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父”
冯建华

8月22日,邓小平百年诞辰纪念日。7年前,这个曾经改变中国历史的伟人安静地离开了他深爱的祖国和人民,世界对这位离开政坛7年多的伟人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和深切的怀念。这位“打不倒的小个子”伟人不仅把全部的精力和心血献给了祖国,而且去世后还把身上一切有用的东西捐献给了国家,骨灰撒入了大海。

7年后的今天,当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怀念这位伟人时,让人们为之感动的,不仅仅是他让人民过上了安宁富裕的生活,更有意义的是他身上那种无私无畏的精神和巨大的人格魅力。

 在中国历史舞台乃至世界历史舞台上,邓小平是一个令人难以忘却的伟人。从一次次打击和挫折中走出来,这位“打不到的小个子”让人们记住的,除了他推行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开放政策,还有他那“摸着石头过河”的实干精神和“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坚定信念。

今年8月22日是邓小平百年诞辰。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当今中国,越来越多过上富裕生活的人们没有理由不怀念这位功绩卓著的老人。

1997年,是一个让中国人感到既自豪又悲伤的日子。7月1日,中国收复香港,百多年耻辱得以洗净,全国人民为之振奋。不容置疑,由邓小平倡导的“一国两制”对于香港的顺利回归起到了关键性作用,邓小平晚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去香港看一看”。但是,这已经成了邓小平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而时间仅仅差了不到5个月时间。

1997年2月19日21时零8分,邓小平患帕金森病晚期,并发肺部感染,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抢救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次日早晨,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人们从广播中获知了邓小平逝世的消息。“小平走了!”,很多人眼含泪水互相告之这一消息。

1929年12月,邓小平、张云逸等在广西领导和发动百色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邓时任前敌委员会书记、政委。

捐献角膜、解剖遗体,不留骨灰、撒入大海,是邓小平的生前愿望。1997年3月2日上午11时25分,一架载着邓小平骨灰的专机飞至1800米高空。邓小平81岁的妻子卓琳,眼含热泪,用颤巍巍的双手捧起邓小平的骨灰,许久才把它撒向邓小平酷爱的大海。

邓小平逝世时已经离开中央领导岗位7年零3个月,这在政治生命中已是一个不短的时间。尽管这样,邓小平去世后,全世界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政要发来唁电,联合国降半旗,在此期间,所有的国际重大会议都为他默哀。这在世界历史上是少有的。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一项声明中说:“邓小平在中国这个朝气蓬勃的时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得知邓小平逝世的消息后,第一句话是:“邓小平是过去20年里世界舞台上的杰出人物。”

德新社称赞邓小平“把中国带出了落后和孤立”,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父”。

艰难的海外求学经历

1904年,邓小平出生在西南地区四川省广安县(现改为广安市)一个家庭殷实的农民家庭,当时中国正处于封建帝王朝代的末期,社会动荡。幼年的邓小平是一个聪明、活泼、懂事的孩子。6岁开始上学后,邓小平逐渐养成了吃苦、节俭的品质,而且胆识过人。

1919年,中国爆发了遍及全国的学生爱国运动,反对当时的军阀政府出卖国权以求得一时的安宁。邓小平就读的中学卷入其中,学生开始罢课,正常的学习生活无法继续,加上此时临近放暑假,邓小平只好从学校回到家中。

回家后不久,在父亲的鼓动下,邓小平考取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在当时一些青年人眼中,法国是民主政治的典范,而且文化昌盛,科学发达,这都是中国需要效法的地方。第二年,年仅16岁的邓小平如愿以偿,和其他82名有志青年一起登上了赴法求学的客轮。经过40多天的海上颠簸,邓小平到达了巴黎西郊的哥伦布。

邓小平1954年出任国务院副总理。这是邓小平在宪法起草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发言。

