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社会综合
 
  护卫中国石油安全  
 

张文木在《瞭望东方》周刊撰文说,中国能源安全问题并不主要是供给总量与需求总量的矛盾,而是由清洁能源需求迅速上升而这方面供给严重不足所引发的结构性矛盾,这是中国能源安全问题中的主要矛盾:石油短缺则是中国国内能源安全主要矛盾中的主要方面。从更大的战略层面上看,危机已经存在,对此应作多手准备,包括军事准备。

2003年初,中国地质科学院发表报告指出,除了煤之外,后20年中国实现现代化,石油、天然气资源需求总量至少是目前储量的2——5倍。分析认为,研究结果令人吃惊,中国在制定政治、经济、外交和国防决策时应当考虑矿产资源。报告说,中国的主要油田都接近生产结束期。到2020年,中国需要进口5亿吨原油和1000亿立方米天然气,分别占国内消费量的70%和50%。

文章说,在全球化条件下,一国的能源安全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政治和军事问题;它不仅与国内供求矛盾及其对外依存度相联系,同时还与该国对世界资源丰富地区的外交和军事影响力相联系。对石油供给短缺国家而言,国家石油安全系数与国家对世界事务的外交和军事影响力成正比,而与该国石油需求的对外依存度成反比。目前,世界上能源安全风险最小的国家是美国。

中国加入WTO,对中国能源而言,意味着其生产与消费参与全球能源配置体系,其安全也融入国家安全体系。目前中国海军还不能够确保海上能源交通线的安全,过分依赖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石油和单一的海上运输路线使得中国石油进口的脆弱性比较明显。如果遇上特殊情况,正常的石油进口可能无法得到保证,国内的人民生活、经济运行乃至国防都会受到重大影响。

文章说,现代海军是伴随国际贸易而同时出现的,而海军先行又是英美国扩展国际贸易的基本路线。目前中国扩大国际能源市场的步伐较快,而由此产生的维护中国已获取的国际能源利益的军事自卫手段却严重滞后。根据自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以来国际形势的变化看,没有海军保障的国家海外利益增长,随时都有被海上军事强国中断并掠夺的可能。从近代西班牙、荷兰与英国、英国与早期美国、乃至英国与中国清王朝冲突的经验看,军事,特别是海上军事斗争是大国解决国际贸易争端的终极手段。对此要早作准备,不然中国通过正常的国际经济活动而迅速扩大了的包括能源利益在内的全部经济利益,将会在因准备不足而可能出现的军事失利中迅速丧失殆尽。

(《瞭望东方》周刊2003年12月18 日 张文木)


 
   
Print This Page
Email This Page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人民网学习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