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台独”分子——第二届党主席姚嘉文 
赵印香

姚嘉文,1975年任党外杂志《台湾评论》法律顾问起,开始从事政治反对运动,是当年党外“大护法”。他加入党外阵营时是个风度翩翩的青年律师,是70年代台湾经济起飞时期新生的中产阶级。他因参与“高雄事件”于1979年12月13日被捕入狱,判处徒刑12年,实际坐牢7年零1个月,于1987年1月20日获“假释”出狱,同年3月加入民进党,曾任民进党党主席、中央执行委员、政策协调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晚年向陈水扁求官,2000年5月被聘为“总统府资政”,2002年6月任第10届“考试院院长”。他虽欲重振往日雄风,但在党内影响力已是江河日下,大不如前了。

一、出身贫穷农家,苦读成材

姚嘉文1938年6月15日出生于台湾彰化县和美镇一贫困人家。其父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卖布小商贩,家里的地租给别人耕种。由于家中子女众多,有12个孩子,活下来9个,姚嘉文为长子,因此除念书外,必须帮助父母分担照顾弟妹的责任。姚少年早熟,小时候就意识到左邻右舍之所以贫穷,是因为没有文化,不懂道理,因而遭受种种不公待遇而又不知抗争,因而立志读好书,长大当一名律师,期望能运用法律知识力量来摆脱穷困处境。小学毕业后,为早日帮助家计,因此他考入省立商业学校。商职毕业后,姚嘉文参加台湾省公务人员普考的统计人员应试,夺得第一名,随即被分配到电信局工作,其后又入伍海军服役三年。期间他并未放弃自小立志当律师的念头,一直勤读法律方面的有关书籍。他也曾以同等学力报考律师检察考试,均以失败告终。他认识到,不念大学的话,很难圆其律师梦。因此他埋头苦读,于1962年以第一志愿考取台湾大学法律系。就学期间,姚嘉文半工半读,白天在台大上课,晚上及假日均须在电信局上班,赚取学费并寄钱回家贴补家用。忙碌工作与繁重课业的双重压力,使姚嘉文大叹时间不够用,他曾在台大的校内刊物《大学新闻》发表一篇《一天二十五小时》的文章,意即他希望一天能多出一个小时来,好让他可以喘一口气。尽管如此,姚嘉文学习成绩仍名列前茅,并曾得过台大书卷奖。1966年台大毕业后,他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台大法律研究所,并通过考试取得律师资格,于是他一边攻读硕士学位,一边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见习律师。1968年,姚嘉文自研究所毕业,开始当起律师,并在辅仁大学及文化学院兼任教师授课。这时的姚嘉文仍只是一位“法律人”,并先后出版过三部著作:《票据浅论》、《票据法专题研究》、《法院组织法》,都是专论法律实务的书籍。但在大学教课过程中,由于研究及讲授“宪法”,姚嘉文深感台湾的“宪法”及体制存在严重问题,“国会”的结构也因“法统”的保障而沦为“万年国会”,这种现象亟须变革。这是其日后从法律人转变为政治人的重要原因。

二、积极参与政治活动

1972年,姚嘉文得到美国“亚洲基金”的奖学金,赴美研究对贫民免费提供法律服务的“法律扶助”。他认为借助法律对平民的保护可以促成和平的政治变革,而避免社会动乱。自美返台后,姚嘉文与志同道合的几位青年律师在台北创办了“平民法律服务中心”,免费为贫民提供法律服务,同时参与其事的还有江鹏坚、林义雄等人,其后又在台中市、台南市设立两处法律服务中心。此外他还参与社会服务工作,担任生命线协会、基督教家庭协助中心的法律顾问。在台湾,律师本身就属于社会上“顶尖的中产阶级”,因业务往来,自然与商界关系密切,姚嘉文也活跃在属于中产阶级的青商会、狮子会,因此结识了党外活跃分子张俊宏、黄信介、康宁祥等人。在频繁的社会活动中,姚嘉文认识到“蒋经国虽属老一代有志进行政治革新的人”但国民党内反对改革的势力仍然坐大,说明政治改革决非依靠一人之力可促成,需要有强大的社会力量参与其中才能成功。

1975年,黄信介、康宁祥等清一色参与地方选举的台湾本土人士创办《台湾政论》,姚嘉文出任法律顾问。在当年9月出版的第二期《台湾政论》上,姚嘉文发表了一篇《高普考还要论省籍吗?》的文章,他在文章中严厉指责国民党当局分区配额制度,造成同一教育制度下的学生,只因省籍不同,导致录取率有天壤之别,是限制台籍考生录取的不合理歧视制度。文章登出时,杂志编辑还在附注中指出外省与本省是“186比1的差异”。这篇文章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也引起国民党上层的关注。时任“行政院院长”的蒋经国在“立法院”答询时,拍案指责“186比1完全不符合事实,这是有人企图挑拨本省人与外省人的感情”。“中央社”及有关方面也发动报界围攻姚嘉文,使他一夜之间在岛内名声大噪。

