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7月

1987年7月1日

在住地同赵紫阳、杨尚昆、李先念、邓颖超等谈话。

△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人民日报》及其他各大报重新发表已收入《邓小平文选(一九七五——一九八二年)》的一九八0年八月十八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一文。该文根据原记录增补了有关厂长负责制的内容。

1987年7月4日

上午,会见孟加拉国总统侯赛因·穆罕默德·艾尔沙德。指出: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基本路线。要搞现代化建设使中国兴旺发达起来,第一,必须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第二,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主要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两个基本点是相互依存的。搞现代化建设,搞改革、开放,存在“左”和右的干扰问题。“左”的干扰更多是来自习惯势力。右的干扰就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全盘西化,包括照搬西方民主。“左”的和右的干扰,最主要的是“左”的干扰。建国后,从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七八年,我们吃亏都在“左”。我们国家大,党的历史很长,建国也已经有三十八年,因此好多习惯势力不能低估,而右的干扰也帮了习惯势力的忙,所以我们也不能忽视右的干扰。中国在国际上处于落后状态,中国要发展起来,要实现四化,政治局面不稳定,没有纪律,没有秩序,什么事情都搞不成功。中国的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是同社会主义法制相辅相成的。在谈到十三大时指出:我们即将召开的党的十三大,主要有两个内容:第一,把政治体制改革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第二,使我们领导层比较年轻化一些。这两件事都不容易,但是非干不可。政治体制改革如能在十年内搞成功就很了不起了。领导层年轻化要达到比较理想的状态,恐怕要十年时间。还指出:现在看来第三次世界大战短时期内不会打。当然战争的危险仍然存在,但是可以争取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和平。如果世界和平的力量发展起来 ,第三世界国家发展起来,可以避免世界大战。第三世界国家应当利用这段时间发展经济,逐渐摆脱贫困落后状况。这个谈话的一部分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我国方针政策的两个基本点》。

1987年7月6日

在住地同赵紫阳、杨尚昆谈话。

1987年7月7日

在住地同赵紫阳、杨尚昆、万里、薄一波、胡启立谈中共十三大的人事安排。

1987年7月8日

为湖南省宁乡县刘少奇纪念馆和湖北省蕲春县李时珍①纪念馆、药物馆题写馆名;为广州叶剑英纪念碑题字:“叶剑英”;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创建四十周年题字:“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为影片《伟大的战略决战》、《淮海战役》题写片名;为《回忆司徒美堂②老人》、《战斗在云贵高原的光辉历程》、《马万祺③诗选》题写书名。

——————

① 李时珍,明代医药学家,著有《本草纲目》。

② 司徒美堂,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1955年5月逝世。

③ 马万祺,当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

1987年7月9日

为中国艺术节题名。首届中国艺术节于九月五日至二十四日在北京举行。

1987年7月10日

上午,在住地同邓颖超谈话。

1987年7月14日

上午,会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在谈到中德两国关系时说:我们发展相互关系要把眼光放长远一些,不但要看到本世纪,而且还要看到下一个世纪,要长期友好合作下去。在谈到政治体制改革时说:八年来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但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不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就不相适应了。政治体制不改革就会阻碍经济体制改革的发展,并且会影响到许多事情。政治体制不改革,官僚主义就消除不了。政治体制改革要坚决搞下去。这是我们十三大的基调。十三大以后,我们党和国家机构领导班子要相对地年轻化,以增加党和国家机构的活力。这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老党,领导层里老年人比较多,这种状况不改变不行。因为老年人往往有一种习惯势力,精力也不那么充沛了,对新鲜事物不那么敏感了。所以要力求做到逐步年轻化,特别是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相应地还有国家机构的领导成员,要年轻化。会见前,听取吴学谦汇报。在得知目前中国在联邦德国的留学生已超过两千人时说:告诉国家教委,今后要增加去欧洲的留学生,去欧洲一样可以学到东西。欧洲不只是联邦德国,还有其他国家,各有特长,都可以学到本领。

△ 晚,乘专列离开北京,次日晨抵达北戴河。

1987年7月24日

上午,接见由中共中央邀请到北戴河休假的十四位做出重大贡献的中年科学技术工作者,并合影留念。在讲话中说:对于你们在各自领域中做出的卓越贡献,国家感谢你们,党感谢你们,人民感谢你们;今天没有在场的许许多多在科学技术领域里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同样地,国家感谢他们,党感谢他们,人民感谢他们。

1987年7月25日

同赵紫阳、杨尚昆、薄一波谈话。

△ 《解放军报》发表邓小平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六十周年的题词:“为把我军建设成为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而奋斗。”

1987年7月28日

会见来访的客人,谈台湾问题。指出:起码有两件事可以做,一个是“三通”,一个是国共谈判,先谈起来。如果台湾认为不可能马上统一,那末,也应先造成这么一种声势。还是先谈起来好,谈的过程可以是长期的,而且什么都可以谈。一谈起来就是造成了一种形势,表明我们总要统一。有了这种形势,台湾出现什么不测都可以对付。美国刚与我们建交,几个月后就搞了一个《与台湾关系法》,这是民主党搞的。实际上民主、共和两党对台湾的政策是一致的,就是不愿看到中国统一。我们要面对这个问题,就要形成一种制约力量。不承诺不使用武力就是一种制约。台湾与大陆统一是有共同基础的,这就是民族统一,发扬光大。虽然台湾提“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但毕竟也是统一。我们所提的第三次合作的基础,就是都同意一个中国。

△ 签署中央军委命令,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前线某部政治指导员张新奎烈士“舍身救战友的模范指导员”荣誉称号。张新奎在执行战斗任务中,临危不惧,先后五次冲进大火,救出五名伤员,在最后抢救一名战士时壮烈牺牲。

1987年7月30日

深夜,乘专列离开北戴河,次日晨回到北京。

1987年7月31日

上午,和赵紫阳、李先念、彭真、徐向前等接见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英雄模范代表会议的代表。

△ 下午,出席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召开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六十周年大会。

△ 深夜,乘专列离开北京,次日晨抵达北戴河。

中国网 2004年8月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