小组成员之一。11月当选民进党第一届中执委、中常委。12月竞选第一届增额“立委”落败。

1987年6月,发动民进党支持者示威游行、反对当局制订“国安法”,制造了著名的“6·12事件”。11月当选民进党第二届中执委。

1988年,任《民进报》管理委员会召集委员;10月当选第三届民进党中执委、中常委。

1989年,10月当选民进党第四届中执委;12月当选第一届“增额立委”,期间曾任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干事长。

1991年10月,当选民进党第五届中执委、中常委。

1992年 创立党内次级团体“福利国连线”;12月当选第2届“立委”。

1993年,任民进党“公民投票促进会”执行委员。

1994年,5月当选民进党第六届中执委、中常委,10月辞职;年底任陈水扁竞选台北市长总干事。

1995年,当选第3届民进党籍不分区“立委”,后辞职参选 “副总统”。

1996年,3月与彭明敏搭挡代表民进党竞选第9届“副总统”落败;6月当选民进党第七届中央评议委员会主委。

1996、1997年,担任其妻游芳枝涉嫌“宋七力宗教诈骗钱财事件”辩护律师。

1997年9月,迁籍高雄市。

1998年,2月任“绿色和平电台”董事长;7月当选民进党第八届中执委;12月当选高雄市长。

2000年6月,当选民进党第9任党主席,任期2年。

2002年12月,连任高雄市长。

2003年,获韩国东洋大学名誉政治学博士学位。

2004年,任陈水扁竞选连任总部副主委兼南区总督导;7月以第一高票当选民进党第11届中执委、中常委。

2005年1月,提名出任“行政院长”。

中国网2005年2月4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