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请给网民一个纯净的网页
——访著名作家陆天明
中国网 | 时间:2006 年5 月17 日 | 文章来源:中国网

陆天明的名字曾经红遍中国大江南北是因为他的反腐小说《苍天在上》、《省委书记》被改编成电视剧在中央台黄金时段热播的时候,几年后,2006年的春天,他的名字再一次被众多媒体追捧,成了人们关注的目标,这一次可没那么幸运,他无辜地卷入了一场“网战”,受到了来势凶猛的网络风暴的袭击……

《网络传播》:陆先生,您好!记得春节前我们通电话时您告诉我您很喜欢博客,它给您提供了与读者直接交流的平台,但前段时间您的博客给您带来了不少麻烦,您是不是还在为它而烦恼?

陆天明:风暴已经过去,烦恼也随之消失了。

我对互联网是有感情的。因为我是北京作家中最早用电脑写作的人。从水货286开始,已经换了好几代了。我接触网络虽不算早,但也是从窄带用到宽带。我很少出门,写作都是在家进行,所以现代的通讯工具对我来说是一道生命线。过去是电话,现在主要是互联网。要是网络出了问题,我马上会变得六神无主,有天塌下来的感觉。

我的博客是去年10月份开的,当时新浪网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来动员我在他们那里开博客,我欣然接受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很快就喜欢上它了,因为它是一个特别好的说话的地方。你知道供我发表作品的平台很多,可以说我的每一个字都能变成钱,但可以让我放开了说心里话的地方却不多,博客能让我说在其它地方不能说的话,所以我非常珍惜它。当然前提是尊重法律,尊重他人的权利。

今年3月11日,上海《申江导报》一名记者到北京来,想就“韩白之争”这件事采访一批作家,最后也找了我。她把韩寒和白烨的文章给我看了,我当时觉得这场争论,重要的反而不是韩寒的小说或白烨的评论写得怎么样。这两个人的作品都不会重要到那样一种程度,真正影响中国多数人的生活,更不会促进中国的历史进程。我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我当时激动是因为韩寒对待批评的态度,另一个是韩迷对白烨那种粗暴无礼。不管白烨有什么问题,法律没有禁止他说话的权利,他说错了你可以跟他争论,可以反驳,但不可以搞一大帮人来“围殴”。

《网络传播》:这里有没有什么背景?

陆天明:有这种迹象,但没有证据。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博客的知名度并不高,平时的点击率最多时也不过三万左右,而且韩迷是不会上这儿来的,因为我的博客都是一些很严肃的文章,但为什么当我的关于韩寒的文章贴出来之后,韩迷们马上就知道了,一篇文章的点击率能达到五六万,(前后总数达二三十万。)我毫不夸张地说,黑压压一片,势头非常猛,某些留言和评论简直脏得不堪入目。有一个人写“我x你妈。”整整写了50遍,甚至还有更恶毒和肮脏的,这的确让我很愤慨!

博客本来是一个私人的空间,我们应该让它真正成为每一个中国人自由表达思想的平台,因为它将影响到今天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如果每一个发表不同意见人,你都去围攻他,把他的嘴封住,永远只允许一方有话语权,只要你不同意我的意见,我就骂你,“揍”你,这样下去,再扩大开来,中国还能进步吗?这就是我感到揪心的问题。

在恶骂铺天盖地而来之际,网站工作人员打来电话劝我关掉评论版。我坚决不同意。当时白烨已经关掉博客走人了,支持白烨批评韩寒的几个人也都跑掉了,如果我再关掉评论版,那些“网络暴民”们就真正得呈了,所以我必须挺下来。

《网络传播》:您在“致网友”的信中说:“网络是眼下中国人说话最‘自由’的地方。我们应该好好地爱惜它,千万别在这儿为所欲为。”我想您在写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肯定是很感慨的,请说说当时的心情。

陆天明:这里本来还有一些话,后来发表时给删掉了。100多年来无数仁人志士,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献出了生命。大家都在不断地争取说话的权利。现如今,中国的民主进程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比起一百年前,几十年前,民主的氛围要好很多。得到了这点民主、自由的权利,我们怎么去利用、去珍惜。事实证明,我们并没有学会很好地运用它。我搞不明白,有些人天天叫着我要民主,我要自由,但民主、自由的某些权利一旦降临,却又不知道怎么合法合理地使用,应该说这已经有很多次惨痛的教训了。网络本来是一个最自由的现代化平台,你非要把它变成垃圾桶,公共厕所。为什么好东西一到我们这里往往就会变味儿?比如说,台球是一项很高雅的绅士运动,到我们这儿则是搭拉着拖鞋,光着膀子上阵。所以,我想我们每个国人都应反思,当你拥有民主权利时你怎么去运用。我想通过这件事情,每个人都能吸取一点有益的教训,而且不只是网络一件事。

