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社会综合
 
  现代化之准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开明专制改革  
 

作者题记:

似乎从10世纪的最早的俄罗斯国家——基辅罗斯开始,俄国就走着一条明显的既不同于欧洲,也不同于亚洲的独特发展道路。从10世纪的基辅罗斯大公弗拉基米尔时代到18世纪的沙皇彼得一世、叶卡捷琳娜二世时代,到19世纪的亚历山大一世和亚历山大二世时代,到20世纪初的革命与改革所引发的社会激变时代,俄国的统治者和革命者始终致力于探索一条适合俄国国情的道路。

19世纪的俄国诗人丘特切夫说过:“用理性不能了解俄罗斯,用一般的标准无法衡量它,在它那里存在的是特殊的东西。”这个“特殊的东西”是什么呢?数个世纪以来,在俄国思想文化界,哲学家、历史学家、作家、诗人和艺术家们把它解释成“俄罗斯精神”、“俄罗斯性格”和“俄罗斯道路”,事实上,这个“特殊的东西”也成为一代代俄国思想家和学者们所探寻的永恒不变的思想主题。

俄国是一个谜,它的发展,它的强大,它的衰落,它的昨天,它的今天,它的明天,都是一个未解之迹。特别是,俄国近代历史的发展为我们提供了一幅既波澜壮阔,又谜团纷纭的图式:这里有彼得一世急行军式追赶西欧的大规模改革,也有历史发展的停滞与困惑;有叶卡捷琳娜二世“温文尔雅”面纱遮掩的“开明君主专制”,也有农奴制度下的惨无人道和专横暴虐;有资本主义的迅猛发展与卓著成就,也有落后的边远城镇与低矮的农舍与其并存;有先进知识分子前赴后继式的革命,也有专制制度与地方贵族统治阶级殊死般的反扑;有俄国现代化历史性的跃进,也有现代化进程的持续性断裂。这一个个未解之谜,被称为“俄罗斯道路”,也为俄国现代化道路罩上独特的色彩。

因此,俄国近代的社会变迁及其它所走过的曲折的现代化历程在整个的世界现代化运动中具有较强的特殊意义,对它的研究不仅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价值,而且对于我国正在进行的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有着一定的借鉴意义。

受《学习时报》的邀请,我撰写了“破解俄国现代化之谜”的系列文章,并将陆续发表。《学习时报》2003年6月9日已发表的《彼得一世移风易俗》为第一篇。

□张建华

“叶卡捷琳娜皇后在某种程度是俄国的救星,也是欧洲的救星。”

叶卡捷琳娜二世原名索菲娅·奥古斯特, 出生于普鲁士什切青市的一个败落贵族家庭。她从小接受过较好的欧洲式教育,她还曾随母亲游历欧洲各城市,拜会各国宫廷和诸侯大公。1744年被俄国沙皇伊丽莎白钦定为俄国未来的皇位继承人彼得三世的未婚妻,后成为他的妻子。

1762年伊丽莎白女皇去世,彼得三世继位。幼年在德国长大的彼得三世对祖国毫无感情,他的对内政策遭到了俄国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对,对外政策也遭到了俄国军界和传统盟国的强烈不满。法国驻彼得堡外交使节麦尔西伯爵在发回巴黎的信中谈道:“宫廷革命将是俄国的幸福,特别是它的盟国的幸福。叶卡捷琳娜皇后在某种程度是俄国的救星,也是欧洲的救星。”因此,叶卡捷琳娜发动政变、夺取皇位的时机已经成熟。

1762年7月8日夜里,叶卡捷琳娜二世在近卫军的拥戴下,发动宫廷政变,推翻彼得三世的统治。7月18日,叶卡捷琳娜二世在枢密院正式宣布就任俄国沙皇,就在同一天,传来了彼得三世暴死的消息。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评论说:“彼得就像被打发上床睡觉的孩子一样,轻易地让人家把他赶下了皇位。”

“在温和的国家里,最下等的公民财产与荣誉,也都受到尊重。”

“开明专制”是从18世纪风行欧洲大陆的政治思潮,欧洲许多宫廷都曾标新立异,宣布实行“开明专制”。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俄国实行“开明专制”,既是受欧洲宫廷的政治风气影响,也是受法国启蒙思想家的思想推动所致。