然而,此时的欧洲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已呈现出一派萧条的景象。邓小平不仅没有顺利找到工作,上不了学,而且被迫过着朝不保夕的穷困生活。为了节省开支,他离开了生活费用昂贵的巴黎,来到了一个距巴黎200多公里的小城,并进入当地一所市立中学。但没有维持半年,邓小平就因为经济极度紧张而结束了学业。

半个月后,邓小平在法国南部克娄梭城的一家钢铁厂找到了一份散工, 劳动强度很大。不到一个月,邓小平因不堪重负和工头的歧视而离开了这家工厂。离开钢铁厂后,为了维持生活,邓小平做过许多工作,如在饭馆当招待、在码头搬运行李、清扫垃圾等等。邓小平曾经分析,自己身材矮小,可能与在法国这段时间经常吃不饱饭有关。

经过艰难生活的磨练,邓小平逐渐成熟起来。到1922年10月份,邓小平有了一定的积蓄,打算进入一所学校学习。为了节省费用,他再次远离同伴来到了一个偏僻小城,进入当地一所市立中学,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学习。这是邓小平到法国5年多时间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较正规的学习生活。

1923年2月初,邓小平进入巴黎近郊的雷诺汽车厂做工,成为一名钳工学徒。几个月后,他成为一名钳工,有了相对较多的收入。这样,他在这里工作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为配合国内的政治斗争,邓小平已经在秘密从事革命工作。到1925年,年仅21岁的邓小平已成为中国共产党欧洲分支的领导人之一。这引起了法国政府当局的注意和不满。考虑到安全,1926年1月7日,邓小平离开了巴黎,前往当时的共产主义王国--前苏联学习,从而结束了在法国的勤工俭学生活。邓小平离开巴黎几个小时之后,法国警察就搜查了其住房。10天之后,巴黎有关当局签署了驱逐邓小平等人出境的命令。这份驱逐令已作为历史资料保存至今。

在法国的5年,决定了邓小平的一生。经过这段艰难困苦的生活,邓小平的意志不仅得到了的锻炼,而且增长了政治才干和经验,为以后成长为杰出的政治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风雨十年

1956年9月15日,时年52岁的邓小平受到了毛泽东的力荐,被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为中央书记处(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务委员会的办事机构)总书记,进入了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层,成为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中的重要成员。

直到1966年,邓小平当了整整十年的总书记。邓小平后来说过,这比较平稳的十年是他一生中最忙的时候。但接下来的十年,对于邓小平而言,却是充满打击和困苦的风雨十年。

1966年,中国发动了绵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开始对邓小平等一大批党内高官进行排挤和报复。邓小平被架空权力,不再参与中央日常工作。

1969年10月22日,一架专机把邓小平夫妇秘密押送到远离首都几千里之外的一个独门独院的两层小楼,在附近的一个拖拉机修造厂参加劳动。刚来不久,冬天便来临。由于南方没有暖气,室内常常冻得结冰,这让常年生活在北方暖气室里的邓小平很是难熬。为了对付寒冷,年已65岁的邓小平竟每天用冷水擦身。

在这段日子里,邓小平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日落之前,总是有规律地围着住的小院子散步。散步时,他总是沉默不语,步伐很快。后来,他这种在散步中思考的习惯一直伴随其终身,中国有许多重大决策就是邓小平在散步中思考出来的。邓小平问题研究专家、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闫建琪认为,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邓小平此时思考最多的有两个问题:一,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二,中国该向何处去?

这段时间,给邓小平打击最大的恐怕是其长子邓朴方跳楼致残一事。1968年8月,受父亲邓小平的影响,当时还是北京大学物理系四年级学生的邓朴方,受到了当时被煽动利用的造反派学生的虐待与凌辱,个性刚烈的他跳楼以示抗议,造成了胸椎压缩性骨折。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有效地救治,邓朴方被高位截瘫。

事情发生后,经过毛泽东的同意,邓小平夫妇把邓朴方接到了身边。据卓琳回忆,当时担负给长子擦身任务的是邓小平,每次都是连擦三遍,十分细致认真,不厌其烦。此事现在让邓朴方想起来,“有时候还感到心里面酸酸的。”