《网络传播》:参与这场“网殴”的几个主角都是社会名流,有的是为了“理”,有的是为了“义”,当然令郎可能是为了“孝”,但不管是为了什么,其结果却是给互联网这支尚不够完美的旋律加上了几个很不和谐的音符。撇开参与者的身份,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看客,您会怎么想这件事?

陆天明:社会公众人物也要自律,这次的事情只是冰山一角,“韩白之争”的网络风暴已经过去,但它留给人们,留给社会的是一串问号,一串思考,博客本身是一个私人空间,是表达个人生活、心路历程的地方,但名人的博客因为拥有众多的“迷”,使其变成了一个公众的话语平台,那么它就具有了社会性,从而给写博客的人也赋予了责任感。网站在管理名人博客时也要尊重游戏规则,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不要把他们当成摇钱树,只从商业利益上下手,这对公众人物是一种伤害,对网站自己也是一种亵渎。

我看过几期《网络传播》杂志,你们在跟踪和调研互联网的传播内容,你们要好好研究一下网站的良心、网站的道德和网站的价值观。

首先网站要处理好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要加强自律,政府部门在考虑立法时要把教育融入管理之中,重视培养网民良好的上网习惯,让他们在保证自己说话权利的同时,也要给他人留下表达意见的空间,要学会尊重人。我们很多网民不明白,当你在肆无忌惮地辱骂别人的时候,与此同时你也在伤害你自己。所以国民综合素质的培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慢长的过程,但我们一定不要放弃。

《网络传播》:《一场民主化的演习和几代国人身上的通病》,这是您发在博客中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句话:“这场争论和已然发生的这场‘网殴’的背后存在着另一个现实。”能否具体地讲讲您所指的“另一个现实”?

陆天明:我觉得中国民主化进程要有几代人在不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上不断地演习,才能让不同的人都能学会怎么正确地运用民主权利,这样中国的民主才会真正得到成熟。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很平静,就是因为我觉得中国的民主要走向成熟需要有几代人的努力,同时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坚持要在博客上说话,就是要让大家对这件事情有一个更清楚地认识,如果连我都跑掉了,那么事件的一方就完全失去了话语权,而“网络暴民”就会更加为所欲为。以后再有什么事谁还敢出来说话?那么这样的互联网还有什么正义和民主可言?

《网络传播》:互联网在推进中国民主进程上所起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把互联网站建设成为传播先进文化的重要阵地与和谐家园是每一个网民义不容辞的责任,目前互联网还存在“黄”、“毒”、“假”、“黑”、“诈”等不文明现象,对如何消除互联网光明中的这些黑暗文化,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陆天明:目前网站在管理上还存在很多问题,有些网站过分追求经济效益,追求点击率而丧失了道德良心,虚假、不良信息泛滥成灾。在某些栏目中,可以说已经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这次中央提出八荣八耻,大兴网络文明之风非常及时,非常有必要。因为现在的互联网已经完全融入到人们学习和工作之中,与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与此同时,它也是提高民族素质的重要环节。所以政府和每一个网民都有责任维护它的纯洁性,使它能够健康发展。

我认为网民在注册博客时存档资料最好是真实的,但对外可以用假名。这样便于网站管理,假如有人不按游戏规则出牌,你就可以找到他,这对个别网民的不良行为也是一种约束,否则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自由程度越高,灾难可能就越大。再一个就是人大要抓紧制定网络法,网站在管理上要实实在在地做些事,尤其要加强对网站从业人员的素质培训,增强他们的社会责任感。

陆天明是个大忙人,他的采访是在晚上8点至10点进行的,两个小时,笔者听他讲述了这场网络风暴的整个过程,他的声音随着事件的起伏,时而高昂,时儿舒缓,他对互联网的热爱,对网络媒体从业人员的希望,以及对网民如何正确运用互联网这个话语平台的思考让笔者感动不已。在这里笔者不得不呼吁:网络媒体从自身做起吧!请给网民一个和谐的氛围,纯净的页面。

文:潘天翠

供稿:《网络传播》杂志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