1976年,姚嘉文与林义雄为宜兰县高票落选的党外老将郭雨新打选举官司。合著《虎落平阳》一书。1977年的五项公职选举中,竟有13人同时聘请姚嘉文担任法律顾问,其中有9人当选,姚的声望因而日隆,被称为“党外大护法”。1978年姚嘉文参选“国大代表”,在选区彰化县造成高潮,很有希望当选,不料1978年底投票前夕,中美建交的消息传到台湾,国民党立即宣布停止“中央民意代表”选举。党外人士大为不满,遂渐升高与国民党当局的冲突,抓人风声四起。1979年9月,《美丽岛》杂志社成立,姚嘉文担任该杂志社管理人。12月10日,他南下高雄市参加《美丽岛》杂志社发起的世界人权日纪念大会及游行,并任“五人小组”成员,为现场指挥之一。据香港《中国人》月刊说,“姚嘉文的立场与许信良相似,是根本否定国民党的合法性。他一向主张以‘暴力边缘政治’迫使国民党步步退缩。”姚嘉文当时认为,根据《美丽岛》杂志社过去几次的政治活动都激起民众的热烈反应,及高雄事件(又称美丽岛事件)前海外”台独”分子的鼓励,美国方面的关切,这次游行集会活动完全可能扩大为全岛民众反抗国民党一党专政的群众运动,国民党当局未必敢公然武力镇压。但出乎他的意料,事发后的第三天,他就以”涉嫌叛乱”被判刑12年。

姚嘉文在狱中的表现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在法庭上雄辩滔滔,称“美丽岛没有从事叛乱活动,被告等人只是热心参加党外政治活动而已”,他“希望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灾难,永远不要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他还表示,“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得住民主的潮流”。他已“决心为他的信仰牺牲生命”。他在写给女儿姚雨静的家书中,还引用了甘地的名言,他写道:“三民主义读得太好会坐牢,好人都捉进去了,不幸或有幸,20年后果然如此,作为一个政治犯的事业比一个律师更伟大,要了解一国的政治,必须做政治犯。”但另一方面,他称蒋经国是“开明派”,“有心进行民主改革”。并在狱中专心写他的历史小说《台湾七色记》。他的当选上“国大代表”的妻子周清玉,也向国民党当局做出妥协,据台湾媒体盛传,1984年3月蒋经国竞选“总统”连任时,周清玉以“亮票”的效忠行为,将票投给蒋经国,为的是求国民党当局早日释放姚嘉文。1987年1月20日,“美丽岛”最后四个重量级受刑人,仅姚嘉文一人夹杂在其他三十名与“美丽岛案”无关的受刑人被释放出狱,引起其他受难家属的议论。同年3月,姚嘉文加入民进党,并被补选为中常委,12月当选为民进党第二届党主席。1988年竞选连任失败,从此在政治生涯上走入低谷。

三、晚年吃光老本,靠阿扁赏赐度日

姚嘉文任一届党主席后,1992年又当选第一届“立法委员”,以后“美丽岛”光环不在,近年来就一直沉寂于政坛。在连续第三、四届在彰化县竞选“立委”失利后,他的政治头衔除了陈水扁赏给的“总统府资政”外,就只剩下“立委老公”了。他的妻子周清玉比他要幸运得多,已连续当选三届“立委”。20多年前曾为台湾民主坐过牢的“美丽岛”人士,如今面临着世代交替的命运。姚嘉文感慨地表示,新世代人物刻意以“世代交替,走出悲情”的口号来贬抑美丽岛经验,令人感叹。他们这些永远奋斗竟被归类为“活在过去的人”,是他难以接受的。2002年,他曾志在竞选民进党主席,被陈水扁强力拦下。但手下握有丰沛资源的陈水扁释出“考试院长”的位子给了姚嘉文,据台湾媒体披露,陈水扁用买票的方式,让姚嘉文在“立法院”惊险过关。

姚嘉文意识到,“考试院长”的位子,可能就是他政治生涯中最后一个舞台,他决意进行一场“反世代交替”的背水一战,将冷衙门炒热,以显示其宝刀不老。上任伊始,向来以“行动派”出名的姚嘉文不只自己带头向前冲,他还引进“立法院”“委员会”模式,将“考试委员”分成考选、铨叙、保训暨综合业务组,每位“委员”限定参加一组,每半年改组一次。另外“考试院”因位于台北市郊,交通不便,以往新闻又少,少有媒体问津。姚嘉文为改变这一冷清现状,除要求各单位强化新闻发布外,还主动邀请媒体与“考试委员”沟通,想出新点子让“考试院”新闻提高上报率。经过姚嘉文的一番折腾,使一向无声无息的“考试院”竟然频频攻占媒体的重要版面,散发出点活气来。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年近古稀之年的姚嘉文无法抗拒世代交替的历史潮流,加之绯闻缠身,声望大不如前,退出政治舞台是他唯一的出路。