叶卡捷琳娜二世与法国启蒙思想家们建立起了频繁的书信联系,并大量购买他们的著作。她甚至动用16000金币买下了法国启蒙思想家、百科全书派代表人物狄德罗的私人图书馆,聘任他为图书馆的馆长,并提前支付了50万卢布的薪水。后来又盛情邀请狄德罗来俄国,帮助她进行政治改革。叶卡捷琳娜二世不仅从思想家那里学来了华丽的词藻,而且形成自己的开明专制思想。叶卡捷琳娜二世宣称:“我只希望上帝让我统治的那个国家繁荣富强;上帝是我的见证人……自由是万物的灵魂,没有自由,一切都将死气沉沉。我需要人人遵守法律,但不需要奴役。我需要一个使人得到幸福的总目标,不需要破坏这个总目标的任性、奇想和暴政……”她在给法国启蒙思想家的信中,把自己说成是农奴制度的反对者,强调“让那些出生是自由的人沦为奴隶,是同基督教和正义格格不入的”。 她有选择地吸收启蒙思想家的思想,并且积极实践,力主实现“君主与哲学家的结合”。她甚至还亲自起草了一份解放农奴的草案,允许1785年以后出生的农奴子女都可以获得自由,只不过当1773年的普加乔夫起义爆发后,叶卡捷琳娜二世就把这个草案束之高阁了。

1767年,叶卡捷琳娜二世写出一部法律著作《圣谕》,其中有如下条文:“在温和的国家里,最下等的公民财产与荣誉,也都受到尊重”,“不伤害任何人的生命,除非祖国反对它。然而祖国是不伤害任何人的,祖国首先给他们以一切自卫手段”。叶卡捷琳娜二世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这样说:“我断言,我的《圣谕》不仅是好的,而且甚至是卓越的,极合时宜的,因为贯穿其存在的18年,它不仅未产生任何的恶,而且一切由它引起的,有口皆碑的善,都来自它所确定的原则。”《圣谕》影响极大,甚至到1867年,《圣谕》发布100周年,激进派的报纸《祖国纪事》上的一篇文章仍然称赞:“《圣谕》公布之日是我们真正开始欧洲生活,从内部靠拢欧洲文化之日。在这一天,俄国人第一次获得称为公民的权利。”

叶卡捷琳娜二世被尊称为“大帝”

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独裁统治主要依靠的是贵族、农奴主和新兴的工商资产阶级。1785年4月21日,颁布《俄国贵族权利、自由和特权诏书》,宣布贵族拥有占有农奴、土地、矿山、森林、水源的权利,拥有在城市购买房屋、土地,投资建厂的权利。从法律上确定了贵族是俄国的特权阶层,这个阶层不承担任何国家义务,除去图谋反对沙皇的罪名之外,不受任何法律限制和处罚。城市工商资产阶级是18世纪下半期出现的新兴社会阶层,这一尚在成长中的阶层以自己的工商活动获得了相应的政治权利和社会地位。在颁布《俄国贵族、自由和特权诏书》的同一天,沙皇政府颁布了《俄罗斯帝国城市权利和利益诏书》。宣布赐与城市自治权,城市自治机关为城市联合会、城市杜马和市政局。城市联合会每三年召开一次,拥有5000卢布资本的市民有资格成为城市联合会的成员。城市杜马由市长和市议员组成。每三年选举一次。城市杜马的执政机关是六人杜马。城市杜马和六人杜马管理市政、城市设施和城市福利。城市的司法机关是市政局,隶属于省长和市长。诏书宣布有资本500卢布以上的商人免受体罚、免服兵役和免交人丁税,只征收1%的资本税。叶卡捷琳娜二世在行政方面的改革受到了贵族阶级和尚处于上升地位的资产阶级的欢迎,叶卡捷琳娜二世被称为“贵族女皇”,她执政的37年被称为贵族专政的黄金时代。叶卡捷琳娜二世执政时期是俄国专制制度演变的最重要的历史阶段之一,这一时期俄国专制制度的强势发展是与叶卡捷琳娜二世极力张扬的“开明专制”分不开的。