1973年4月12日,人们从电视中意外地发现邓小平在陪同周恩来总理接见外宾。敏感的西方记者迅速发出了邓小平复出的消息,“打不倒的东方小个子”,是其中一家西方杂志对邓小平的评价。当年12月份,邓小平再次参加中央领导工作。

复出后的邓小平,在逐渐掌握实权后,开始全力整顿“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错误思想和做法。很快,毛泽东开始不断听到有关邓小平否定由他发起的“文化大革命”的议论。为此,毛泽东找到邓小平,希望他改变对“文革”的态度,但邓小平婉辞了。1975年12月,邓小平受到公开批判,第三次被打倒。1977年7月,邓小平在被撤消党内外职务一年零三个月之后,再一次重返政坛,中国开始真正进入“邓小平时代”。

在颠峰中主动请退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正面临着世界许多发达国家再次调整产业结构的大好时机。能否抓住这次机遇,使国家经济得以起飞,已是摆在当时中国领导层面前的一个紧迫任务。

复出后的邓小平看到了这个难得的机遇,在他的影响和推动下,中国逐渐打开了久已封闭的大门,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

1978年12月,在一次党内高级别会议上,中国作出了一个重大战略决策,就是把工作重点从“无休止的群众运动和思想争论”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并把改革开放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提出走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邓小平认为,“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就会被葬送。”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形成了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

成为中国第二代领导集体核心后,邓小平开始考虑安排接班的问题。1979年11月,邓小平提出建立有利于年轻干部的制度,重要的是建立退休制度。次年8月,邓小平郑重提出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1984年,邓小平辞去了全国政协主席职务。1987年10月,邓小平辞去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委员的职务,只保留军委主席的职务。

“我的分量太重,对国家和党不利。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邓小平非常警醒地说。

1989年11月9日,在辞去中共中央领导职务两年以后,邓小平又辞去了他担任的最后一个职务--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主动从政治舞台上淡出以后,平稳地完成了权力交接。

有评论认为,在当时中国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下,最高领导人在身体健康的时候自觉主动交权是少有的,权力交接过程如此平稳也是少有的。正是有了邓小平开创的交班模式,以后中国的最高权力交接一直都很平稳。

1992年中国刮起“邓旋风”

1989年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前苏联相继发生政治动乱,世界社会主义事业遭受严重挫折。受此影响,北京同年也出现了政治风波。这对仍然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不能不产生一定的冲击。而且,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决定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同时还使用政治手段向中国施加压力。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中国的对外贸易量迅速下降,外商对来中国投资开始持怀疑观望态度。与此同时,中国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却在飞速发展,亚洲“四小龙”(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已把中国远远地抛在了后面,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有的也超过了中国。

在中国国内,1989年北京政治风波平息之后,一些人开始对如何深化改革产生了怀疑和困惑。有人提出疑问:“中国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反和平演变为中心?”,很多人认为:“中国搞市场经济就是走向资本主义。” 一部分人甚至对邓小平创办经济特区产生了怀疑。

通过仔细分析国内外形势,已退休在家的邓小平坐不住了,他非常担心由他开创的市场经济道路走入歧途,从而导致中国经济滑坡。他十分清楚,中国政治稳定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都需要经济的迅速增长。只有经济搞上去了,才能从根本上避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命运。邓小平告诫当时在任的中央领导:“首先中国自己不要乱,认真地真正地把改革开放搞下去。”

1992年,已88岁高龄的邓小平开始“南巡”,既到了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经济特区深圳和珠海,又到了经济中心上海。一路上,邓小平发表了大量有关坚持改革开放的精辟论断,消除了人们心中的疑虑,由此掀起了中国新一轮改革的高潮。

1992年10月,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正式确定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改革目标,并第一次正式提出用邓小平理论指导全党,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供稿:《北京周报》杂志)

中国网 2004年8月13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