四、“台独”是其终身使命

姚嘉文是党外“美丽岛”时代的核心人物之一。民进党成立初期,曾加入“新潮流系”,现属“福利国连线”。称“台独”是其一生为之奋斗的“神圣使命”,“正名、制宪,是台湾两大长期目标”。姚嘉文一路走来,“坚持台湾独立”始终如一。

受“台独”教父彭明敏的影响,走上“台独”之路。早在1963年,姚嘉文在台湾大学法律系读书时,就与时任法律系教授,“台独教父”彭明敏有过秘密接触,彭明敏向他传播“台独”思想,认为“台湾将来迟早要与大陆分开,因此,应求台湾内部的政治改革”。

姚嘉文是最早提出“台湾以独立国家身份,加入联合国”主张的人士之一。1979年4月,在一次党外人士集会上,率先提出台湾应以“独立国家身份,申请重新加入联合国”。他认为美国通过的《与台湾关系法》使得台湾“前景大好”,“表示美国有意使台湾在未来国际社会上透过美国模式的运用,建立一种新的地位”,所以,这时候“如能趁机鼓吹争取加入联合国,我国的国际前景必然大有可为”。他说,“我们不愿见到中共作为中国人的唯一代表,我们不愿把中国的国际生活代表权,完全让给中共”,“台湾并不是中共的一部分”。

姚嘉文曾提出“台独”运动的三个层次。1988年2月,姚嘉文任民进党主席时,曾强调“台独”可分为三个层次。他认为,“讨论‘台湾独立’、主张‘台湾独立’和宣布‘台湾独立’,是三种不同层次的问题,前两者属思想言论自由范畴,后者牵涉政治行动,而中共所谓出兵,是针对宣布‘台湾独立’而发,不至连主张或讨论‘台湾独立’也要出兵”。

认为在“维持现状”条件下,推动“台独”运动仍有可为。1998年2月,任民进党中常委的姚嘉文,在一场民进党的“中国政策大辩论”中表示,以美国为主的亚太国家,近来一直倡导“维持现状”的理论,认为只要台湾海峡保持现状即无军事上的危机。但实际上,所谓“维持现状”,应是指台海两岸互不相属,分治并立,各自发展,和平共存的状态。至于台湾内部修订“宪法”或制定“国名国号”、“总统”民选、体制改革等无关国际关系的改变,应不在“维持现状”之列,因此,“主权独立”和“制宪建国”是可行的。他认为,从事“台独”运动的人士“不会也不该宣布台湾独立”,“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国家,无人能改变现状”。

认为台湾危机的本质不是军事问题,而是“中国威胁论”问题。1996年2月,作为民进党首席顾问的姚嘉文指出,台海危机使台海议题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这对台湾而言是利多于弊,日本利用这个机会扩充军备,美国也利用这个机会证明它继续留在亚洲的理由,南洋各国则利用机会证明中国有威胁,打击中国。在国际上一条对抗“中国威胁论”的阵线正在形成。台湾要求安全,绝对不是整军备战,与中国大陆对抗,而是“要跟中国打国际牌”,“要融入区域安全体系”。

简历

1938年6月15日生,台湾彰化县人。民进党籍。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台湾大学法律研究所硕士。美国旧金山律师公会进修,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大学研究。

1966年考取律师资格,翌年开始执业。历任台北律师公会理事,“中国比较法学会”总干事、理事,台湾国际青年商会副会长,世界法治和平会议会员,美国律师公会荣誉会员。1972年与林义雄、张德铭等人创办台北法律服务中心,任指导委员会主任。70年代起参加党外运动,曾担任党外人士郭雨新、康宁祥的法律顾问。1975年任党外杂志《台湾政论》法律顾问。1979年12月任《美丽岛》杂志社基金会主任委员及“5人小组”成员,参加“高雄事件”被国民党当局逮捕,经军事法庭判处12年有期徒刑。1987年获假释出狱,随即加入民进党并当选该党第2届党主席。1988年争取连任党主席失利。1989年底发起成立“新国家连线”任总召集人。1989年至1992年任“政治受难者联谊会”会长、彰化县政府顾问。1992年12月当选第2届“立法委员”,并与谢长廷等人成立“福利国连线”,成为民进党五大派系之一。1995年竞选第3届“立法委员”失利。2000年5月获聘任“总统府资政”(有给职),2001年5月续聘。2002年任“考试院院长”。

还曾任民进党第2、4、6、7届中央执行委员、常务委员,第3、5届中央执行委员。

著有《法院组织法》、《票据法论》、《爱情与法律》、《票据法专题研究》、《虎落平阳》等书。

妻周清玉,民进党籍,曾当选增额“国民大会代表”、彰化县长、台湾省省议员,现任“立法委员”。育有1女姚雨静。

中国网2005年2月4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