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

1989年5月11日

上午,会见伊朗总统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在谈到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争端问题时说:中伊两国是朋友,我们同包括伊拉克在内的阿拉伯国家也都是朋友,我们希望你们和平共处。我们都是第三世界国家,应该团结起来,不要把力量消耗在相互争端上。不要自己抵消了力量,丧失了发展时机,使自己处于困难的境地。要利用目前有利的国际环境,发展自己。我还是一句话“和为贵”。还指出:中国在国际关系中也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在当前国际缓和的大气候下,只有不怕麻烦,通过耐心对话来解决问题。不要怕麻烦,对话没有战争那么痛快,但只能选择对话,不能选择战争。中国要力争有一个稳定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环境,把自己发展起来,这是我们当前要做的最主要的事情。

1989年5月13日

上午,在住地同赵紫阳、杨尚昆谈话。指出:对惩治腐败,过去说了不少的话,但没有认真贯彻,趁此机会把自己的队伍纯洁一下也有好处。搞透明度,怎么个“透”法,要研究。非法学生组织不能承认。

1989年5月16日

上午,会见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苏共中央总书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指出:中国人民真诚地希望中苏关系能够得到改善。我建议利用这个机会宣布中苏关系从此实现正常化。我们也宣布两党关系实现正常化。又指出:长期以来,我们面临的国际形势是非常严峻的,冷战和对抗的局面一直没有得到缓和。总的局势是军备竞赛,水涨船高。但是三年前我们已看到,美苏军备竞赛可能有一个转折,有一个解决的途径,美苏有可能由对抗转向对话。这就在中国人民面前提出了一个问题:中苏关系可不可以得到改善。出于这样的动机,才给你带信,时间过了三年多,我们才见面了。我们这次会见的目的是八个字:结束过去,开辟未来。结束一下过去,就可以不谈过去了,重点放在开辟未来的事情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关键是要平等。历史上中国在列强的压迫下遭受过损害。从中国得利最大的,是两个国家,一个是日本,一个是沙俄,在一定时期一定问题上也包括苏联。六十年代,在整个中苏、中蒙边界上苏联加强军事设施,军队总数达到了一百万。从六十年代中期起,我们的关系恶化了,基本上隔断了。这不是指意识形态争论的那些问题,这方面现在我们也不认为自己当时说的都是对的。真正的实质问题是不平等,中国人感到受屈辱。历史账讲了,这些问题一风吹,过去就结束了,这也是这次会晤取得的一个成果。在今后发展交往方面,我有一个重要建议:多做实事,少说空话。在谈到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时说:多年来,存在一个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理解问题。从一九五七年第一次莫斯科会谈,到六十年代前半期,中苏两党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经过二十多年的实践,回过头来看,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马克思去世以后一百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在变化的条件下,如何认识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没有搞清楚。绝不能要求马克思为解决他去世之后上百年、几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列宁同样也不能承担为他去世以后五十年、一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的任务。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世界形势日新月异,特别是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很快。现在的一年抵得上过去古老社会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不以新的思想、观点去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在革命成功后,各国必须根据自己的条件建设社会主义。固定的模式是没有的,也不可能有。墨守成规的观点只能导致落后,甚至失败。在宴请客人时,对其邀请自己访问苏联,回答说:我出国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湾问题,恐怕看不到解决的时候了。已经做成的事情是,调整了与日本、与美国的关系,也调整了与苏联的关系,确定了收回香港,已经同英国达成协议。这是对外关系方面的参与。对国内工作的参与,确定了党的基本路线,确定了以四个现代化建设为中心,确定了改革开放政策,确定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还没有能够实现的,就是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这是制度上的重要问题。这个谈话的一部分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结束过去,开辟未来》。

1989年5月17日

下午,在住地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上多数人认为,当前形势十分严峻,决不能退让,反对赵紫阳主张退让的意见。会议决定对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①邓小平发表讲话,支持多数常委的意见。

——————

① 1989年5月4日,赵紫阳在会见参加亚洲开发银行理事会会议代表时,发表了一篇同中央反对动乱的立场和方针完全不同的谈话。由于赵紫阳对动乱采取纵容和支持的态度,助长了动乱的发展,使本来已经趋于平稳的局势骤然转向激化。从13日起,数百名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开始绝食请愿。15日至19日,北京发生大规模游行活动,出现无政府状态。19日晚,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干部大会。赵紫阳拒绝出席大会。李鹏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讲话,指出:党中央和国务院紧急呼吁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立即停止绝食,离开广场;希望广大同学和社会各界立即停止一切游行活动。会上宣布,为维护首都社会治安恢复正常秩序,从外地调动部分部队进驻北京。20日,李鹏签署国务院命令,决定自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1989年5月20日

上午,在住地同陈云、李先念、彭真、杨尚昆、王震、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①等开会。提议江泽民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

① 宋平,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

1989年5月31日

同李鹏、姚依林谈话。说:改革开放政策不变,几十年不变,一直要讲到底。要继续贯彻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连语言都不变。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在谈到动乱平息之后怎么办的问题时说:我们确实有些事情要向人民作出交代。主要有两条:第一,要改换领导层。新的中央领导机构要使人民感到面貌一新,感到是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班子。这是最重要的一条。第二,要扎扎实实做几件事情,体现出我们是真正反对腐败,不是假的。我们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书记处的同志,都是管大事的人,考虑任何问题都要着眼于长远,着眼于大局。许多小局必须服从大局,关键是这个问题。我们党的历史上,真正形成成熟的领导,是从毛刘周朱这一代开始。第二代是我们这一代,现在换第三代。我们这个第二代,我算是个领班人,但我们还是一个集体。对我们这个集体,人民基本上是满意的,主要是因为我们搞了改革开放,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路线,而且真正干出了实绩。第三代的领导也一样要取信于民,要干出实绩。关门可不行啊,中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那种封闭时代。现在世界的发展一日千里,每天都在变化,特别是科学技术,追都难追上。强调: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不能动摇。这一点我任何时候都没有让过步。我们组成的这个新的领导机构,眼界要非常宽阔,胸襟要非常宽阔,这是对我们第三代领导人最根本的要求。进入新的政治局、书记处特别是常委会的人,要从改革开放这个角度来选。我们现在就是要选人民公认是坚持改革开放路线并有政绩的人,大胆地将他们放进新的领导机构里,要使人民感到我们真心诚意要搞改革开放。指出:最重要的问题是要胸襟开阔。要从大局看问题,放眼世界,放眼未来,也放眼当前,放眼一切方面。告诫:党内无论如何不能形成小派、小圈子。能容忍各方面、团结各方面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最后说:希望大家能够很好地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很好地团结。只要这个领导集体是团结的,坚持改革开放的,即使是平平稳稳地发展几十年,中国也会发生根本的变化。关键在领导核心。我请你们把我的话带给将要在新的领导机构里面工作的每一个同志。这就算是我的政治交代。这个谈话的要点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组成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集体》。

中国网 2004年8月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