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位期间实施了11年的“开明专制”,她的政策在欧洲赢得了一片称誉之声。1767年8月10日,新法典编纂委员会通过了授予叶卡捷琳娜二世“英明伟大的皇帝和国母”称号的建议,叶卡捷琳娜二世被尊称为“大帝”,在俄国历史上被授予“大帝”称号的只有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二世。

叶卡捷琳娜二世开创的官方自由主义,实际上为俄国的政治现代化推开了一线门缝

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开明专制”顺应了欧洲的政治潮流,在客观上促进了西方先进思想的传播,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

叶卡捷琳娜二世是在农奴制经济基础初步瓦解和阶级斗争尖锐化的情况下上台的。她深知,只有结合俄国现实条件,采取一种新的统治方式博得俄国各界的信任,安抚各派政治力量,稳固自己的政权,最终促进俄罗斯社会的平稳发展。叶卡捷琳娜二世接受这种思想,并且积极地把它运用于实践之中,毫无疑义,这一行为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

在实行“开明专制”期间,叶卡捷琳娜二世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采取鼓励的政策,并且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叶卡捷琳娜二世颁布法令,宣布工商业自由,取消对贸易的限制,鼓励向国外出口柏油、亚麻籽、蜡、油脂、铁矿石、大麻、黑鱼子酱和钾碱。建立专门委员会负责监督流通于国外市场的货币铸造。政府鼓励向人口稀少的地区殖民以增加农业生产。国家对私人财产给予新的保障,并允许地主自由处理从他们土地上开采的矿产。在叶卡捷琳娜二世执政时期,俄国的工商业获得较为迅速的发展。俄国的手工工场的开工数目从1762年的984家增加到1796年的3161个家。俄国的生铁产量从1760年的6万吨增加到1800年的16万吨。据统计,17世纪中期,俄国城市人口为50万人,到1794年这个数目已经增长到228万人。俄国工商业的迅速发展,不仅增强了俄国的国力,特别是军事实力,而且提高了俄国的国际地位及影响。

叶卡捷琳娜二世重视发展文化教育事业,她拨巨款发展俄国科学院,改建冬宫内著名的爱尔米达什博物馆。她鼓励兴办各类学校,并且根据洛克、巴斯杜等人的理论,系统地采用新教学方法。莫斯科大学开始聘任本民族的教授。她为贵族建立一个特殊的高等学校,鼓励贵族子女入学,并采取奖励学习的一些措施。叶卡捷琳娜二世提倡文学创作,并亲自动手创作剧本,甚至亲自登台演出,开一时之风气。1783年取消国家对出版事务的垄断,准许私人开办印刷所和出版社。在“开明专制”这种特殊的政治环境影响下,沉闷老死的俄罗斯社会出现了活跃的气氛。而且在实行“开明专制”期间,书报检查制度一度较为宽松。拉吉舍夫的《从彼得堡到莫斯科旅行记》、诺维科夫的讽刺杂志《公蜂》《画家》《钱袋》、冯维津的讽刺剧等就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出版的。在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期间,俄国涌现了大量的本民族的科学家、教育家和发明家,他们的活动对俄国的社会发展做出重要的贡献。

“开明专制”首开俄国官方自由主义的传统,对于俄国政治现代化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官方自由主义是流行于俄国宫廷和上层统治阶级内部的一种政治思潮和政治传统,它主要表现为俄国最高统治者——沙皇以及上层统治阶层的一些人士在某些时期对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在俄国的传播采取鼓励的态度,引进西方的先进思想、先进技术和管理方式,亲自主持或支持在俄国进行经济、政治和社会等方面的改革。

叶卡捷琳娜二世执政时期是俄国专制制度的黄金时代和颠峰时期,而“开明专制”的尝试为俄国专制制度增加了许多新的内容,“开明专制”强化了俄国专制制度和君主制度在新的国际和国内条件下的适应能力。“开明专制”的历史还表明,君主制度和国家政权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自身独立性,即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它可以自主寻找发展方向和寻找统治所依靠的社会基础。而且从俄国现代化的纵深角度来看,叶卡捷琳娜二世开创的官方自由主义实际上为俄国的政治现代化推开了一线门缝。


 
   
打印本页
Email This Page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